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20章 啊,很爽,下面很湿,快流了

第20章 啊,很爽,下面很湿,快流了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012  |  更新时间:

讲学殿的一处座位,萧如意、王鑫等逍遥门弟子端坐着,聆听讲学长老的讲解。忽然,耳边传来一声轻呼。

“萧师兄,大事不好了。巫咏乐师姐被云霄门的严恒武欺负了!”

“什么!”

“云霄门的严恒武竟然嚣张至此,处处针对我们逍遥门,真当我们逍遥门无人了!”

“哼,诸位师兄弟,我去去就来,一个严恒武,还能翻天不成。连我的未婚妻都敢欺负,我若是不给他厉害瞧瞧,以后怎么在北斗拳宗立足。”

“萧兄客气,我们同属逍遥门的弟子,理应互帮互助,同仇敌忾。”

逍遥门的杨平、李乾等人愤愤不平,和萧如意、王鑫一同去找严恒武的晦气。

至于是真的气愤,要替萧如意助阵,还是怀着交好天翔门萧氏的心思,不得而知。

嗒嗒!

猛烈的拳击如同狂风暴雨,半个月的苦修,严恒武实力提升不小,加之天璇穴的奇妙功效。潜移默化中,严恒武的力量比起这些寻常淬体期的弟子,强上太多。

以一敌十,有些难度,可是有着张明、李林唤从旁协助,凭借自己的战斗经验,游走激斗,在自身伤害不大的情况下,很快就打倒了数人。

这些弟子实力本就远不如严恒武,人数优势渐渐失去,就只能竭力招架,无力还击,先前的如狼似虎之态不复存在,成了丧家犬的败兵模样。

战斗不在混乱,巫咏乐捡起地上的长鞭,加入了战圈,毒蛇似的火红长鞭,朝着严恒武卷去。

又是一记狠辣的侧踢,迎面相抗的弟子被重重击中,跌倒在地。

然而,严恒武尚未收住攻势,空门大开之际,巫咏乐的攻击已经到了。

刺啦!被长鞭抽中,衣衫炸裂,露出一道血痕。

巫咏乐冷笑着,手腕一抖,就要变招。

被抽中的严恒武却是狰狞一笑,体表斗气涌动,巫咏乐只觉长鞭陷入泥沼,抽不出来,脸色大变。

“不好!”

却见严恒武朝着自己扑了过来,猛翔破的腾跃之术,轻易避开拦阻的弟子,铁爪般的双手落在身上,一则掐在肩膀、脖颈之间,一则握住手腕。

巫咏乐的偷袭,被早有防备的严恒武当做发难的机会,一瞬间,制服了这位骄狂的女人。

“放肆,你快点放开我!”

见巫咏乐还要挣扎,严恒武手指微微发力,掐进白嫩的肉中,巫咏乐吃痛着,扭动身躯,严恒武为了克制她,直接贴着她温热的身子,用力顶住。

双腿和身躯皆是与她相触,肌肉收缩,让她不能动弹。

未经人事的巫咏乐哪里受得了这般动作,当即大声尖叫起来。

这活色生香的一幕,落在厮打的北斗拳宗弟子眼中,顿时春意盎然,无限青春激情汹涌而出。

这些半大不大的小年轻,哪里吃得住,喉结大动,直吞口水,停止了斗殴,等着看下面的动作。

两个被击倒,准备爬起来继续战斗的家伙,直接改变动作,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哀嚎,只是一双眼珠始终盯在巫咏乐的双腿、臀部等地方,流连忘返。

“这位严恒武师兄,果然生猛,巫咏乐这种带刺玫瑰,也敢采撷。”

巫咏乐和萧如意自幼就有着婚约。

巫家是逍遥门的支柱氏族之一,天翔门更是萧家的一言堂,两个家族的后辈子弟结为夫妻,有着联姻、交好的趋势。

对此,连北斗拳宗的真正高层也是默许、认可,甚至大力支持的。

凭巫家、萧家的底蕴,这么巫咏乐、萧如意在北斗拳宗同辈的弟子里,极少有人能够招惹。所以巫咏乐才如此张狂,萧如意也能在逍遥门同辈弟子里,占据四小至尊之二的名号。

可是今天,严恒武竟然擒拿了巫咏乐,毫不忌讳的与她贴身接触,动作极为大胆,紧紧挨着的大腿,身体还在不断摩擦柔嫩的肌肤,享受着温柔。

这……究竟是严恒武色胆包天,还是他年少轻狂,一时心高气傲,要向整个巫家、萧家挑衅,就不得而知了。

“继续动,动作幅度大点,对,就是这样,噢,爽,真舒服。腰软,腿细,皮肤白里透红,用力摩擦、晃动,真是销魂。”

严恒武轻声慢语,脑袋几乎贴着巫咏乐娇嫩的脸颊,口中哈着气,轻吹着柔软的耳垂,随着巫咏乐的晃动,嘴唇不时触上耳朵。

看着这一幕幕的年轻弟子们纷纷揪心,生怕严恒武一张嘴,把巫咏乐的耳朵都一口吞下去。当然,更让大家伙揪心的是,为什么男主角不是自己。

“你放开我……”

这般挑逗下,巫咏乐不复先前的嚣张,脸红到了脖子,声如蚊吟,手里的杀伤武器火红长鞭,早就掉到了地上。

其实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巫咏乐作为北斗拳宗的弟子,习武之人的大条神经,还是有的。

和人动武,身体触碰在所难免,一些大胆的肢体接触,无法击倒一个武术家的心理防线。

就像学习舞蹈的女孩子,跳舞时,不避讳与男生这样、那样的接触。时装模特走秀时,能穿着比基尼,猛摆造型。

女孩子的需要嘛……当然是工作需要。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严恒武与自己的肢体接触,而是在于,巫咏乐发现,自己的下面已经如汪洋般泛滥,湿的透底了。

平日里,仗着斗气修为,在山间行走,穿得暴露点,性感些,巫咏乐还觉得没什么,可是今天,随着下身的潮湿,涓涓水流不断涌出,巫咏乐猛然醒悟,为什么古时候年轻的女孩要穿那么多衣服。

“不行,一定要挣开,不然,继续被严恒武摆动下去,一定会出丑的,要是被人看到,下面湿成那样,我就再也没脸见人了。”

巫咏乐寻思着,一个大胆的摆脱计划,在脑海中形成,立刻酝酿施行。

“你磨磨唧唧的,说些什么呢,我都听不清楚,大点声,说出来,让大家听听。被我摆动,是不是很爽啊!”

“啊!”

巫咏乐的摆脱计划刚刚在大脑中设定完成,精神不是高度集中,被严恒武前面一句给吓到了,还以为心里想的事情,被严恒武知道了,吃了一惊,大叫出来。

哪知道,严恒武后面一句,转成调戏的言语,而且语速加快许多。

自己这么一声惊呼,竟然与他的话,完美契合。

“被我摆弄的很爽,是不是很爽啊!”“啊……”

当这两句完美衔接,本就被眼前一幕深深吸引的年轻人立刻把持不住,腹中有着一团团火焰,灼烧着身体,那感觉简直要人发疯。

这种情况下,所有人的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一洼泉水,浇灭身体里不断窜涌的火焰,让水火交融,让身体得到舒畅的发泄。

尤其是下面熊熊崛起的帐篷,一定要扎进水渠里面,最好是那种深不见底的水渠,怎么也探索不到边际的那种。

这种情况下,连先前对巫咏乐畏之如虎的张明、李林唤都把持不住,充血的眼睛不住在白嫩、凸起、凹陷的肢体上打量,大饱眼福。当然还有一处充血的地方,暂时无法得到满足,很是难受。

唯一一位伤重的哥们,不知怎么搞的,竟然鼻血狂喷,双手捂住,一头栽倒在地上。

唉,可能是严恒武先前下手太重了吧。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明明严恒武的拳头明明没有打到这人的鼻子,他怎么鼻血狂喷。难道已经伤及五脏,导致七窍流血。

这人倒地只是一个小插曲,没能扬起半点尘土,大伙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严恒武和巫咏乐的身上。

方才应了一声,巫咏乐芳心大乱,小心脏如同小鹿乱撞,哪还记得什么摆脱计划。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云霄门的女弟子极少,严恒武怎么可能有这么老辣的挑逗经验。哼,这小子的师妹冷霜,可是和他关系密切。

一定是两个人早有勾搭,整日里不寻思修炼,专心研究床上功夫,做着邪恶的情事。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两个人作为云霄的亲传弟子,有着大宗师强者云霄的教导,却只是区区淬体期的修为,连淬体巅峰都不到。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严恒武为什么小小年纪,就有着这么厉害的挑逗本事。

要知道,我娘可是经常手把手教我,女孩在青春期如何抵御男人的挑逗,克制自己的生理反应,那方面我可是啸傲群芳,同龄人里绝对堪称数一数二的高手。

严恒武和冷霜以往的低调,躲在云霄门,定是做那苟且之事,哼,严恒武这家伙无疑是色到骨子里了,就这么几下,我就湿的厉害,还好痒啊,怎么办,快流出来了,要是让人看到……”

第20章 啊,很爽,下面很湿,快流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