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54章 大手笔的拍卖

第54章 大手笔的拍卖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5582  |  更新时间:

来场的人数众多,严恒武粗略数去,已经超过六百人,郑城本地的强者与外地来的差不多,各占一半左右。

距离拍卖会开场,大约还有半个小时,严恒武三人耐心的打量周围的修武者。

梦神炼负责用精神力探索,赵志则负责解释,严恒武在一旁做记录。

这次到场的强者,几乎都是中原地区有头有脸的人物,做好记录,对山流以后的发展,有不小的好处。

大宗师与武尊期有着本质的差距,以大宗师的精神力探索武尊期修武者,轻而易举,一般都能准确判定这人的修为等级,而且不被人发觉。

探索进行的很顺利,偶尔有些武尊连梦神炼都无法看穿,这些人要么是潜力巨大,身上被大宗师下过特殊手段,掩藏真实修为,要么就是大宗师化身伪装,故意掩人耳目的。

这些人自然能感觉到梦神炼的精神力,不过,却没有一人脸上露出不满。

武尊期与大宗师地位差距极大,而且有着质的修武差别。一个大宗师肯用精神力,探视你,是看得起你,你一个小小的武尊只会感觉到荣幸。

至于隐藏实力的大宗师,更加不敢发作了,这时暴露身份,竞价之时,甚至离开轩香殿,哄抢宝物,都会极为不利。

毕竟同级强者已经早早的提防你了。

进行这种探视的,不止是严恒武他们一个贵宾包厢,绝大多数贵宾包厢,都有这样的举动。

唯有前三位的包厢,并未有精神力传出,似乎这样,更能彰显出他们的身份,意思是台下坐立的武尊根本无法引起他们的注意。

贵宾包厢内大宗师强者外放的精神力,也彼此触碰,一触即逝,却对彼此间的实力有所了解。

按照梦神炼的推断,雷家四位大宗师所在的是四号包厢。

“看来雷家也是下足了血本,想坐到四号包厢,可不容易啊。”严恒武盯着自己包厢七号的牌子,冷冷的说。

在这次拍卖会拥有贵宾包厢,也是有讲究的,队伍里必须有大宗师只是一条。

根据包厢名次的高低,能推测出主人的身份地位。像十五号到三十号,包厢里面,就是些寻常的大宗师,没有太大威慑力。

五号到十五号,则能显示出主人的不同寻常。

能占据前五号的包厢主人,必定是一方豪强,有着极恐怖的背景,不能轻易招惹。

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大宗师强者之间,贸然起冲突。

用包厢号牌区分身份地位,让包厢内的客人竞价之时,有所顾忌,衡量一下彼此间的身份差距。

否则,一旦惹怒了强敌,即便竞价成功,出了轩香殿,也会引来杀身之祸。毕竟,大宗师强者之间的战斗力差距,是极恐怖的。

一般来说,北斗拳宗、南斗圣殿里的精锐大宗师,放到外界,都能一个打十个,其中的差距之大,可想而知。要知道,大宗师强者的合击拳术,威力远非一加一,那么简单!

“哼,雷家四位大宗师在贵宾包厢,绝对算是一股不弱的力量。可他们战斗力偏弱,对其他大宗师的威胁极低,只有通过贿赂轩香殿,换取靠前的号牌,才能降低竞价的难度。要是有人争抢传奇装备,却忌惮他们可能出现的背景,他们就能更轻易的得手。”

雷家的伎俩,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严恒武他们。

他们可是对雷家的大宗师做过详细调查,梦神炼的精神力锁定,绝对不会出错。

大宗师初期与大宗师后期,精神力差距是极大的,双方具备的能力也截然不同。梦神炼能确定雷家的人,雷家的人却无法锁定梦神炼。

当然,要让梦神炼与雷家大宗师一对一的,拼战斗力,胜负就未知了。

时间悄然而过,随着一声铃响之后,整个拍卖会场骤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屏息凝神,静候拍卖会开始。

这次的拍卖会规模之大,是许多人生平所仅见,所以能上台主持拍卖会的,定是名动一方的人物。

灯光闪烁,中间高台上面,出现一个曼妙的身影,有些朦胧,淡淡的雾气,缭绕在她身体的四周,片刻后,才逐渐散去,一名穿着紧身晚礼服的美貌女子。

这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左右,姿容堪称一流,更令人瞩目的是她的斗气修为,武尊巅峰!

严恒武曾与雷纳商行合作过一次拍卖会,对上面主持拍卖的女子,极为动心,但是这次,这女子面容、资质固然极好,严恒武却没有半点异样的心思。

出身底层的严恒武,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名门望族的女子,明明只是出身比别人好,非要做出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样子。

就像面前这位主持拍卖的司仪女子,以严恒武混迹黑道百余年的眼力,一眼便看出她眼神中的不屑。

“哼,明明是靠着家族的培养,才能在这般年纪晋级到武尊巅峰,却不肯承认。你这样的资质与能力,不可能达到血蛇尊者、飘云尊者那种人杰的地步。但是凭着家族赋予你的高等级拳术,天材地宝锻造的肉身,以及强大的装备,却能战胜血蛇尊者、飘云尊者。”

严恒武在心里嘀咕着。

台下坐立的武尊强者,却有多数人都被这女子的出场所吸引,心神摇曳,被勾的魂不守舍,摆出一副老色狼的模样。

极少数人是伪装成这样,大多数人都是被这女子的魅力所吸引。

“欢迎大家来到轩香殿,参与这次拍卖会,小女子秦月,这次拍卖会由我主持。”

说完这话,秦月拍了拍手,旁边的一扇小门,吱呀打开,八个侍女鱼贯走了出来。

每人手中都端着一个托盘,上面罩着红布,或者盖子。

这时却没有任何一个大宗师释放精神力,进行探查,一是不礼貌,二是没必要,三是无法做到。

除非拍卖品能源反应极为强烈,否则大宗师的精神力根本无法查探出物品是什么东西。

与八位美貌侍女相比,秦月的容颜、气质,显得格外突出,许多老色狼的瞳孔都变了颜色。

秦月“咯咯”笑着,径直走到右首边第一名侍女面前,并未揭开红布,而是自顾的介绍起来:“这第一件拍卖物,是不久前刚刚出土的一件古董。”

“古董?”

听了这个介绍,四周的强者们,脸上大多都露出了失望之色,时代变化了,人们只追求强大的力量,以及更加悠长的寿命,古董、玩物之类的东西,根本提不起大家的兴趣。

只有少数爱玩之人,觉得轩香殿不会拿出寻常之物,还保持着高昂的兴趣。

“霸王挽弓图,半年前在青州出土的古董字画,由霸王田猎亲手所绘,字画绘在乌木蚕纸之上,耐得住岁月的洗礼,画轴是由墨砂石、钨金熔炼的。这些都是外物,此画的真正价值在于它的画中意境,包涵了霸王田猎的霸王意境,底价三十矿玉。”

话音刚落,秦月伸出玉手,揭了红布,拉开画轴,展现出其中一角。

摄像头锁定在画上,图像骤然放大,所有人宛如近在咫尺的观摩此画,立刻感觉到一股睥睨天下,唯我独霸的强大气势。

这气势不在于修为的高低,精神意念的强弱,彰显的是一方霸主对于生命的追求。更加让人心跳加速的是那挽弓的气魄,弓、箭乃夺命之兵器,二者结合,就是征伐天下,无可阻挡的霸王。

试问一个修武者谁不想挽弓射天下,彰显手段,将自己的生命推到最辉煌的时刻。

成功挑动众人的情绪,秦月卷起了画轴,说道:“竞拍开始。”

话语方落,竞拍声便此起彼伏。霸王田猎在中原地区,是一个极有名的传奇人物,关于他的故事与传说,有许多,他曾挽弓射日,并且心生感触,留下一副挽弓图,是流传较广的一则故事。

许多强者自小便崇拜田猎,此刻,见到真正的霸王挽弓图,怎么能不心动。

尤其这三十矿玉的标价,实在低的离谱。

参与竞拍的人很多,但是只因为七号包厢内严恒武轻飘飘一句话,便判定了这画的归属。

竞价刚开始时,严恒武随意的说:“这画可以买。”

于是,赵志接过前一人的喊价,直接喊道:“八十矿玉。”

而后,再也无人敢于竞争了,偶像的画作固然是好,可更宝贵的是自己的小命。

论财力,他们这些武尊,怎么能是七号贵宾包厢之人的对手,竞争的结果显而易见,定然会失败,而且会因为喊价,得罪一个大宗师。

结果既然可以预见,何必费力,去得罪大宗师强者呢。所有心动的武尊同时停止喊价,将霸王挽弓图让给了七号包厢。

八十矿玉,购买到霸王挽弓图,严恒武是大赚特赚了。

从轩香殿这次拍卖会的规模来看,即便是开场第一件物品,真实价值也应该在两百矿玉以上。

得了个小便宜,算是大家给自己的一点小甜头,接下来的竞拍,何时该出手,何时不该出手,出手应该到什么程度,严恒武自然心中有数。

这种类似的拍卖会,前世里,严恒武没少参加,自然明白其中的规矩。

秦月嘟囔着小嘴,显然没有想到才第一件物品,就有包厢客人出手,致使轩香殿亏本将东西卖出。

不悦并未在秦月心中停留,转而一笑,揭开了第二个托盘上的盖子。

这次会是什么宝物?众人见秦月不做解释,直接示物,纷纷睁大了眼睛,要看个仔细。

是一块黑色的石头,多边形,直径约有三十公分。

“轩龙重金,绝佳的炼器材料,这么一小块就有近两千公斤,质地非常坚硬,诸位要是想建造防御类的物品,可以将重金熔炼,分散利用。”

秦月缓缓的开口,并未过多介绍,然而底价却开得离谱:“一百矿玉。”

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拍卖会才刚开始,这东西一件比一件贵,这轩龙重金还是第一次听说,价值却如此之高。

以前并未听说过这东西,大家自然不会胡乱开价。

重金属属于罕见之物,寻常人根本无法利用,炼器师也很少使用这东西,显得有些偏门。

会场迅速沉寂下来,秦月的目光在周围缓缓扫过,嘴角边流露出一丝讥讽之色:“既然没人抢拍,我就自己说了,我出一百矿玉。”

严恒武眉头一挑,这秦月果然有着深厚的背景,轩香殿竟默许她自吼自卖的行为。

秦月这么做,可以将拍卖场的宝物,收入囊中。无人竞拍,她便自己买下来,有人竞价,她则能分得轩香殿给予的奖励。

作为拍卖师,这些东西的价值究竟如何,她自然一清二楚。

在会场的四周,轩香殿自有大量执法使看护会场,避免意外发生,他们满脸木然之色,任由秦月喊价。

显然,这秦月的背景大的惊人,轩香殿的高层在以此,示好于她。

轩香殿应该不会欺骗买主,但一百矿玉不是一笔小数目,买回去一个没有半点作用的东西,实在舍不得。

“一,二,既然没有人竞拍,那这东西就……”

话音未落,会场中突然一道有些清冽的声音传入耳中。

“一百五十矿玉。”

众人闻声望去,喊价的竟是一名武尊巅峰的人物。这喊价人涨红了脸,似乎下足决心,才喊出口。

身边的几名伙伴却一个劲的摇头,唉声叹气。

旁人以为他们是替伙伴胡乱喊价不值,但严恒武瞧得真切,他们是在抱怨伙伴开罪了秦月。

有人竞价,秦月的眼中闪过一丝恨色,她自然知道轩龙重金的价值不止这个数,可碍于轩香殿的面子,她不能继续喊价。

拍卖会毕竟是让客人竞价,她一个内部人员不能胡乱参与进来,否则岂非乱套了。

真要有需要的东西,只要轩香殿有,是不会亏待自己人的。

红布、盖子一个个揭开,接下来每一个托盘都是价值不菲的宝物,众人哄抢的厉害。

第一次出现的八件拍卖物很快销售一空,秦月轻轻挥了挥手,八位侍女下场,然后有新的侍女,重新端来其他宝物。

轩香殿闹出这么大动静,吸引了郑城内外、周边大量强者,六百多顶尖人物汇聚一堂,阵容浩大,轩香殿自然要拿出压箱底的宝贝来。

好似走马观花,侍女来回换了八次,一连六十四件宝物显现出来,有些东西被哄抢,价值推到极高的地步,有些东西却因为诸多原因,导致流拍。

像先前流拍的一件物品,严恒武就十分心动,只是拍卖的开价贵的离谱,等闲人根本无力购买。

“凌霄吐气诀确实是好东西,里面记载的内容定然极为玄妙,若是学会了,战斗力必然大增啊。”梦神炼有些眼热,却无力购买。

此刻,眼睁睁看着凌霄吐气诀被撤下去,就这么流拍,心情不禁有些沉重。

说到底,还是囊中羞涩啊。

“东西虽好,三千矿玉,绝非我们能拿出来的。”赵志自然理解三千矿玉的价值,固然眼热,也不能因为一套炼气功法,惹出事情来。

严恒武一直没有再叫价,拍卖的东西虽好,却对自己无用,自己一介武师所需的东西,和武尊强者所需,是不同的。

虽然一直没有叫价,严恒武却从拍卖的物品中,看出了门道,心情突显有些激动。

“这些东西分门别类,看似没有共同点,但是以我前世的经验来看,分明是从地底遗迹开挖出来的。不知轩香殿是否挖到了隐士强者的传承宝藏。要真是如此,我没准还能遇见准阳尸变丸。”

准阳尸变丸是一种效力极强,能大幅提升功力的丹药,产生的条件极为特殊,而且非常罕见。

只能自冬虫转阳丹里面,异变出少量,出现的概率极低。

冬虫转阳丹是一种常见的高级丹药,被顶尖强者广泛运用,它便于保存,经得起置放,药效是补充修武者体内的阳气,多数强者都会有这东西。

越想越觉得接近事实,看着新一轮的拍卖品上台,严恒武打起精神,投入了极高的兴趣。

这时,秦月在台上说道:“算上这一轮,轩香殿已经拿出八十件拍卖品了,如此多的宝物,大家恐怕有些眼花缭乱,而且因为某些心动之物竞价太高,无缘求得。这一轮,我们将一改先前的竞拍模式,转而成为赌博投资形式的拍卖。

八件物品将呈现在诸位面前,轩香殿会给出一个介绍,这些介绍的内容有真的,有假的,各占一半。诸位可以根据介绍,或者自己的判断,出价竞拍台上的八件物品。运气好的朋友,可以大赚一笔,运气差的甚至会亏得血本无归。”

说到这,秦月揭开了八个托盘上的红布,显出拍卖品的真面貌,然后拿出物品的介绍,这才继续说道:“这八件物品,轩香殿的意思是全部售出,否则接下来的拍卖物可能会有所删减,反正都是卖不掉,少拿出几件来,也是合情合理的。

至于这些东西的价格嘛,诸位看的上眼,可以随便给。八件物品拍出之后,就将进入拍卖会的真正高潮,接下来的二十件拍卖品,每一件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等闲时候,别说二十件一起出现,就连一件、两件都极难遇见哟。”

这话倒是不假,要知道能够与成套传奇装备列在一起,进行拍卖的东西,一般都是当做镇派之宝,雪藏起来的,别说买了,就连见,都极难。

果然,秦月的话说完,会场的气氛骤然达到高潮,所有人都对台上八件拍卖物,报以浓厚的兴趣。

这也算是一次游戏环节,拍卖的过程中,大家各凭眼力,淘换宝物。有些人赚,有些人赔,多数人还是看个热闹,经历这次拍卖会,这些名动一方的武尊强者将傲气收敛了许多。

七号包厢里的三人也是睁大了眼睛,要瞧个仔细,搏一搏。

家底单薄的他们,正适合这样的淘宝活动。

要是此刻大赚一笔,接下来二十件重宝的竞争,也能插上一手。

到时候,不管怎么说,总能与其他人争一争,否则占据了七号包厢,整场拍卖会只拍了第一件卖品,实在有些掉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