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86章 血焚草,血眼蜈蚣

第86章 血焚草,血眼蜈蚣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419  |  更新时间:

自古言功夫不负有心人,武罗的努力似乎连上天也感动了。风雨渐渐小了,乌云散去。

武罗却在心中着急起来:“风啊,使劲的吹吧,雨啊,不要停歇呐,乌云,请别这么早散去,我还没有认清方位,找到血焚草的位置。”

上天似乎又听到了武罗的呼唤,本来渐渐散去的乌云,再度收敛了水汽,浓郁起来,狂风再起,暴雨倾盆。

风扬起树叶、枯枝,阻隔了视线,雨珠从天际洒落,将地面变得泥泞,武罗行走在风雨中,简直成了一个泥人,连落汤鸡都不如。

可武罗浑然不觉身上的痛苦,不顾面前的艰难险阻,一味的鼓足气力,往前冲。

在他的身后,严恒武、雷陨同样不好受,二人跟了这么久,在狂风暴雨中,自然弄出许多响动,只是武罗的心思、精力都集中在血焚草上面,并未注意。

又过了许久,雨水渐渐稀了,武罗满身泥泞,继续前进,一直走到一处山岩区。

旱魃山形成的十分奇特,山间常有许多岩石区,都是些过千斤,甚至超过数万斤的巨石,血焚草就是长在这些岩石区里。

岩石高矮不一,武罗虽然肯定,乌云所指示的方位,就是这里,血焚草肯定在某块岩石的某个地方生长着。但是,武罗却无法准确的做出判断,快速的找到血焚草。

暴雨淋漓,狂风肆虐过后,岩石区也是一片狼藉,别说是找到一株不起眼的小草了,就算是一颗小树,在这样的环境中,也极难被发现。

抹去了双眼四周的泥渍,武罗立刻耐着心思,仔细的寻找起来。

“这么远,这么难走的路,都过来了,血焚草已经近在咫尺,千万要找到。”武罗在心中祈祷着。

“这小家伙挺不容易的,我们帮帮他,一起找找吧,血焚草长得什么样子?”严恒武慈悲为怀,想帮帮武罗。

却见雷陨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提议。

严恒武有些恼怒:“怎么,你不愿意帮这个人。”

却不曾想,雷陨竟然苦笑着答道:“不是我不帮他,而是我根本不知道血焚草长成什么样子,怎么去找啊。”

听到这话,严恒武立刻明白过来。

雷陨能通过资料,查到血焚草的存在,却没有任何一本资料,予以过图片展示,以及文字介绍。

原因很简单,旱魃山自己的人都不够血焚草用,怎么会将血焚草的图像共诸于众,让大家来分掉自己的资源。

雨停了,时间悄然流逝,雷陨和严恒武都有些焦急,更别提正在找寻血焚草的武罗了。

武罗有着优秀的品格,坚韧的意志,也承受得了打击和失败,可唯有一点,那就是即将看到的希望,忽然化作了泡影。

明明知道血焚草就在这片岩石区里,可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到,这可恼坏了武罗。

“我们要不要现身?”严恒武问道。

雷陨点了点头,却是一步跨出,缩地成寸一般,来到了武罗面前。

武罗瞪大了眼睛,看着缓步走来,却能跨越空间的两个人,内心充满了震撼。

“你们是……什么人?”

若非武罗只信奉旱魃,不信奉其他的神,武罗都该要将严恒武、雷陨,当成山神土地了。

“我们是来帮你的人,你对我们说说,血焚草长得什么样子?”

知道雷陨拉不下老脸,严恒武接过话茬,问道。

武罗满身泥污,浑身湿嗒嗒的,却摇头道:“我知道,你们是旱魃山之外的人,外面世界的强者一直想要夺取旱魃山。我武罗只是一个小人物,所在的部族也只是一点偏支,你们休想……”

雷陨甩了一巴掌,拍在武罗的肩膀上,喝道:“休想个毛呀,你小子麻利的告诉我们。爬了这么久山路,你不嫌累,我们都累得慌,赶紧的,我们三个找到血焚草,离开这个鬼地方,到你所在的部落,好好歇歇。”

听到雷陨这么说,武罗怔住了,能跟着自己这么久,还保持从容姿态的,定是强者无疑,竟会说出这么粗鄙的话。

严恒武咋一听,也是脊背发凉,汗毛倒竖,转念一想,立刻恍然,在武罗面前,装什么高手风范啊。

对付这么有理想的普通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与之打成一片,不摆架子,融入到普通人的生活里,想说啥,就说啥。

“血焚草……”武罗犹豫着,片刻后,摇头叹息道:“罢了,就算我能找到血焚草,你们要抢,我也没有一点办法。若是过了成熟期限,找到了也没有用处。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们吧。”

信奉神,使得武罗脑子里有种缘分的想法,严恒武、雷陨遇上自己,搀和上血焚草的事情,正是一种缘分。

“血焚草四周翠绿,只有主脉络,殷红如血,却是带着些火焰的红。形状和鱼尾草相似,紧紧贴着岩石生长的。”

听到武罗的话,严恒武、雷陨立刻行动起来,先前狂风暴雨,着实让他们两人吃了不小的苦头。

尽快找到血焚草,离开这个鬼地方,才是他们最想做的事情。

三个人埋头搜寻,进度远比武罗一个人快,却依旧没有血焚草的踪迹。

“都怪这些风雨,将泥土、枯枝都卷了过来。”严恒武愤恨的说。

随即,脚尖朝着一块岩石的底部踢去,发泄着心中的不快。

“哎呦,哪来的蜈蚣啊,竟然还是红色的头!”

一脚下去的后果,是招来了成群的蜈蚣,严恒武着实被吓了一跳。

这些蜈蚣块头极大,个个都是红色的头颅,显得雄武异常。

害怕是剧毒之物,所以蜈蚣爬到严恒武的身上,就被严恒武以斗气震落。

却不曾想,这些蜈蚣又悍不畏死的冲了过来,直接将严恒武包围了。

“咦,不要伤害这些蜈蚣,留着它们,它们就是冲着血焚草来的。”听到严恒武的呼喊,武罗露出欣喜之态,跑了过来,急忙解释。

“原来如此。血眼蜈蚣们算你们好运,小爷今天就放过你们啦。”严恒武跳出了包围圈。

三人收敛了自身气息,只是盯着血眼蜈蚣,等候它们爬到血焚草附近。

“这些血眼蜈蚣凑到血焚草那里,是要做什么?”雷陨奇怪的问。

可从没听说过,蜈蚣还有吞食草药的习性啊。何况若是血眼蜈蚣的目标就是血焚草,怎么会等到现在,才开动呢。

恐怕血焚草一成熟,它们就将之吞食了。

几乎所有守护天材地宝的凶兽,都是这么做的。

“当然不是,血眼蜈蚣的目标是血焚草成熟时,散发出来的特殊气味,很淡,却能吸引方圆一公里内的小昆虫。天空中出现狂风暴雨,就是为了驱除小型昆虫,保护血焚草。”

听到武罗的解释,严恒武、雷陨恍然大悟,可不就是一个奇妙的食物链么。

血眼蜈蚣的数量繁多,触感也十分灵敏,很快锁定了一大批赶来的小型昆虫,冲杀过去,将这些食物吃下肚。

血眼蜈蚣不会主动找寻血焚草,也不会在血焚草出现的位置等候。但是顺着它们觅食的痕迹,所有小昆虫赶赴的方向,却能推断出血焚草所在的岩石。

“是那一块岩石!”武罗伸手一指,兴高采烈的冲了过去。

三人中,属他最期盼见到血焚草,因为血焚草是他历经千辛万苦,必须要追寻到的东西。

自己不用,还可以带回部落,给其他人服用。

只要有人能够催生出旱魃血脉,就能带领族民,进入到旱魃山的富饶之地,享受到更好的生活,以及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严恒武、雷陨驱动斗气,驱除了沿途的昆虫,然后发动斗气,将长有血焚草的岩石四周,屏蔽起来。

血焚草成熟时散发的草药香气,立刻消失,旋即,奔行来此觅食的小型昆虫纷纷退离,血眼蜈蚣则是上蹿下跳,拼命追击,争取获得最多的食物。

“果然是在这里!”

“锁定了目标,就好办多了。”

三人齐心协力,仔细的搜寻着血焚草得存在。

他们虽无昆虫那样灵敏的嗅觉,却有着宽阔的视野,一遍遍搜寻之下,终于锁定了血焚草的位置。

小小的碧绿香草沐浴着水珠,浑身仿佛散发着水汽,内中一点红艳,更是具有别样的美感。

武罗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泣不成声,双手微微颤抖,直接跪倒在地上,口中呼道:“感谢上天给予的机缘,吴氏部落定然不负所望,以更强的姿态,守护旱魃山,信奉旱魃神!”

武罗修为低浅,感觉不到血焚草上面的能源,严恒武、雷陨却感觉到了。

正是香草与天地能源沟通,才能吸引天地元气,在天空中形成乌云,降下雷雨,卷起狂风。

这是天地异象,也是自然奇物的超凡能力。

两人暗暗心惊:“这旱魃山果然是有出奇的地方,看来,此行虽然危险,未尝不是一场天赐的机缘。”

“两位恩人的帮助,我武罗铭记在心,只是这血焚草,仅有两株,我必须拿走一株,所以你们只能得到一株了,至于亏欠两位的地方,以后我武罗定有补报!”武罗言罢,跪在地上,就要给严恒武、雷陨磕头。

当今时代,磕头谢恩的事情,早就不复存在,没人在乎这些,武罗却发自内心,要表现诚意。

雷陨皱起眉头,扬起手掌,一缕斗气散发,将武罗托起,说道:“我们来旱魃山,不是为了什么血焚草,遇上你,帮助你,是因为你的恒心与毅力,打动了我们。现在血焚草到手,而且有两株,我们二人就提出两个要求,希望你能答应!”

武罗微微一怔,磕头报恩,乃是自己诚心而为,不打算拖欠什么,或者抵赖。

可让他私下许诺,答应两个条件,则十分为难了。

山外之人来此,定然是有所图谋,旱魃山情况特殊,任何外人的图谋,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这种条件能推脱,还是不要接受为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