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19章 前世兄弟,再次遇

第19章 前世兄弟,再次遇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2736  |  更新时间:

前面被追赶的两个人竭力奔跑,从他们的身法和动作来看,修为平平,后方追赶的人,赫然是严恒武的冤家对头——逍遥门的人。

何谓逍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驰骋天地之间。

这一门庭能够以此冠名,可见它的轻身功法有多高明了。

严恒武只见一抹红艳自眼前掠过,香风阵阵,扑鼻而来,轻轻嗅上一口,别提多爽了。然而,心神摇曳间,曼妙红衣女孩婀娜的容貌、姿态,让严恒武如遭雷击。

仅仅是背影,严恒武也能一眼认出疾奔而去的女孩是谁。

“巫咏乐!”

这三个字,早已浸入严恒武的心房、血液、灵魂之中,不是爱意,而是彻骨的仇恨。

前世的恩怨情仇纷纷浮现脑海,杀师、夺妻、灭门,三种不可原谅,任何人都无法容忍的仇恨,巫咏乐恰恰都做了,将之施加在严恒武的身上。

巫咏乐犯下滔天罪行时,严恒武还被蒙在鼓里,不明白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谁,可随着对诸多事情的探查,矛头所指,赫然是这位逍遥门的天之骄女。

啪!

火蛇样的长鞭抽打在两名弟子的身上,被制服的两名弟子如狗一般跪伏在地上,臀部拱起,毫无尊严的匍匐着,背后的衣服都被抽碎了,露出一道道血痕。

巫咏乐叉腰站立,手指偶尔抖动,长鞭噼啪作响,落在血肉之躯上。

“大姐真是好本事,眨眼的功夫便擒下了这两个小贱种。”

“呸,贱种,你们竟敢忤逆大姐的意思,给点颜色让你们瞧瞧,让你们知道做贱种的规矩。贱人就该卑贱的活着,贱种更该匍匐在地,任人践踏!”

“王子奇,别以为抱上巫咏乐的大腿,你就有多么了不起。在我眼里,你连狗都不如!”

“对,起码狗不会背信弃义,背叛自己的主人!”

王子奇大怒,上前就要踹匍匐在地的两个少年。而巫咏乐柳眉一挑,长鞭嗡嗡作响,直接朝着两个少年的脸颊抽去。

“住手!光天化日之下,抽打同门师弟,巫咏乐,你的眼里还有没有北斗拳宗的规矩!”

严恒武加快步伐,双手拨开巫咏乐的跟班,一声怒喝,巫咏乐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一花,鞭子的另一端,已经握在另一个少年的手里。

长鞭被人握住,巫咏乐微微皱眉,发力拽了几下,鞭子的另一端纹丝不动。

知道遇上硬点子了,不动声色的问:“你是什么人?”

“管不平事的人!你如此欺负宗门弟子,究竟懂不懂宗门规矩!”

因为前世的仇怨,严恒武见到巫咏乐,便无可遏制的涌上滔天恨意,不管是非曲直,上前便拿住长鞭。

说完这话,严恒武望向地上如狗般匍匐的两个少年,竟险些被震惊的站立不住。

又是故人!而且是自己身陷北斗拳宗大牢,对自己推心置腹,结为异姓兄弟的两个人。

李林唤,张明!

严恒武一眼认出两人,李林唤是神箭门的人,张明是六极门的人,前世与这二人结为兄弟,也知道他们因为出身卑贱,过得不如意,却从未想过,年少时竟是被人欺辱至此。

“哼,宗门规矩?”

巫咏乐先是一愣,身后却是上来一人,赫然是先前说话的王子奇。

王子奇在巫咏乐耳畔低语,叽叽咕咕说了一番话,巫咏乐略显疑惑的面容立刻变了,狰狞的如同一只发飙的母老虎。

“我当跟萧如意哥哥有过节的人是谁,原来就是你!哼,也没有三头六臂嘛,怎么,严恒武,你这个大杂种想替两个小贱种出头?”

啪!

长鞭再度作响,却是严恒武手腕一抖,将巫咏乐握着的那头挣了过来,在空中一卷,狠狠的抽在了这蛮横少女的脸上。

虽然仅是鞭子的握手处,却能在巫咏乐的脸上留下一道疤痕,白嫩的皮肤没有裂开,却红肿起来,如同在脸上多出了一根又红又大的香肠。

“你,你,你敢打我!……”巫咏乐捂着脸,半响才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尖叫。

她身后的那些跟班更是一个个瞪大眼睛,平日里一个个作威作福,哪曾想过自己的大姐大,也有被人抽打的一天,纷纷没了往日里的冷静,大都没了主意。

有一个眼尖脑快的,立刻想到了什么,转身朝着远处跑去。

“哼,口口声声说别人是贱种,你的出身又好得到哪去?你母亲不过是逍遥门巫家的续妻,外人不知道,我们北斗拳宗的弟子还不知道吗?续妻,只是让人随意亵玩的烂鞋而已。

至于你,究竟是不是巫晴宗师的亲身骨肉,还很值得怀疑,你有什么资格谩骂别人,与其说别人是贱种,还不如反省一下自己,噢,对了,也好好和你那浪荡非常的母亲说说,没事不要老在别人的床上赖着不走。”

这一番话,严恒武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积了多年的怨气总算舒缓一些。又伸手扶起了李林唤和张明。

巫咏乐早都气炸了肺,她虽然跋扈,却从未遇到这种情况,在严恒武的唇枪舌剑下,有些措手不及。

回过神,手一挥,叱喝道:“弟兄们,给我废了他!”

巫咏乐身后的跟班不少,足有十余人,有些是逍遥门的,有些则是其他门庭的,像王子奇就是星缘门的弟子。

十余人皆是淬体期,一起动手,信心不小。至于一拥而上,打伤严恒武的后果,他们的老大巫咏乐足以一力承担。

正如严恒武所说,巫咏乐的母亲是巫家的续妻,而且是个人尽可夫的浪荡女子,跟宗门里的许多掌权者有着极亲密的关系,而且是床上关系。

有这么个“神通广大”的母亲,一般来说,巫咏乐犯的错事,都能安然抹平。

“严恒武兄弟,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巫咏乐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她身后那些狗腿子更是些心狠手辣,欺软怕硬的混账。你犯不着和他们硬拼!”

“对,严恒武兄弟,你快些走,我们断后。你要是有心帮我们,邀齐人手再来。”

李林唤、张明诚恳的说着,除了亲生母亲之外,从来没有人这么维护他们,就这么一次,他们已经将严恒武当做真正的兄弟。

巫咏乐身边人多势众,他们当然不愿意严恒武只身犯险。说话间,推搡着严恒武,催促他离去。

实力稍强的张明更是挥着拳头,朝着如狼似虎般扑腾过来的十余人,冲了过去。

当然,谁都知道他是以卵击石。

严恒武看着张明布满鞭痕的后背,摇着头,双脚在地面用力一蹬,骤然跃起。

“既然是兄弟,就一起并肩作战,把面前的混账狗腿子,一个个打趴下!”

李林唤、张明听了,微微一怔,热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好!好兄弟,并肩作战!”

他俩是北斗拳宗最下等的一群弟子,功夫自然不怎么样,修炼刻苦,却是劳心劳力,身体孱弱,又缺乏了必要资源,提升实力的斗气功法、武术战技,战斗力极为有限。

这一点严恒武知道,单对单,张明、李林唤还能凭着蛮劲和狠劲,与这些狗腿子搏一搏,可是面对十几个人,只能成了活靶子。

严恒武激励他们拼斗,不是为了给自己挡拳头,是为了让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的信心,属于自己的武道追求,在拼斗中认清自己。

这种群战与街头地痞的厮斗,没什么两样,一二十少年人厮斗在一起,拳来脚往,斗气反而都收束了,很快,便是将彼此揍得鼻青脸肿。

所幸,北斗拳宗的弟子体质挺好,又有体内斗气随时治疗,没有大碍,甚至不影响一些人的俊美形象。

巫咏乐几番想要上前助战,和人联手对抗严恒武,可看到严恒武如同斗牛般的打斗方式,终究是将撸起的袖子放了下去。

她毕竟是女孩子,打群架,可不适合她,此时只能站在一边干瞪眼。

第19章 前世兄弟,再次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