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39章 兵锋指向杜家

第39章 兵锋指向杜家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563  |  更新时间:

雷纳商行的大宗师是凭借凤凰肉的力量,强行提升的修为,基础薄弱,在梦神炼的竭力攻击下,渐渐呈现败势。

而赵志与汪亥二人联手,直将杜飞击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又是一击狠厉的对拼,汪亥鼓荡斗气,将杜飞的斗气防御荡开,赵志凌空而上,一记狠辣的重拳击打在杜飞的身上。

杜飞只觉腹中翻涌,舌尖腥甜,哇的吐出血来,却强忍着伤势,爆裂了右臂的经脉,狞笑着,要将自己的拳头送到赵志的心口。

“初入大宗师的家伙,竟然敢近身与我一战,死去吧!”

杜飞右臂闪烁着血光,携带着恐怖的劲力,拳速已然极快。

但是有人比他更快。

一旁观战的严恒武,先一步,尖锐的袖中剑,穿透了杜飞的右臂。

“啊……”

右臂被袖中剑贯穿,杜飞口中发出凄厉的声音。

早年,杜飞虽是刀剑上打拼,过着浴血厮杀的日子,但这些年居于高位,磨尽了往日的凶性。

身体的伤痛,带给其短暂的失神,加之先前压抑的内伤,此刻全数爆发。

恐惧自杜飞的脑海中席卷,严恒武、赵志、汪亥三人却趁着绝佳的机会,将斗芒射入了杜飞的周身要穴。

咔嚓!

骨骼碎裂的声音炸响而起,杜飞整个人的骨架陡然间扭曲。

鲜血殷红,洒满了地面。

“杜飞这么快就被灭了?”

雷纳商行来此的大宗师强者脸上惊惧之色更甚,只是被梦神炼死死纠缠,根本无法脱身。

梦神炼作为菏泽城老牌的大宗师强者,战力之高,在整个菏泽城都是有数的。

随着中原动乱的扩散,菏泽城诸方势力的大宗师强者纷纷提升修为,既然很少有人能超过梦神炼。

有人逃走,却没有这份实力,雷纳商行的这位大宗师强者没能支撑多久,便步了梦神炼的后尘。

这二人一死,赵志立刻率领山流的队伍,赶赴杜家,与之同行征战的,还有严恒武。

常鼎元与梦神炼则是留在山流,一边接待紫炎庭的强者,一边联系叩天门,商议着对付雷纳商行。

一位大宗师战死,大批武师强者殒命,雷纳商行自然收到了风声。商业起家的他们,消息远比杜家灵通。

雷纳商行四位大宗师强者立刻汇聚一堂,商议着应对的方法。

“山流竟然有北斗拳宗作为后盾,跟北斗拳宗搭上线,致使紫炎庭倒戈,这真是出人意料啊。”

“是啊,血海盟至今没有给予答复,是否将菏泽城纳入统治区,还是未知的事情。现在仅凭我们雷纳商行,要应付山流与紫炎庭,实在太勉强了。”

“其他两大势力是什么态度?”

“巨蛟帮仅有三名大宗师,实力单薄,根本不敢搅进这场混战里面,而蟠龙阁更想着坐收渔利,我们无法求到援助。”

“是啊,家主,一个默默无闻的山流,此时竟拥有了两位大宗师,加上一个实力不弱于我们的紫炎庭,与我们关系最好的巨蛟帮,肯定不敢出头,与之抗衡。”

四人议论纷纷,陪坐的十位雷纳商行最顶尖的武尊强者只能旁听,不敢随意发言。

雷利这位雷家家主,同样是雷纳商行的幕后老大,沉思许久,终于自菏泽城里找出了一家可供合作的势力。

“菏泽城另外两家霸主势力无法求援,只能求助一流势力了,符合条件的,看来只有叩天门了!”

“家主万万不可。叩天门的王叩庭、王安皆在菏泽城内,又兼并了神炼门的力量,仅次于四家霸主势力。而且前些天,他们得了供人晋级大宗师的鸟肉,以王风闻武尊的积累与才智,定能冲关成功,一跃成为大宗师。届时,叩天门便有了三位大宗师强者,这般实力,我们与之联合,打退外敌,实在是与虎谋利,太危险啦!”

“其中的利害关系,我又何尝不知!可总不能等吧,天知道血海盟什么时候顾得上菏泽城这样的小地方。”

雷利微微叹息,与叩天门联合,对抗山流与紫炎庭的事情,终究确定下来。

整顿人手,冲击杜家盘踞区域的严恒武一行,收到了一道令人欣喜的讯息。

严恒武拿着通讯器,看着上面显示的消息,喜出望外。

“哈哈,真是不出所料,雷纳商行竟然与叩天门合作,要来对付我们。”

一番算计下来,终于收到了成效。

严恒武借助雷纳商行的手,将假的凤凰肉交给了叩天门。

假凤凰肉毁了叩天门最有希望晋级大宗师的武尊王风闻,自此叩天门与雷纳商行结下了深仇。

不知原因的雷纳商行,此刻竟然寻找叩天门作为盟友,无异于引狼入室。

严恒武已经可以预见,雷纳商行覆灭在即。

“计划得逞,雷纳商行覆灭只是时间问题,趁此机会,我必须迅速加强山流的实力。虽然有赵志与梦神炼坐镇,可赵志根基未稳,梦神炼其心未定,稍有不慎,山流也将被人吞并。”

山流毕竟是严恒武一手提携的势力,以后要留作大用的,岂能夭折在此。

上次叩天门将神炼门大半的资源取走,分薄了山流的利益,这次吞没杜家,山流一手为之,定能实力大涨。

自山流药厂赶到杜家,已经过去许多时间,杜家强者同样收到了消息,早有戒备。

山流的队伍停顿在杜家大本营不远处,商议着克敌的方法。

“以体术修炼为主的杜家,一直依靠科学技术,改造人体基因,制造大量中低级修武者,多数家族子弟跳过了淬体期,直接进入炼气期进行修炼,撇开高层不算,仅凭底层弟子的实力,不弱于菏泽城任何一家霸主级势力,就凭我们这些人,恐怕无法攻克。”

听了山流弟子的汇报,严恒武微微一惊:“前些天,我去了雷纳商行的统辖区,又见识了神炼门的防御体系,能够揣测出杜家底层修武者的数量,这么多的底层修武者,看来,要实行斩首计划,可难啦。”

“杜家是一个家族血亲维系的势力,又有众多工业区作为依靠,要一举歼灭,确实很难。就算今天我们灭掉了杜家的大本营,那些余孽还会孜孜不倦的报复山流。”

望着面前密集的建筑群,严恒武陷入了沉思,思索着要如何拿下杜家。

对付这样的修武家族,要斩尽杀绝,严恒武有许多种手段,可那样做,不利于山流接下来的发展。

要在菏泽城谋求发展,站稳脚跟,必然会得罪菏泽城里的众多势力,遭受排挤。

扩张过程中,再大肆屠杀,甚至与杜家为难,将在工业区根深蒂固的杜家子弟全部剿灭,手段太血腥了,肯定会遭人抵制。

“这……”望着渐渐西陲的日暮,严恒武叹息道:“罢了,将这东西送给杜家的几脉掌权者,我们山流要招降杜家!”

“招降杜家?”

众人心中皆有疑问,菏泽城的一流势力哪是轻易能够招降的。

而且,山流的基础薄弱,根本无法驾驭杜家,弱者招降强者,实在太可笑。

三位武师强者拿着严恒武亲笔写的信,急忙赶往杜家大本营,要将招降的消息传递给杜家的三脉掌权者。

杜家老祖杜飞身死,山流大举攻击,这消息传回杜家,杜家剩下的三脉掌权者立刻慌了。

杜家现任家主与老祖杜飞是一脉嫡亲,自然发誓要为老祖报仇。

可杜家嫡系的武尊强者都被老祖杜飞带走,剩下他一人,显得人微言轻。

主脉没了老祖,又缺乏武尊强者,其余两支旁脉有了动作,以武尊后期强者杜山、杜柯为首的两脉武尊汇聚一堂,商议起前途。

“杜山,如今山流大军压境,顶尖强者远非我们能够对抗,老哥没了主意,还请你拿个定夺。”

杜柯手指摩擦着戒指,陷入沉吟当中。

事关杜家存亡,饶是杜柯平日里机智过人,此时也不敢妄下定断。

“我们杜家全凭老祖杜飞支撑,现在老祖身亡,剩余的武尊强者根本不足以保住基业,毕竟整个杜家,连一位武尊巅峰的强者都没有。”

看着在场的武尊强者都点头,表示赞同,杜柯这才继续说下去。

“我们的实力不足以保住杜家基业,又有山流队伍压境,实在不宜死战,不如投靠一方势力,求的生存。”

杜柯的话说完,立刻遭来众人的白眼,所有人皆是露出不屑的神色。

“投降?”

便是与之同为掌权者之一的杜山,也不赞同。

“我们杜家好歹是修炼体术的传承家族,又与中原科技园挂钩,底层势力根深蒂固,不依附任何势力,在菏泽城打拼出一番家业,怎么可以轻言放弃。”

“是呀,老祖当年到达菏泽城,也就是武尊后期,凭着体术,打下了杜家的基业,我就不信,我们杜家而今的人力、物力,连守住家业都无法做到!”

听着其他武尊杂七杂八的否定声,杜柯只能将叹息放在心里:“身为杜家子弟,我又何尝想杜家覆灭,只是今日的中原远非昔日可比。

因为神奇显现的宝藏,所有势力调集一切资源,培养强者,我杜家以体术为主,培养子弟兵依靠的是科技,发展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不知不觉间,被其他势力远远甩到背后,你们还不知道。老祖在世,对杜家武尊极为袒护,将你们视作家族的未来,对你们倍加宠溺,使得你们空有武尊期的修为,却不具备独挡一面的实力。一旦分散到各地,让你们镇守一方,定然会落个身死的下场,杜家没了老祖,便没人会给我们面子,一切全凭自己打拼,如何守住这份家业。”

杜柯轻叹着,可怜这些家族同胞,死到临头,还没有半点觉悟,以为能够守住这份家业。

“投降一事就此作罢,不用再说了。我们还是好好商量着,怎么防守,应付山流的攻势吧。”

杜山大手一挥,俨然用未来家主的语气,与众人进行商议。

现在,杜家嫡系仅存现任家主杜狞这么一位武尊,倒台是必然,杜狞一倒,主张投降的杜柯失了人气,家主必然轮到杜山。

所以,众人对杜山说的话,极为上心,纷纷附和。

却在这时,下面的巡卫来报:“诸位尊者大人,山流的信使求见,说是要招降我们杜家!”

第39章 兵锋指向杜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