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49章 父子相认

第49章 父子相认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665  |  更新时间:

“修武一途博大精深,武圣尚且不是终点,先天期不过方才踏入修武的殿堂,能称作武者而已。你们不用心灰意冷,凭借天磨九变和落日山脉的资源,后来居上,并非难事。”

严恒武宽慰道。

张明、李林唤默不作声,显的失落之极。

在他们两人看来,先天期已经是毕生奋斗的终点了,以北斗拳宗的规模,能够诞生出的先天期弟子,也算不错了。

多数人穷尽一生,都还打拼在炼气期。

当然,北斗拳宗的炼气期强者修炼高深拳术,战斗力非凡。北斗拳宗之所以保留这么多炼气期弟子,一是为了不显得太特殊,二是将资源留下,培养出更多的强者,大大提升巅峰战力。

这些情况,张明、李林唤并不知道,严恒武暂时也不想提醒他们,叙了一会,渐渐陷入冷淡境地,严恒武唤来严凌。

时值黄昏,林间晦暗,张明、李林唤二人更从未见过傀儡人,根本辨认不出,看到严凌那冷峻的面容,似乎有着极大的怒意和怨恨,心头一颤。

“哎呀,糟糕,方才刚顾着和严恒武叙旧了,怠慢了这位前辈!这位前辈已经生气了。”

二人自觉悔之晚矣,立刻上前赔罪。

“前辈,不知者不罪,我们见到严恒武兄弟,一时欢喜,怠慢了……”

话未说完,严恒武已是笑呵呵的拍了拍他们的肩头,笑道:“这只是一具傀儡人,属于机器人的高级改良产物,本事大着呢,实力接近先天巅峰。”

张明、李林唤怔怔站了许久,上下打量着严凌,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别的不提,再强的武术高手也要呼吸,严凌身上却没有。

时间紧迫,严恒武与张明、李林唤叙了一晚,立刻动身,将严凌留下,庇护二人,落日山脉外围有这样的力量,已经足够了。

另一头,在孙影软磨硬泡,好歹劝说下,常鼎元才老不情愿的随之一起,去往楠瑜城外,堵截骷髅老头孙坚。

孙坚与雾影门合作,所求不多,出力不小,雾影门的强者对其态度不错。当然,狄魔遗宝是没有半点分给他的,就连那本修炼功法也只是给他看了总纲,具体修炼的精妙处根本没有透露。

“这群混账东西,简直太可恶了!”

望着来回出入,搬着狄魔遗宝的雾影门门徒,孙坚恨的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雾影门实力强大,为了那场浩大的图谋,笼络了不少落日山脉附近的强者,孙坚便是那时与他们搭上线。

本来,黑风帮对其不薄,也着实没有算计黑风帮的必要,偏偏后来断魂泪孙影到了17号据点,凭借一手高明的驭兽本领,断魂泪立刻取代骷髅老头,成为据点的头号人物。

这对替黑风帮卖命一辈子的骷髅老头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打击了。

17号据点不是战略要地,据点里的几个头目各有千秋,完全足够驱使,守住这处据点。然而,断魂泪来了,而且对人和蔼,本来能够大步腾飞的断魂泪,竟这般扎根在17号据点。

这便罢了,偏偏断魂泪对待骷髅老头,别有一番殷勤,这种事情发生在上下级之间,确实是栽培和拉拢。

骷髅老头却到了安享晚年,了此残生的垂暮之年,来了这么个年少有为的上司,坐上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位子,还大现殷勤。骷髅老头孙坚的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啊。

错误因果之下,便有了孙坚叛逆17号据点,朝断魂泪等据点头目出手的一幕。

要是孙影知道,是因为自己太过殷勤,过分巴结着孙坚,才促使孙坚的叛变,定然要口吐鲜血,仰天长啸道:“爹,作为一个儿子,我孝敬您,宠着您,有错吗?我们没来得及相认,我这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啊!”

往事在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孙坚回想起在17号据点的最后时光,心里也略泛苦楚,以前总觉得憋气,被断魂泪压了一头,而今看来,那时的生活确实不错。不能大富大贵,却事事有人关照,不必样样亲力亲为,省心不少。

望着窗外的灯火,挥汗运载货物的人,孙坚心里有了老人独有的孤寂和软弱。重新寄人篱下,前途尚可,他却没了拼搏的信念,不似年轻人那般做事有着一股干劲。

“唉,老了,不中用了。”

孙坚叹息了一口气,有些佝偻的身体转过窗口,向着床铺走去,想好好歇歇,年纪大了,身体暗疾颇多,自然想多睡睡。

缓缓朝着床铺走去,身后却传来一阵凉风,孙坚心头一冷,暗道不好,下意识的以为有人要对他不利,甚至是雾影门的强者要过河拆桥,杀他灭口。

瞬间,孙坚浑身的肌肉绷紧,体内血液涌动,骷髅血手的拳术调动,一股强沛的斗气在掌间缭绕。

“近了,近了……”

慢慢走着,孙坚在心里嘀咕着,终于,把握到了最佳的出手时机,唰的一声,掌力便拍了出去,整个人抽身急转,要看清楚来犯之人究竟是谁。

孙坚知道能悄无声息来到自己身后的人,定是极厉害的强者,就算凭着多年生死打拼的直觉,把握战斗先机,也断难取胜。

何况这里都是雾影门的人,若是他们要对自己下手,自己根本逃不出去。

这般动作,孙坚只是想看清楚来者是谁,要做个明白鬼而已。

时值暮年,孙坚也不清楚自己能活多久,可能是几十年,也可能是几天,既是如此,性命生死也看的淡了。

“原来是你们……”

待看清楚来者的面容时,孙坚大吃一惊,眼中的神光陡然消散,转成了死寂和晦暗。

眼光落在了孙影身上,下意识以为他是来报仇的,转念想了想,生死皆在天意,既是如此,又何必过分抗击,拼了一辈子,也只是这般光景,即便再拼几十年,又能怎样。

孙坚体内的生机还很旺盛,心态却彻底垂暮,成为彻彻底底的风烛残年。

目光自孙影身上移开,旋即,落到常鼎元身上,瞬间明白自己今日必死,面前的武师强者要杀自己,根本不费什么力气。

“来了,是要杀我么?那便动手吧。我真佩服你们,你们到底是通过什么方法,避过武尊强者的耳目,来到我这里的,告诉我,让我做个明白鬼,没什么关系吧。”孙坚语气平淡的说。

“爸!”孙影喊着,当即跪了下来,手中拿出了贴身收藏的物件,正是其父母相互间的定情信物。

“爸,我是影儿呀!我是孙影!”

先是被孙影的呼喊吓住,目光落在那两件短小的翠玉上,孙坚的身子不停颤抖起来,眼中泪珠不断的滚落。

“你竟是影儿……呜呜,我的儿呀,爸爸害了你啊……”

那两件定情信物,孙坚印象深刻,十年来时常在睡梦中出现,作为一个黑帮小头目,他这一辈子睡过的女人,可谓不计其数,然而,真正能够算作恋情的,只有一场。

一个混黑道的老人与一个美妙可人的少女相恋,爱情甜蜜中泛着苦楚,婚姻幸福而温馨,生活中却无可避免的出现了不幸。

骷髅老头孙坚毕竟是黑帮头目,他的家人不能出现在人前,尤其是那些敌人面前,孙影与其母亲的生活便略显凄楚。

孙影的母亲更是一个驭兽大派的弟子,出身来历相当不错,正值妙龄的她,与孙坚这么个“社会败类”相恋,其宗门的态度可想而知。

搜寻数年后,孙影与其母亲落到了这个门派之人手中,孙影的母亲下场如何,孙影并不清楚,但他知道,自己的母亲肯定是被欺辱杀死。

复仇的野望,在心中埋葬,逃离了昔日母亲学艺的宗门,苦学了驭兽的本领,又将斗气修炼到先天期,孙影这才来找寻父亲。

几经辗转,父子二人再度相见,两块短小的翠玉证明了孙影的身份,此时,父子两人悔恨交加,抱头痛哭。

常鼎元看着皱了皱眉头,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外面雾影门的强者不知何时会发现有人闯入,可千万不能麻木大意。

“停会再说吧,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

常鼎元的提醒,让喜极而泣的父子两人恢复心绪。

而这时,孙坚才想起,这里可是有武尊强者坐镇,面前的陌生强者虽然压抑了气息,却仍旧是武师境界,他是怎么进来的,难道什么隐匿秘术能够避开武尊的探查?

心中有着疑惑,孙坚立刻问道:“影儿,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有着大量的明岗暗哨,还有极多的强者巡逻……”

“呵呵,老爸,你有所不知,这位武师强者常鼎元昔日就是雾影门的人,负责这处事宜,所以对这里的布置一清二楚,要进来找你,自然不难。”

一边说着,孙影伸手指了指常鼎元。

“不对呀,自从那位武尊强者来到这里,所有的布置都进行了改善,为了狄魔遗宝,雾影门的强者可是煞费苦心的防御着。”

“对了,你一直说有武尊强者坐镇,可就我所知,雾影门派遣进入楠瑜城的武尊强者都各司其职,抽不开身,这里的武尊又是谁?”

一直保持冷静的常鼎元不禁变了脸色,牵扯到武尊强者,不能不小心些。

“说到那位武尊强者,来历倒是不清楚,不止我,就连雾影门的先天高手都不清楚,神秘的很,总是蒙着脸。他的着装很奇怪,穿着老土的黑色褂子,衣服正前面绣着三朵蓝色的花,像是雪莲,又不完全相似,后背却是绣有盘着的蜘蛛,手臂处环着两柄铁爪,手指狭长,似乎练着很深的鹰爪类拳术。”

孙坚将自己看到的武尊强者形象,慢慢描述出来。如此奇特的着装,仅仅一眼,便能记忆深刻,孙坚想着,这位武尊强者在雾影门定然也是名声显赫,常鼎元肯定认识。

然而,望着皱眉沉思的常鼎元,孙坚发现自己错了。

常鼎元听完孙坚的描述,脑海中的信息飞快的转动着,雾影门强者极多,可能够派遣出来,协同完成这次任务的,必然是自己所属派系的武尊强者,自己多少该有些印象,可为何……

“不对,不是他,也不是他……”沉吟间,常鼎元忽然脸色大变,瞬间惨白的毫无血色,难以置信的惊呼道:“不可能,不可能是他的,五毒之一怎么可能出现在楠瑜城,不可能,一定是我猜错了。”

说话间,常鼎元的身子已经不停的颤抖起来。

能让武师强者发自内心的震颤,身体不停抖动,不用想也知道,坐镇这里的武尊强者一定是极强悍的人物。

第49章 父子相认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