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71章 活塞运动的技巧

第71章 活塞运动的技巧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2199  |  更新时间:

两具年轻的身体好似干柴烈火,严恒武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左手悄悄下滑,滑至娇臀之上,轻轻的抚摸着,右手则来回带动挺立的山峰,一圈圈的转动,指尖隔着衣服,捏在红色樱桃上,轻轻揉捏。

冷霜口中发出叮咛,眼中睫毛微微抖动,眼神显得有些迷离,身体渐渐变得滚烫,已然有了生理反应。

双手环在了严恒武的腰上,嘴唇已经情不自禁,吻到了严恒武的身上,用力的吮着,留下道道火红唇印。

激情的肢体伴奏,引动了两人的思念与热情,再度拥吻在一起的两人,身上的衣衫渐渐退去,露出大片雪白肌肤,以致突破最后的极限,露出黑密的森林……

阳光倾洒,激情似火,严恒武并未有所保留,轻轻的爱抚,身体慢慢耸动,渐渐进入节奏,九浅一深,三深一浅,待得冷霜适应了冲击的节奏与快感,便鲜血涌动,昂首挺立,达到了爱恋的最高峰!

年轻人的第一次,总是生涩与美妙,打破神秘的第一次,体味着初恋的激情与美好。

冷霜生涩、可人,容貌虽然算不得极佳,却在严恒武的心中,留有极高的分量,是以,严恒武对她怜爱有加。

前世的严恒武有着丰富的经验,活塞运动的真谛,严恒武早已经掌握:不硬是一种淡定,想硬不硬是一种修炼,插是一种实践,不插是一种休闲,想插不插是一种暗恋,射是一种冲动,不射是一种稳重,想射不射是一种忍痛,不硬就插是一种熟练,刚硬就插是一种来电,边插边硬是一种经验,插完再硬是一种留恋,硬了不插是一种封建,插完不硬是一种再见,硬个没完是一种危险,不插就射是一种风度,刚插就射是一种速度,边插边射是一种交互,插完再射是一种服务,插完不射是一种麻木,射完就插是一种回顾,插个没完是一种难度,不硬就射是一种急躁,刚硬就射是一种狂暴,边硬边射是一种疏导,射完再硬是一种礼貌,硬了不射是一种信号,射完不硬是一种人道,射个没完是一种骄傲。

插、硬、射的诸般真谛手段,昨日方才破身,严恒武自然不会使个没完,自己倒是不惧,可对冷霜而言,就未免太过了。

即便小试身手,也让冷霜超过十次达到了巅峰,享受到了极限美妙的欢愉,连魂魄都消失无踪,简直销魂到了极点。

清晨阳光洒下,严恒武便苏醒过来,有着大宗师强者的体魄,昨日的欢愉,不至于让他累趴下,对于冷霜而言,就太过火了。

掀开被子,床单上留有点点殷红,虽用毛巾垫过,却不免有些渗漏。

望着熟睡中脸蛋还泛着红光的冷霜,严恒武笑着摇摇头,嘴唇轻吻在冷霜的额头,说道:“老婆,早安!”

这句简单的问候语,严恒武前世却从未有机会说过,今生第一次说出口,却一辈子也不愿再失去了。

按理说,正值青春发育期的严恒武与冷霜,过早的破身,对接下来的修行,有着诸多的不利。

修武者体内一直有着一股本源胎气,随着年龄的增长,会逐渐消散,尤其是破身以后,本源胎气可能会消散无踪。

有本源胎气在体内,修武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潜力,能在淬体期、炼气期,将基础打牢,为以后的晋级,达到更高层次,提供诸多便利。

一般来说,年轻的修武者过早破身,对于以后的修行,会有着诸多不利。恒武清楚这一情况,为何还要与冷霜一夜激情,尽呈欢愉呢?

倒不是他因为生理冲动,一时难以自拔,而是有着自己的谋算。

修武者破身有害,只是相对的,既然有害处,也肯定有益处。

严恒武已是武师巅峰的强者,体内元气充沛,又有三处北斗穴窍,将体内斗气循环,通过身体器官的接触,嫁接给冷霜,对冷霜以后修行的好处,是难以言语的。

冷霜修习的穹天拳术固然玄妙,却讲究循序渐进,进展缓慢,这是冷霜的心病。

但是一次欢愉以后,冷霜在炼气期,斗气得到天磨九变的磨练,又得到北斗穴窍的斗气循环规律,有两种强而有效的炼气方法,推动斗气增加,以后的进步,将会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身为云霄峰峰主的夫人,北斗拳宗的资源对其敞开,冷霜以后的成就将会极高!

既然无害,早些时候破身,也没有多大关系。

出了房门,迎接着天幕中倾洒而下的阳光,严恒武活动着筋骨,做起了早课。

将云霄冲关失败,身死道消的消息放出以后,云霄峰一度陷入低迷,却在严恒武的支撑下,顽强的生存下来。

相比起其他山峰,云霄峰是整个北斗拳宗的垫底,因为没有顶尖高手坐镇,山峰内弟子不多,而且资质较差。

落雁拳宗被严恒武招揽,加入云霄峰,是不小的补充,可他们的底子太单薄了,放到北斗群峰,是彻头彻尾的垫底。

徐达和方婷倒是不错,双双晋级至武师后期,成为云霄峰的执事,负责峰内的诸般事宜。

曹难一直卡在武尊期,进步缓慢,渐渐被常鼎元超越。

望着修炼场地上三三两两的弟子,严恒武心里略有些不舒服。师父在时,云霄峰虽无多少高手,众人却是心齐,不少弟子的潜力都十分不错,长久修炼,未必不能突破至武尊期。

可现在,偌大的云霄峰倍显萧条。

北斗拳宗改制时,倒是分派了一批弟子,抵达云霄峰,受云霄峰的管制。可因为云霄峰教学力量薄弱,稍有潜力的弟子都改投别处了。

“这也不怪那些弟子,整个云霄峰,武尊期才有常鼎元、曹难两人,就他俩还是半路入门,对北斗拳宗的拳术,一知半解,如何教导弟子。范晋倒是老牌的武师强者,可师父在时,一直将他当做老仆人,并未让范晋专心研习武术。其余之人更是不堪,甚至连那些宗门派遣来的弟子都不如。”

严恒武摇着头,微微叹气:“难怪师父明知晋级艰难,也不愿将心思花在云霄峰上,任凭云霄峰成为垫底的存在。”

要打造一支势力,将其锻造成尖兵,真的不易,严恒武深切的体会到了。

前世里有管理经验,统御一帮人马,那皆是混黑帮的人,与北斗拳宗的弟子,本质截然不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