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37章 挫败诡计,山流的规章 制度

第37章 挫败诡计,山流的规章 制度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569  |  更新时间:

“诸位,是我用人不当,这件事情就交给我解决吧。”

见到接收自己入门,引起如此轩然大波,梦神炼老脸一红,就要挺身而出,处理此事。

众人皆叹息一声,这些天的接触,他们自然知道梦神炼是耿直之人,足见起神炼门,同样展现出不弱的手段。

对于这些阴谋诡计的处置能力,却太差劲了。

否则也不会被神炼门的武尊强者们挤兑到了自己的院落,整日苦修,不理会宗门事情。

这不是梦神炼的错,只能怪利益驱使下,人心变得太快,梦神炼根本无法适应利益驱使下的时代变化,落伍了。

“无妨,既然是冲着山流来的,交给山流,就好了。”

严恒武挥了挥手,山流的宗主谢河山踏步上前,径直来到杜家武尊面前,与之对视。

山流是谢河山发起的,而且身为泰山流拳术的传承者,无论是统筹能力,拳术技巧,谢河山都是极厉害的人物。

随着严恒武的到来,他一直隐匿了锋芒,不错展露,却不代表他的实力弱。

相反,就算严恒武有着前世的积淀与磨砺,某些方面也不如谢河山。

一个年龄半百左右的统御者,谢河山的能力已然极强,算得做一代人杰。

别看梦神炼、杜飞、以及菏泽城许多成名的武尊、大宗师强者目前的成就都比谢河山要高。

可谢河山有信心,可以超越他们,有朝一日将他们踩在脚下。

不是年轻人的盲目自信,而是真的有这样的手腕与能力。

谢河山缓步上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仿佛直到第一天,才发现山流的宗主是他。

“阁下是?”

杜家的武尊强者微微一怔,想不到迫问半天,冒出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武师强者来。

让一个武师与自己对话,确实有些掉价了。

“我就是山流的宗主,你们口口声声说山流侵犯人权,欺凌神炼门的弟子,迫使他们加入山流,成为供山流驱使的……嗯,奴隶吧。我自然要出来主持此事,将这件事情处置清楚。”

“若是事实,我谢河山自然要肃清山流内部的叛逆,害群之马的人,并且给予众位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若是一场阴谋,一场闹剧,我山流虽弱,也不容他们亵渎,任意污蔑!”

谢河山所言铿锵有力,却无人敢提出质疑,他一介武师强者的话语分量,极轻!

若目睹了他身后坐立不动的几位强者,总是杜家老祖杜飞,也必须予以重视。

赵志、梦神炼两位大宗师作为巅峰战力,震慑四方,严恒武、常鼎元战力惊人,在武尊阶别少有对手。

山流几位掌权者血弓手楚雄,箭术无双,鹰爪王贺阳,指力惊人,驭兽者孙影与兽为伴,积攒了无尽凶厉之气,让人胆寒。

这三人联合又足以挫败菏泽城内任何的武师团队。

张明、李林唤以及山流新崛起的先天高手皆是生死磨砺,百战求生的人物,诸般手段层出不穷,是先天期的佼佼者。

纵然是一方豪强的杜家,目睹了山流的这般阵容,也要由衷惊叹,若不能趁早覆灭山流,日后这菏泽城里,又会多出一方霸主势力。

“今日山流必灭!”

杜飞攥了攥手掌,下定了决心。

杜家能够在菏泽城立足,成为一方豪强,老祖杜飞自是心狠手辣的狂徒,尤其是修炼体术,整个家族对血腥暴力,充满了向往。

面对谢河山的气势,杜家答话的武尊杜宗远并未露出半分惧意。

眉目间反而流露出几分轻蔑之态。

“呵呵,不要话说的好听,做的事情却是截然迥异。”

杜宗远把话说完,又返回了杜家的阵营,看其架势,山流今天不给众人一个交代,是无法安然下场的。

“你们说我山流中人迫使你们加入,可有准确的时间,可还认得威迫你们的人。既然是要辨明是非,自然要当庭对峙。”

谢河山说完,虚手一挥,山流众人便踏步上前,一个个昂首挺立,直视被杜家收买的奸细。

“这……”

杜家与这些奸细早有准备,却没有想到,山流的核心人员只有不到两百人!

其实是他们算计错了,出身于北斗拳宗的严恒武自然有着制度化的驭下手段。

山流进入菏泽城,寻求扩张时,便有了统一的制度。保留核心人员,行使各项权力,而其他的人员,像是彩阳门、神炼门收纳而来的弟子,都算作编外人员,行为处事不代表山流的意志。

山流对编外人员下达的命令,所有人必须遵从,但是,他们个人的行为,山流不予承认,不代表山流的意向。

扩张意味着兼并,自然会收纳极多的人员,龙蛇混杂,难免会生出事端,严恒武与谢河山等人早有准备。

这一条例,被列在了山流的宗门制度里,只是词汇隐秘,算是一个陷阱,若非有知情人告知,其他人即便阅读了宗门制度,也无法领会其中的意思。

当今时代崇尚武力,对于各种规章制度,人们并不重视。严格说来,不动法规的文盲极多。

能被杜家收买的,自然属于文盲级别,他们加入山流,只是为了自身利益,为了到手的好处,又出卖了山流。

自然不清楚山流宗门规章制度的隐晦细节。

此时,谢河山拿出山流的规章制度,慢慢阅读起来,并且将一些细节解释给众人听。

所有人脸色大变,一脸震惊的看着谢河山等人。

为了这次行动的隐秘性,保密性,杜家的人并未与山流的核心人员接触过,重金收买了大批编外人员。

他们不曾想到,山流的规章制度里面还有这么一条!

“编外人员服从山流的命令,但私人的行为处事,与山流宗门无关,一旦在外惹是生非,触犯宗门利益,视作判宗,一概重罚!现在,你们这些人倒是说说,迫使神炼门的弟子加入山流,并且动用武力残害神炼门弟子,可曾有核心成员致使你们!”

“这……”

众多编外人员有心污蔑,拖核心成员下水,可山流宗门正值发展时期,外人不知道,他们这些编外人员却清楚的知道,每个核心成员在这段时期,都十分忙碌。

可以说,所有核心成员的一举一动,都在众人的视线里。

想要凭空诬陷,让这位核心成员没有辩解的证据,根本不可能!

除非一口咬中一人,那人又没有辩解的证据,否则一旦开口,被人否决,他们的一切阴谋诡计,就会化作泡影!

“想不到千算万算,算错了这一点!”

“山流的人实在太狡猾了,这个时代竟然有人掐文算字,将规章制度制订的如此详细,想找他们的麻烦,实在是太难了!”

对于山流的规章制度,所有人都能理解,之所以不曾书写在门规里,是因为在他们眼中,所谓的编外人员只是些炮灰而已。

为了可有可无,随时可以放弃的弟子门人,却要写明束缚他们,这种闲事,他们可不屑去做。

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却没想到,会成为山流翻盘的底牌。

“既然你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么,只能说这些是你们的私人举动了!”

“身为编外人员,不顾宗门声誉,强迫其他门派的弟子,投入我们山流,而且使用暴力手段,这种行为极大的玷污了山流的声誉,影响极其恶劣。”

“现在当着诸多同道的面,你们还有何颜面,在菏泽城立足,众怒之下,我想保住你们,都不可能了,你们还是自裁吧,你们的所有家财补偿给受害的神炼门弟子!”

“什么!自裁!”

此话一出,所有收了好处的山流弟子脸色骤变,感觉到身边山流一众核心成员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心理防线被瞬间撕裂!

“不要啊宗主,我们一时鬼迷心窍,还请宗主开恩!”

“宗主,我们都是收了杜家的好处,要在今日上演这处戏,来陷害宗门的!”

“对呀,我们只是一时贪心,被杜家收买了,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啊,我愿意献上全部家财,坦言杜家的诡计,恳请宗门宽恕我们,饶过我们一命!”

这些混迹社会底层的人,实力弱小,又多是各自家庭的顶梁柱,一旦受到这种惩处,整个家庭就毁了,死亡是他们最畏惧的一件事情。

目前的情势来看,杜家定然会舍弃他们这些棋子,为求自保,他们只能坦言杜家的诡计。

“你们这群势力小人,自己的所作所为败露了,竟然想要污蔑我们,然后在自己宗门面前,求个功劳,实在太卑鄙了!”

“我们杜家在菏泽城立足多年,行的正,坐的直,你们这些奸险小人的信口雌黄的污蔑,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诸位同道慧眼如炬,自然能明辨是非!”

杜家强者立刻怒斥。

来贺的宾客自然清楚杜家的为人,若说山流被他们收买的人是奸险小人,杜家众人就是大奸大恶的暴徒了。

行的正,踩踏的是其他人血肉铺垫的道路,坐的直更是用无数农民、工人的脊背作为凳子。

这些负面情绪,他们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接着杜家的话,点头称是。

“呵呵,这些争辩,就不用说了。套用我刚才说过的话,杜家收买你们,让你们污蔑山流,甚至是伙同神炼门众弟子一起设下阴谋,可有什么证据?”

先前,谢河山让这些人说出山流的不是,无人可答,但现在,要将杜家收买他们的证据拿出来,众人立刻争抢着喊了出来。

杂乱的声音,却将杜家栽赃陷害的桩桩件件,纷纷阐述出来,有根有据,有板有眼。

说完这些,出身底层的山流编外人员难免因为心中的气愤,谩骂起了杜家之人。

终于,行的正,坐的直,君子坦荡的杜家众人脸色越发阴沉。

杜家老祖杜飞更是涨红了脸,犹豫着是否要出手,与山流拼上一场。

“哈哈,想不到杜家的人巧妙算计,却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既然山流实行的是核心成员和编外人员的制度,我们今日将这些核心人员一举拿下,山流便没了!”

“紫炎庭的朋友说的很对,山流的核心人员都在这里了,正好一举拿下!”

话语落下,数十道身影凌空虚度而来,身法高明至极。

第37章 挫败诡计,山流的规章 制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