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7章 生与死,背负的是责任

第7章 生与死,背负的是责任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358  |  更新时间:

杀死了吞噬贾傲的冰谷雪狼,大家非但没有露出喜悦,反而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因为先前的厮斗,已经引起了狼巢里群狼的注意。

外出的伙伴久久不归,狼巢周围陡然变得浓郁的血腥气味,伙伴们的嘶啸和哀嚎,终于让即将休息的群狼有所动作。

“嗷!嗷!吼!”

随着一声长啸引头,无数狼的嚎叫声传遍雪域,而后便是能够听到,地面传来的蹦跑声。

严恒武耳朵贴着地面,听了十多秒,起身,肃穆道:“一、二百头,异种的最少十五只。”

冷霜凝望四周,收回了一张测试血腥浓郁度的纸张,皱眉道:“趋血散味香的效果解除,被血腥味冲没了。”

萧如意握了握异种冰谷雪狼的四肢、爪子,仔细分辨异种冰谷雪狼的年龄和性别,冷然道:“这两只异种并未成年,成年后,更强。”

云柔探视四周,迅速返回,指着南方和东北方,道:“这两个方向可退二十里。”

“可退二十里,也就是说,若是狼群苦追,超过二十里还不返回,我们就会被追上。”王鑫苦笑道。

“是!”云柔斩钉截铁的回答。虽然娇弱,眉宇间却未曾露出半点畏惧和慌张。

“天亡我们啊!盐铁矿石可曾拿到?”

“回巢的雪狼口中叼了不少,已经收入背囊,宗门交待的任务额度已经完成。”

“好,退往东北方,身为北斗拳宗的弟子,我们应该拼死在北方。任务既然已经完成,那便轰轰烈烈的杀吧,也为死去的伙伴报仇!”

王鑫眼角有泪,怒然道。

“拼了,朝着东北方,冲!”

云柔说罢,当先引路去了,余者紧随其后,皆是保持阵型,奔行速度极快,却又能相互照应。

一旦被狼群追上,能够协同作战。

东北方,日落西山,夜幕笼罩天地,一轮弯月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一阵脚步呼啸而过,五道略显单薄的人类身影,迅速穿过,惊了蛰伏在山洞里的雪域雀鸟,雀鸟凝着眼瞳望去,疑惑人类明明是在逃命,为何还要背负重物。

雀鸟的疑惑尚未消散,夜幕中闪烁出晶莹的亮光,亮光两两成排,光点下传来粗重的喘息。

似是觉察到雀鸟的探视,奔袭而至的狼群齐齐发出吼叫,狼啸声震颤雪域,雀鸟吓得在栖息之处来回扑腾,似是被这长啸,骇破了胆。

狼群队伍与前面逃命的五道身影距离越拉越近,眼看就要追上。

“要不我们将盐铁矿石丢弃吧,否则,一旦被狼群追上,我们断难逃生,没有了盐铁矿石的束缚,我们的速度可以增加许多,说不定狼群追不上,就会散去。”

萧如意再次提议,这么个建议,路上他已经提出多次,始终被王鑫否决。

“不行,盐铁矿石是我们此来的任务,宗门亲自下发的,也是我们来此的真正意义,绝不能丢弃。”王鑫决然道。

背后传来的致命危机,剧烈的长途奔跑,让其身上衣衫皆为汗水浸湿,尤其是背上的行囊,更让他每一步迈出都带着几分沉重。

但是王鑫心里明白,命可以丢,行囊里的盐铁矿石不能丢。

萧如意本不愿继续说下去,然而,背后传来的凄厉狼啸,让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王鑫,不能这样下去了,难道你忍心看着云柔和冷霜两位娇滴滴的女孩子,被群狼撕咬,闹个惨死,尸骨无存吗?我们是男子汉,顶天立地,死便死了,可若是让云柔、冷霜,陪我们一起,未免……”

听到萧如意这话,冷霜和云柔的刚毅神情被瞬间冲淡,这时,她们也想着应该抛弃行囊,抛弃那沉重的盐铁矿石,换取自身的轻快,加速奔逃,与背后越来越近的狼群拉开距离。

看到一直引路的云柔身形微微一滞,王鑫立刻怒道:“愚蠢,萧如意你这个蠢货,也不想想,我们身后背负的是什么东西。

盐铁矿石虽然只是这次任务的目标,可我们背负的却是传承宗门逍遥门的荣誉。”

“若是我们现在抛弃这些盐铁矿石,一味追求快捷,逃出生天,按照北斗拳宗给予的任务时间,这次任务便算失败了。

任务失败,即便我们逃了出去,然后再次返回这里,拿到盐铁矿石,也无济于事。

门派的贡献点是小,我们逍遥门、云霄门、雪山门的荣誉是大,门下弟子为了逃命,将门派任务弃之不顾,这会对我们所在的宗门造成多大的荣誉损失。”

“况且,以狼群追击的速度,以及狼群的耐力,我们即便一开始就抛弃了盐铁矿石和行囊,也断难活命。

长途奔袭的体力消耗,我们的战斗力远不及巅峰,狼群同样如此,但它们有数量优势,锋利的爪子和森冷的獠牙也并非摆设。”

“不止如此,越往东北方向,天气便越发寒冷,丢弃行囊,我们根本抵御不了严寒,狼族的皮毛与生俱来,我们抵抗寒冷的斗气却难以补充,没了行囊,雪域的严寒足以冻死我们。”

冷霜和云柔终究是女孩子,无论怎样讲,心智、毅力、体力都不如男儿,严恒武此时,必须提醒她们,绝了她们侥幸逃生的心理。

而且,正如王鑫所说,北斗拳宗里各家门庭的荣誉高于一切,他们身为所在门庭的精锐弟子,无论任务完成与否,都不能让人留下话柄。

活要活的顶天立地,死也该死的轰轰烈烈,无意义的死,只会让人鄙夷。

“好,我们便做最后的拼搏!”

云柔咬着银牙,背后犹如山岳般沉重的行囊,给她的身体带来极大的负荷,让其体力和斗气都迅速消耗,难以维继。

然而,要强的性格,还有宗门的荣誉,让她激荡起最后的力量,找寻着摆脱狼群的行进道路。

虽然很难,哪怕不可能,这位十四五岁的妙龄女子,都要咬紧牙关,坚持下来,做出最后的努力。

因为人不仅是为了自己而活,活着便有属于自己的责任。力量越大,责任便越重。

“我不能放弃……”

这个念头不止云柔一人拥有,其余四人同样如此。

正是这种生与死的赛跑,坚持与放弃的较量,严恒武看到了人心的闪光点。

为恶者,未必是常恶,而行善者,也有过恶心、恶念、恶行,善恶之间,全在乎自己的决舍!

茫茫雪地里,五人奔逃的脚步,以及狼群踩踏的痕迹,在月光的照耀下,清晰可见,狼群穿过此地良久,乱窜的雀鸟才算得以平静。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冷冽的寒光闪过,一柄出鞘的长剑上沾染着殷红的鲜血,在月光照射下,反射着光彩。

握着长剑的,是一个身材欣长,面容冷峻、白皙,着黑衣,穿黑鞋,背负漆黑剑鞘的少年,一身黑色装束,更衬得掌中宝剑光芒溅射。

“不好,狼群与云柔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按照这个速度,他们极有可能被狼群追上!”

“妹妹,大哥一定要保护你,狼群伤不了你!”

云机仅仅通过凌乱的脚印痕迹,便猜测到云柔等人的处境危机,身体肌肉陡然绷紧,双脚用力的踩踏着雪地,斗气悬浮在脚掌,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作为北斗拳宗中为数不多的剑道修炼者,云机在雪山门也是作为顶尖弟子被培养着。

此次外出历练,完成寻找盐铁矿石的任务,是雪山门的长辈和师父发现云机的修为遇到瓶颈。

有意让云机出去散心,以期早日突破。

而就云机刚才流露的气势和剑意来看,早就是淬体巅峰,达到半步炼气的云机,似乎即将突破。

未满十七,不修拳术,只修剑术、剑意,突破到炼气境界。

云机若是能够完成这次任务,救下云柔等人,再度返回北斗拳宗,必然名声大动,成为众人瞩目的天之骄子。

“到底还是被追上了,再快的人腿,也跑不过狼啊,更别说,我们还带着东西。”

“战吧,纵然是死,也绝对不能让人小瞧了。”

“呵呵,也好,萧如意、王鑫,你们二人作为逍遥门四小至尊的老大、老二,在这冰谷雪域里,朗朗月色下,可敢与我进行一场比斗。”

再生没有几天,便遇到如此险境,严恒武心中充满了愤怒,恨自己不能改变命运,不过,修炼者好强、不服输的心态,让其有了放手厮杀,誓与天地争夺一线生机的冲动。

心血上涌,就提出了要与萧如意、王鑫杀狼比斗。

“哈哈,区区一个病秧子,躲在女孩怀里的家伙,我萧如意岂会怕你,看好了……”

萧如意爽朗一笑,举手就使出逍遥门犀利的掌法,击毙了一只窜起的雪狼。

眉宇间笑意盎然,却对严恒武露出鄙夷之态。

王鑫并未多言,点了点头,北斗奉天拳术的奥义在其手中绽放,带着刺耳的音爆声,附近十多只雪狼哀嚎后退,留下几具狼尸,余者再也不敢上前。

云柔和冷霜,放下背囊,背靠背挨在一起,伸出双掌,雪山门、云霄门的基础拳术在两位娇滴滴的女孩手中,显现威力。

“哈哈,苍天,你让我再世为人,却又设下重重困境,想要困杀我,可我不服,不愿意向你认输。

苍天,你认为人类应该毁灭在自己制造的武器下,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毁灭的代价,是吗?

我今日便要试试看,逆天改命究竟有多难!是不是真的无法做到!”

“北斗百裂拳,北斗百方斩!”

掌心斗气陡然释放,身体迅速扭动,两种应付群战的北斗拳术,被严恒武施展出来,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但是所有敢于靠近严恒武,展开攻击的雪狼,都被斗气和拳术轰烂了身体。

第7章 生与死,背负的是责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