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36章 收纳神炼门,杜家的挑衅

第36章 收纳神炼门,杜家的挑衅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339  |  更新时间:

“投降?”严恒武微微一怔,道:“我们杀破了神炼门的防御,灭了那么多的武尊强者,还有低级弟子,结下了死仇,你还能像我们投降?”

“嘿嘿,我创建的神炼门情况有些特殊,这些弟子门人,包括武尊强者,都是靠着利益拉拢过来的,根本没有嫡亲关系。”

神炼门的这情况,严恒武先前就有所耳闻,梦神炼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果断投降,却并未想到。

毕竟是一方教祖,神炼门又是自身心血所凝,如此轻易的放弃身份地位,倒是颇为难得。

“好,我接受你的投降,接下来,便看你表现了。”

“诸位放心。”

梦神炼收敛气势,运足斗气,声音远远喊开。

“所有神炼门弟子听着,山流实力强大,潜力惊人,加入他们是一个极好的选择,本老祖愿意举派投降,所有神炼门弟子可以自行选择加入山流、叩天门、离开神炼门三者之一。”

梦神炼同样有自己的打算,以自己的实力加入山流,定然享受崇高待遇,成为太上长老。

加入叩天门,则要受到王叩庭、王安二人的制约,情况大有不同。

底层的神炼门弟子多是投奔了叩天门。

叩天门底蕴深厚,远比山流强,他们不会因为梦神炼的选择,而违背自身的利益。

只有少数重情重义,淡薄名利的弟子,加入了山流。

山流与叩天门各有收获,皆大欢喜。

叩天门与山流联手,强势吞并了神炼门,对整个菏泽城的势力格局,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吞没了神炼门,山流与叩天门的顶峰武力均是两位大宗师强者。

双方又形成了攻守联盟,一定程度联合起来,已经算是菏泽城的第五支霸主势力了。

山流与叩天门的举动,引起了菏泽城其他势力的巨大恐慌。

别的不说,雷纳商行、菏泽城杜家、以及北城的紫炎庭,便联合起来,要吞并山流与叩天门。

山流如此短暂的时间,强势崛起,如今已有两位大宗师强者坐镇,而且严恒武是北斗拳宗的一峰峰主,地位极高。

明面上,山流与北斗拳宗没有联系,可有严恒武这位峰主在此,山流迟早会成为北斗拳宗的附属势力。

要在菏泽城出现这么一处势力,那玩笑就搞大了。

所以,对严恒武的炼体术有兴趣的杜家,与血海盟攀上线的紫炎庭,还有只认利益不认人的雷纳商行,三方势力针对山流与叩天门的第一轮清剿计划,骤然发动。

杜家老祖杜飞以拜访山流,探讨炼体术的理由,来到了山流据点。

对于杜家,昔日彩阳门的人,倒是极为厌恶。

杜家是贫民区与工业区的土霸主,势力强大,往日没少欺负彩阳门等小型势力。

王大海统领下的彩阳门,合共才几位武师中的垫底强者,对杜家的所作所为,连愤怒都不敢。

加入山流,势力长进极多,仍旧不敢提议对付杜家。

此次杜家老祖杜飞亲自来访,纵然是底下人有天大的怨气,也只能笑脸相迎。

神炼门为首的梦神炼投入山流,意义可想而知。

山流为了表示重视,特意为梦神炼等人入门,举办了一个仪式。

梦神炼投入山流,成为山流的太上长老,杜家之人自然不敢说些什么,可轮到低级弟子的时候,这群家伙挑起事头。

“且慢,山流区区小派,何德何能能够收罗这么多的弟子,而且,这些人是否是真心实意加入山流,也很成问题。”

一个相貌端正,体态威武的汉子大踏步走了出来,赫然是杜家的武尊。

“果然,杜家的人来者不善啊。”

严恒武早有预料,闻言只是抬了抬眼皮。

因为子母度化丹以及配套修炼所用的药液,山流的名气被打响了。吞没神炼门后,名声大噪。

此时来宾极多,听闻杜家武尊的话,纷纷变了脸色,对山流的态度陡然发生了变化。

山流的强盛来源于赵志晋级大宗师,有一位大宗师做支撑,任谁都要给山流面子。

就好似昔日的云霄门,仅凭半圣云霄一人,在北斗群峰撑起门庭,占据了一峰之地。

杜家却不惧山流,体术的修炼家族,与现代科技结合起来,这个家族的强者极多,等闲势力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现在高朋满座,所有人都在观看着梦神炼等人投入山流的这次典礼,杜家的人突然跳了出来,然后一句“且慢!”,这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杜家要给山流使个绊子,挫挫山流的锐气,甚至吞并了山流。

这种手段,杜家使了不少次,也奠定了杜家在工业区、贫民区的龙头地位。

往日里,没有任何势力能承受杜家的打压,不知今日山流是否能创造奇迹。

多数的势力慑于杜家的积威,纷纷嚷嚷起来。

“是啊,山流崛起的太快,要扩张势力,招收人手,这个心态我们能够理解,可强人所难,用武力迫使其他人加入你们,做的可太过分了!”

“对于这种不尊重人权的行为,我们菏泽城的所有势力都坚决抵触。”

王大海等人则是轻蔑的嘀咕着:“不尊重人权?你们不过是杜家的狗,杜家的人指哪,你们就咬哪。”

一句话引起了大部分的人嚷嚷,矛头瞬间指向山流,发话的杜家武尊这风头的确够劲。

只是在严恒武眼里,如今风头出的越大,也就代表着稍后会跌的越惨。

严恒武这家伙前世在黑道打拼百余年,这种勾心斗角的争斗,司空见惯,他可不惧杜家,以及其他势力的挑衅。

“不知道杜家这位兄弟要和我说些什么?”

严恒武简单的抱了一下拳,就当行了礼。

作为东道主,可不能失了礼数,哪怕明知杜家的人是来砸场子的。

杜家武尊也不在意,继续道:“严兄弟客气。只是山流吞没神炼门,大肆吸收神炼门弟子的事情,似乎引起许多人的不满,我可是听说神炼门残存的弟子怨气很重呀。”

“似乎?听说?这位兄弟不会是道听途说,闹出误会了吧。”

“对呀,我是昔日神炼门的老祖,众位弟子愿意跟随我一起,改投到山流,我怎么没听到什么怨言啊。”

梦神炼已经投入山流,自然明白该帮谁,不该帮谁。心里对山流的归属感,并不多,却不代表这种场合下,会不顾山流的面子。

“梦神炼大宗师乃是当世的顶尖强者,许多发生在底层的事情,别人自然不敢在您面前胡言乱语。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山流所做侵犯人权的勾当,终究是传开了,落入了我们的耳中。”

“承蒙诸位抬爱,我杜家作为菏泽城工农联盟会的首领势力,听闻这些不平事,自然要站出来,主持公道。”

这话出口,立刻又是一片喝彩与叫好。

少数被杜家压迫剥削的小型势力之人脸上挂满了黑线,杜家自唱自演,旁边一众狗腿子呐喊助威,这亏他们也曾吃过。

严恒武当即道:“呵呵,说我们迫使神炼门弟子,转投山流,倒是虚言了。山流不是什么大门户,供养的弟子有限,怎么会大肆扩张,收纳弟子呢。”

山流的药厂建立不久,财力颇弱,神炼门众多弟子修为不弱,要进行修炼,耗费的物资极为恐怖,如严恒武所说,收纳的人多了确实供养不起。

杜家武尊闻言,面上一红,所幸这家伙修炼多年,不止斗气浑厚,脸皮一样够厚。很快冷静下来,给底下的奸细打了手势。

立刻有十几人扑上前来,噗通跪倒。

“杜家的众位大人,还请替小人做主啊。”

“我们都是神炼门的弟子,山流与叩天门攻破神炼门,老祖梦神炼斗不过强敌,被迫投降,加入山流,我们本想着随老祖一起进入山流,谁曾想,山流里的人根本就是一群人面兽心的畜生,把我们这些人当做使唤的奴隶。”

“他们用武力强迫我们,屈服在山流的威迫之下,可怜我们人微言轻,实力薄弱,根本敢怒不敢言。”

说话间,一些人解开衣衫,身上瘀伤遍布,分明是被人殴打鞭挞所致。

“你们呢,有何话说?”

杜家的人见诡计得逞,迫问起其他神炼门的人。

梦神炼固然是神炼门老祖,身为大宗师的他,岂会和底层弟子有所交集。这些弟子愿意随同自己,一起加入山流,他自然不疑有他。

却不知,杜家早在这些底层弟子里做出了警告,让他们配合杜家的行动,予以山流重创。

山流再强,也无法抵御杜家、紫炎庭、雷纳商行三方势力的合击。

对此,众人皆是信心满满。

何况,紫炎庭已经联系上了血海盟,一旦三家势力镇压不了山流,就会请动血海盟,强势降临菏泽城,将菏泽城建立成血海盟的一处分舵。

而杜家、紫炎庭、雷纳商行就是这处分舵的掌权者,然后以菏泽城为基础,迅速扩张,奠定更雄厚的基业。

神炼门众多弟子面有难色,杜家打入神炼门的奸细又用苦肉计,到位的表演,引来了所有人的同情。

就连山流里,也有一些弟子“良心”发现,陈述起山流的“龌龊”勾当,阐述着自己的罪行。

“可恨,想不到山流内部竟然有这些叛徒。”

山流的武师强者纷纷震怒,王大海脸上一红,仅仅一眼,他便认出了这些人都是昔日彩阳门的部属。

山流与彩阳门、神炼门的差距,由此而现。

因为忠义联合在一起,组建的山流,与利益维系的彩阳门、神炼门,有着本质的差距,其中人员的追求与信仰,自然截然不同。

第36章 收纳神炼门,杜家的挑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