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6章 报仇,截杀

第6章 报仇,截杀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4312  |  更新时间:

“哎呀,严恒武,你别吓我啊,快点醒醒。”

如水的眼波落在严恒武身上,云柔有些慌了。

考虑到这里不安全,也顾不得男女之嫌,略一迟疑,将严恒武背起,再度返回先前蛰伏的山坡。

严恒武鼻尖仍旧挂着血珠,某些时候,血气上涌是止不住的,被云柔擦拭干净的鼻尖,再度滴落血珠。

云柔背负着严恒武,目光炯炯的环顾四周,以至于血珠滴溅在衣裤上,仍不自知。

到了山坡上,云柔赶忙将一颗治疗伤病的药丸,给严恒武服下。北斗拳宗炼制的药丸效果极佳。

未消片刻,严恒武便醒了过来。

只是哈喇子流了不少,打湿了衣衫,模样简直糗大了。

“云柔,你好狠的心啊。”

苏醒的严恒武舒展着身体。不动还好,动弹起来,浑身上下传来剧烈的疼痛,让他极为难受。

眼前玉人一般的云柔,羞红了脸,手指来回拨弄着衣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望着犹如出尘雪莲般的可人儿,严恒武哪会怪罪。

修武之人,没学拳术,先学挨打,挨上这么几下,也无所谓。

伤势之所以重,皆是因为斗气侵入体内,让身体伤上加伤。

重生的严恒武,自然有着炼化这些斗气,治愈伤势的方法。

“北斗有悔拳,悔悟精神意境,度化自身斗气,以悔之意境,修无上神功。”

这么一门在北斗拳宗中极难修炼的功夫,映衬在严恒武的脑海中。

“虽然这门功夫要在淬体巅峰,才能初步修炼,发挥一点威力,可现在拿来炼化体内残余的斗气劲力,倒是极为不错。”

北斗有悔拳在世界的所有拳术中,以强大的治疗和恢复效果,名列前茅,成为无数人向往修炼的拳术之一。

但是其修炼进度极为缓慢和艰难,一般来说,很少有人能够小成。

即便是某些大毅力、大能耐的武术宗师,同样如此。

严恒武上一世便专门研习过十年,只是一直没能掌握拳术真谛,十年苦修才堪堪步入小成。

“北斗有悔拳……人生不知道后悔,没有幡然悔悟,痛彻心扉的回眸,怎么能够修炼有成。”

再次运转熟悉的拳术,运行起斗气,以北斗有悔拳的能量治疗伤势,严恒武心中感慨良多。

回眸末世来临,北斗覆灭的刹那,这门拳术的真谛终于被其悟透。

严恒武打坐调息的时候,云柔可急坏了,自己下手有多重,心知肚明,别说严恒武才大病初愈,即便是全盛时期,也抗不住自己的攻击啊。

“他不会……挂掉吧,刚才可是连鼻窍都流了血。”

云柔不知道,鼻孔流血对一个精神上活了几十年的男人,意味着什么,直接将之规划为内伤极重的范畴。

“好啦,云柔,别着急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别让令狐杰等久了。现在我的伤好了,你也发现了盐铁矿石,正好,我们赶去山洞,与令狐杰一同,汇合大家,一起将盐铁矿石,从狼群口中抢过来。”

“嗯,对,一定要从狼群的巢穴里抢过来,还有那些害你重伤的冰谷雪狼,也不能放过,给它们一点厉害看看。”

云柔嘟着小嘴,攥着比冰雪还白上几分的粉拳,恶狠狠的说。

然而,浑身上下,半点杀意也瞧不出。

严恒武呵呵笑着,旋即与云柔一同背起行囊,朝着山洞行去。

“嘿嘿,严恒武,你速度可太慢了,这样的话,我就先去山洞,看看令狐杰了。让他等了这么久,他该着急了。”

临近山洞,云柔又蹦又跳,活跃之极。

“哎呦,你就不怕我体力不支,旧伤、新伤一起复发,昏倒在这里,一睡不醒啊。”

“呸,你说的这什么话,哼,一路上你体力充沛,气息绵长,哪里会……”

云柔嚷着,也不管严恒武有什么反应,身体轻盈如风,朝着山洞奔去,身上的背囊没能对其动作,造成丝毫的滞缓。

云柔欢愉的身形自视线中消失,严恒武的眼神却陡然变了,嗜血的杀意充斥了双眼,犹如雪域中,等候捕猎的狼。

“不管怎样,我都要保护大家,哪怕是杀尽一切,也绝对不能放弃,地球不能毁灭,人类更加不能灭亡!”

“啊!”

云柔的尖叫陡然自山洞里传出,严恒武自然知道原因。

而他有着前世几十年的生命经历,用到位的演技欺骗一个小女孩,轻而易举。

“怎么回事?”

云柔看到慌慌张张,连背囊都丢在雪地里,快速赶来的严恒武,泪水止不住的泛滥。

“令狐杰……他……”

含泪说着,声音已经呜咽,手指颤抖着指向地面。

地面满是血污,丝丝血痕,犹未干涸,几道狼爪擦过的痕迹,留在地面,而令狐杰施展北斗拳术,奋力反击的迹象,更是让人眼中浮现出应该发生的场景。

令狐杰被狼群发现,霎时间群狼环饲山洞,令狐杰奋力反击,奈何狼群数量太多,很快淹没了令狐杰单薄的身躯,将之撕碎。

“我们要替令狐杰报仇,北斗拳宗的弟子可不能平白死在这里。”

出尘雪莲般的云柔身上,生平第一次泛涌了杀气,不浓烈,却真的出现了。

“好,血债血偿,该是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了!”

严恒武说了一句只有自己才懂的话。

不过,一语双关,云柔以为他和自己是一样的心思。

出现了人员伤亡,这对一次不算困难的任务来说,简直难以接受,云柔和严恒武藏好了行囊,稍作休息,便快速搜寻其他的伙伴。

一行人中实力最强的云机,去找寻治疗严恒武的药材,已经离开许多天,云柔并未汇合他。

待得汇合逍遥门三小至尊和冷霜,六人便商议起对付狼群的方法。

王鑫作为四小至尊之首,不止实力强悍,谋略也不差,思量片刻,便想出了趁夜袭杀狼群巢穴的计划。

冰谷雪域能够杀死淬体后期高手,让其毫无逃跑能力的狼族,只能是冰谷雪狼,所以报仇的目标很快锁定。

有着云柔多日的监视,对冰谷雪狼巢穴的动静,有充足的了解。

六人伏在山坡上,对着外出而回的冰谷雪狼,展开了截杀。

严恒武的心思放在报仇上,对于其他的事情,对截杀冰谷雪狼的事情,根本不上心。

随意杀了几只普通的冰谷雪狼,便罢了手,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贾傲身上。

同为四小至尊,贾傲与令狐杰的情谊可谓极深,令狐杰的死引发了贾傲强烈的仇恨。

因此贾傲对冰谷雪狼的杀伐,不遗余力。

淬体后期的实力已经很强,配合北斗拳宗的拳术和猎杀武器,进展可想而知,三、五归巢的冰谷雪狼,根本不堪敌手。

望着有些疯狂的贾傲,严恒武想到了应付他的方法。

身形掠上一处高坡,举目眺望,一队簇拥着异种冰谷雪狼的队伍,正缓缓朝着巢穴走来。

“好家伙,足足两只异种冰谷雪狼,这次贾傲可死定了!”

异种冰谷雪狼绝对有着接近淬体后期的实力,而且,身上有着狼毒,一不小心,沾上半点狼毒,便会丧失战斗力。

而在群狼环饲的情况下,失去战斗力,又没有人接应,那下场只能是被碎尸。

想到这里,严恒武心中不由泛起澎湃的杀意,只是善良的心,并未就此磨灭,时刻不停的劝告着他。

“他们是你的同门师兄弟,纵然妄念未除,可毕竟现在有犯下残忍的罪行,令狐杰的死,应该足以平息你的恨意了。而随着令狐杰的死,以及你的回归,前世的那般罪恶未必会发生,不如放过他们吧。”

“应该?未必?不如?让我拿云柔、冷霜,还有自己的性命,来赌博他们的善心?不可能!每过去一天,距离末世来临,就近了一天,我没有时间去教化他们,我必须阻止末世来临,必须消除一切已知的罪恶,杀!”

善念被强势抹灭,严恒武深切的明白,自己是活过一次的人,对于未来有着先知。

正因为如此,自己要更加勇敢,更加冷酷,杀尽一切敢于阻拦自己的人。

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为了这个统治地球的种族不因为战争而毁灭,自己必须放弃许多仁义,付出更多的努力!

“贾傲师兄,我刚刚看到一队雪狼要回巢。可是数量太多,我对付不了,只能厚颜,请师兄帮我一把,灭掉它们,替贾傲师兄报仇。”

来到贾傲身边,严恒武的表演很到位,丝毫看不出破绽。

纯真的表情和言语,怎么也不像是一个想要致人于死地的邪恶之徒。

“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还说什么要替贾傲报仇!这是可笑。哼,要不是为了照顾你这废物,贾傲怎么会孤身受袭。”

“哼,废物,带我过去吧。”贾傲没好气的说。

觉察到严恒武身上的血腥气息,便大步随之同去,至于狼群的数量,连问都没问。

杀伐的冰谷雪狼越多,身上沾染的血腥气息便越浓,仅仅嗅嗅严恒武身上的血腥气息,贾傲就知道这家伙根本没杀几头雪狼。

连这么一个懦弱的家伙也敢打主意的冰谷雪狼队伍,能够强到哪去?

果然,如贾傲猜测的那般,远远走来的只有七只冰谷雪狼。

“七只……哼哼,严恒武,你就呆在这里好了,我去收拾它们。”

贾傲说着,不等严恒武回应,便快步冲了过去。

狼群回巢,却有人敢出现在狼群面前,浑身杀意的发起冲锋,这种挑衅举动,随着七声凄厉的狼啸,立刻变成了流血冲突。

更别说冲锋之人,浑身散发着浓烈的冰谷雪狼血液的血腥气味。

寻常冰谷雪狼在淬体后期修炼者面前,确实不堪一击。

从云柔有着只身强闯狼巢的冲动,就能推敲一二。

可异种冰谷雪狼的战斗力极为恐怖,严恒武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照面就被击伤,同样可以看出。

贾傲面对着足足两只异种冰谷雪狼,却将之当做等闲冰谷雪狼对待,其下场可想而知。

贾傲在冲刺之时,严恒武便催发响弹,示意求援,而自己稍稍慢了一些,随着贾傲,一起冲向那七只冰谷雪狼。

在北斗斗气的包裹下,贾傲的拳头犹如世间最为犀利的杀器,强大的力量击碎了一只冰谷雪狼的头,打折了一只冰谷雪狼的腰。

如此凶悍的表现,剩下的三只寻常冰谷雪狼立刻停住脚步,不做无谓的牺牲,将强悍的敌人留给异种冰谷雪狼对付。

两声嘶啸,异种冰谷雪狼飞奔而来,贾傲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双掌握住,斗气凝结,朝着面前扑来的异种冰谷雪狼狠狠砸去。

在其印象中,这么一下,足以让冰谷雪狼脑浆迸裂,可事实并非如此,遭了击打的冰谷雪狼只是晃晃了脑袋,额头的骨骼迸裂,流出血水。

这点伤势对于一只陷入暴走的冰谷雪狼而言,微不足道,除非一击格杀,否则冰谷雪狼的近身攻击,绝对能让任何人为之丧胆。

贾傲很快品尝到了激怒异种冰谷雪狼的后果。

森冷的獠牙咬向他的脖子,锋利的爪子配合身体的重量,将贾傲扑倒,而后直接用力的撕扯。

看到贾傲被异种冰谷雪狼扑倒,严恒武似乎被激怒了,悍不畏死的冲了过去。

然而,异种冰谷雪狼并非只有一只,另外的一只,见到杀死自己伙伴的人类已经被杀死,嗜血的狼瞳立刻落到严恒武的身上。

急冲的严恒武一个哆嗦,霎时间明白自己的处境,暗道不好,哇哇乱叫,与异种冰谷雪狼搏斗起来。

远处,击杀零星回巢的冰谷雪狼的伙伴们,见到响弹,立刻过来支援。

他们的队伍中已经死了一人,可不能再有伤亡。

然而,当王鑫等人来到山坡之时,看到的,却是贾傲被异种冰谷雪狼和三只冰谷雪狼一起撕裂,狠狠噬咬的一幕,在一旁,严恒武也在另外一只冰谷雪狼的攻击下,狼狈逃窜。

“啊!该死的狼群,你们都该杀!杀!”

愤怒中,王鑫怒吼着,冲了过来。

萧如意、云柔、冷霜动作同样不慢,英武、肃穆的神情,毫不掩饰的杀意,四人如风般朝着狼群席卷而至。

三名淬体后期、两名淬体巅峰的武术修炼者对上两只异种冰谷雪狼和三只冰谷雪狼,残酷的杀戮天平偏向了人类一边。

很快,狼倒在了雪地里,低沉的哀嚎,周身的血液不断自伤口流出,生机逐渐消失。

第6章 报仇,截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