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5章 再遇云柔,幸福的晕倒

第5章 再遇云柔,幸福的晕倒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660  |  更新时间:

雨雾冰霜,天地皑皑,大自然的神奇,是那么迷人,那么强大,严恒武引为骄傲的武术技能,在这片天地中,与自然的完美相比较,显得破绽百出。

然而,正是这种清晰可见的破绽,让严恒武对武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能够尝试着弥补这些破绽。

现在或许不行,可有了这么一次接触,以后的修炼道路,将会顺畅许多。

神奇的意境并未持续多久,严恒武便清醒过来了,眼中的空明清澈不复存在,而他清醒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收拾体内的冰寒力量。

“咦,怎么回事,那些冰寒力量怎么消失不见了,不过我体内的斗气,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尤其是这么一股……嗯?叫它做冰锋斗气吧,怎么形成的呢?”

严恒武细细查看,陡然发现,体内原本运行顺畅的斗气,溃散在周身经脉之中,有着一股冰锋斗气在胸前的某处,来回打着转,绕着圈圈。

而自身苦修得来的斗气,运行轨迹出现变化,即便自己刻意控制,也无法靠近那股在身体里绕圈圈的冰锋斗气。

所幸,只是行功的路线有所变动,对自身斗气的驱使,以及斗气的运行,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情况。

没有直接影响到自身,严恒武直接将这股冰锋斗气形成的气旋忽略,武术一途博大精深,他自然不敢说什么都懂。

修炼过程中,出现不清楚状况的意外现象,这很正常。

完成了修炼,而且取得意想不到的收获,严恒武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这片小树林。

当然临走之前,并未忘记采摘大量冰果,作为食物。

夜晚寒意更甚,冰雪中少了火焰取暖,只能凭借斗气抵御寒气,所幸,山洞中还算暖和,又有着被褥抵御刮来的寒风,严恒武安稳的睡了一觉。

“云机师兄找寻药材去了,按照当时的记忆,遭遇雪崩,还要不少时间,可云柔……”

未眠以前,严恒武想起云柔被冰谷雪狼重伤,毒气缠身,狼狈逃回山洞,却被四小至尊欺凌的样子,不由攥紧了拳头。

“明日便去寻找云柔,不让惨祸发生,至于那群看着盐铁矿石的冰谷雪狼,嘿嘿,四小至尊,哦,不,三小至尊,就让他们去对付吧。”

翌日,雪域中难得一见的和暖阳光照到了洞口,严恒武揉着眼睛,很快恢复精神,朝着山洞外面的冰原奔去。

食了冰果,又经过一夜的休整,严恒武的状态比昨天刚刚醒来的时候,好上太多。

奔走在冰谷雪域,严恒武不由想起昨日顿悟时的场景,那时何尝不是如此畅快、盎然。

“这是北斗拳宗的标志遗留,昨天傍晚落过连绵细雨,王鑫他们定然不会做出标记,标志肯定在这里留了许多天。

不会是王鑫等人所留。云机师兄是去寻找治疗我伤势的药材,也无需留下标志,那么留下标志的……只能是云柔了。”

念及此处,严恒武将一块有着模糊北斗七星图案的冰块,抛进了雪地里,而自己,加快了速度,往着标志指引的地方,奔行而去。

“冰谷雪狼素来是群居生活,可数量一直不多,但是为何,这里会有如此之多的粪便残留,根据以往的研究数据,这绝不是一个雪狼族群能够遗留的。”

雪域中,判别动物的走向和数量,散发着气味的粪便成为一种极有利的判断依据,云柔一路走来,就是靠着这些雪狼的粪便,进行追踪。

当然,云柔的目标是盐铁矿石,而并非来此猎杀雪狼。只是来回找寻几天,一无所获的她,忽然在路上遭遇一群冰谷雪狼。

巧合的是这些冰谷雪狼正将埋在雪地里的盐铁矿石挖出,而后衔着离开。

冰谷雪狼要盐铁矿石做什么,云柔并不清楚,可从这些日子的找寻来看,盐铁矿石的消失必然与冰谷雪狼有关。

如此一来,深入冰谷雪狼的巢穴,探个究竟,就至关重要了。

只是,不知为何,以往少量聚集的冰谷雪狼,忽然会出现这么多,仿佛人类氏族兼并一般,规模扩大了太多。

云柔实力虽然很强,步入了淬体期巅峰,可终究是个女孩子,要在群狼环饲的情况下,深入巢穴,探查究竟,着实太难。

来到狼群的集聚地,云柔便躲藏在一处高坡上,监视着狼群的举动,同时等待时机,要将盐铁矿石弄到手。

考虑到宗门安排任务的最后期限就快到了,自己等人无法完成任务,会给自己所在的门庭,带来不小的污点,云柔不得不咬牙坚持下来,未曾离开这里,向伙伴们求援。

今天清晨,狼群再度有所动作,不知为何,分散出去许多的冰谷雪狼,一些家伙的个头还特别大,比别的冰谷雪狼身上多出几缕其他颜色的毛发。

云柔认识,严恒武就是伤在这些长着杂毛的冰谷雪狼爪下,因而她明白,这些大家伙的力量必然更强。

如此之多的雪狼离开巢穴,云柔看到了机会,虽然应付起来,还有些勉强,但总算有了希望。银牙一咬,云柔便想冲进去,闯上一闯。

找到了第一个引路的指标,便犹如进入了高速路口,严恒武找寻云柔的速度,加快了许多,行进许久,终于将最后一个引路标志拿在手中。

发觉前方再无其他标志,严恒武明白,云柔就在这附近,而冰谷雪狼族群的一处巨大巢穴,也不远了。

“不知道,云柔有没有冲进冰谷雪狼的巢穴,那些身上有着其他颜色毛发的冰谷雪狼,实力可是超乎想象,我们淬体期的修为,应付起来可是极为麻烦。”

攥着拳头,严恒武暗暗发誓要保护起云柔和冷霜,起码在这片冰谷雪域,自己要带着她俩,以及云机,安然离开。

举目扫视四周山坡,恰巧发现起身的云柔。

看到云柔收拾物品,准备朝着某个方向发起冲锋,严恒武心里咯噔一声,立刻奔跑过去。

不过,他不敢叫喊,狼的听觉可是远超人类,自己要是扯上嗓子,喊一句,肯定无法带着云柔,去往安全地带,反而会引来无数的冰谷雪狼。

好在云柔是准备强闯冰谷雪狼的巢穴,要准备的物品和考虑的事情都比较多,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严恒武总算在她离开山坡之前,拦在了路上。

修炼者对于危险和危机有着不弱的感应力,云柔也不例外,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她自然是将六觉保持在巅峰状态。

严恒武的接近,没能给其危险的感觉,却也没能瞒过云柔的感应。

“我们一行人中,除了哥哥以外,其他人按照我留下的标志,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如此迅速的找到我,况且,来的这人脚步轻绵,分明是轻身功夫极为厉害,我们之中没有人可以做到。”

严恒武再生不过两天,却接连有了奇遇,不知不觉中,实力有了不小的进步,没有体现在斗气上,却打牢了基础。

只不过他此时心系大家的安危,没有仔细去想。

“既然不是我们之中的人,无论敌友,都得先看看再说。”

云柔想了想,立刻顿住脚步,北斗隐匿术很好的将之身形藏住。

云柔就这么躲在一边,伺机而动。

“咦,人怎么不见了,倒是留了一地的东西,真是奇怪。”

严恒武看到地上落下的东西,微微一惊,并未发现打斗的痕迹,正不解,为何云柔消失不见了。

“哼,鬼鬼祟祟的,拿着我的东西,望东望西,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不过,从其身法来看,实力怕是极为高强。可是并没有达到炼气期,我要是抢占先手,收拾掉你,不难。”

没有达到炼气期,同为淬体巅峰,云柔对自己有着不小的信心。

毕竟能够和北斗拳宗一较长短的武术流派,放眼世界也没有几个。

自己作为门派里的精锐,自然不会畏惧任何同级高手,更别说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年纪也不大了。

北斗隐匿术的掩护下,云柔很快来到严恒武的身边。

隐匿术一直是严恒武的弱项,所以,云柔的接近,并未引起他的注意。

拿着云柔的行囊,严恒武正不知所措,忽然,耳畔一阵劲风袭来,一只粉嫩的拳头便朝着自己脸上砸来。

而后,北斗云冈拳掀起的拳风,犹如炸响的雷霆,在耳旁啪啪作响!

“不好!”

觉察到拳风的力度,严恒武自然明白,云柔可能将自己误做是敌人。

这连串的打击,怕是倾尽了全力,足以将一个同为淬体巅峰的对手打倒。

当然,前提是这人没有强大的功法,或者异常丰富的战斗经验。

严恒武此时才淬体后期,比起云柔有一个阶段的差距,若是挨上这么一串打击,岂非呜呼哀哉。

丰富的战斗经验,在这么一刻却无法挽回自己挨打的事实。

噼啪,咔咔,嗒嗒!

一阵骨肉相连的脆响,在严恒武身上炸响,好在严恒武憋足气力,喊了一句。

“我是严恒武。”

听了这么句喊话,云柔不由看了看挨了自己粉拳的“歹人”是何模样,当下,拳势缓和,玉手轻轻捂住了嘴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良久,云柔才羞红了脸,道:“怎么是你呀。”

每说一个字,声音便微弱一分,到“你”之时,犹如蚊吟,微不可查,以严恒武的耳力,也险些没能听出这么一句含糊的话。

严恒武看着娇羞可人的云柔,这副迷人的女孩模样,顷刻间融化了他的心。

“要是能够一直如此迷人,那该多好。”

无意间,严恒武说出这么一句轻浮的话来,云柔当即收了娇羞姿态,柳眉挑动,叱问道:“你说什么!”

这四个字倒是斩钉截铁,不愧是北斗拳宗的女弟子,十分够味。

“哎呦,我的脸啊,我的手,我的肩膀,我的后背,还有……呕。”

回过神,严恒武猛然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疼痛的厉害,尤其是腹中翻涌着酸水,让人难受之极,不自觉的吐了出来。

看到严恒武脸上的红肿,口中吐出的酸水,大有无法遏制的趋势,还有许多白色泡沫,泛滥在口中。

云柔着实被吓到了,心慌意乱的看着严恒武,却见严恒武眼珠泛白,大有一头栽倒的趋势。

始作俑者的云柔哪里敢继续耽误,顾不得男女之嫌,当即一把将严恒武抱住。

刹那,满怀温馨,柔软舒畅,浓郁的处子香气扑鼻而来,严恒武拿着衣袖,拭去嘴角不断流出的液体,直接幸福的晕了过去。

翻眼之前,两缕深暗鲜红的液体自鼻孔缓缓流出。

第5章 再遇云柔,幸福的晕倒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