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87章 血焚草,吴氏部落

第87章 血焚草,吴氏部落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2853  |  更新时间:

雷陨一门心思都是收武罗为徒弟,没有察觉到武罗脸上的异色,严恒武却看出了。

没等武罗出言拒绝,严恒武便说道:“别慌着拒绝,我们来此,针对的不是旱魃山,而是暂居在旱魃山区域的外来客人。你且听听雷陨说出的条件,再给予答复吧。”

武罗只得点点头,心道:“若是这两位强者口蜜腹剑,我便是拼了命,也毁掉两株血焚草,旱魃山的圣物绝对不能落到外人手里。”

心想着,鼓动周身经脉,暗暗集结力量。

雷陨笑道:“别那么紧张,我们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得到你们部落的邀请,在旱魃山做客,可以在居民生活的地方随意走动,你看怎么样?”

武罗欣然点头:“两位帮助了我,找到了血焚草,并且一株也不要,此恩情对我们部落而言,极重,只是做客,即便不提,我们也会邀请的。”

武罗所在的部落虽小,里面却有不少强者,纵然严恒武、雷陨去做客,也翻不出什么花样。

“这第二个要求么,我也不好意思开口,却不得不说。我看中了你的修武资质,想要收你做个徒弟,传承衣钵的那种。”雷陨眼中露出欣慰之色,说完话,如释负重。

这话压在心头,要说出来,确实不易。

武罗一惊,满脸震撼,指着雷陨,不由有些哆嗦:“雷陨前辈,你不是在说笑吧。”

雷陨能在北斗群峰,成为出类拔萃的武尊强者,身上积压的气魄,武罗自然能感受得到。

武罗也能明白,这样的人物在外面的世界,肯定是地位崇高的人,怎么可能看上自己,收做徒弟。

“前辈,我确实有些修武资质,也肯吃苦,只是,你该明白,我们旱魃居民有着自己的道路,每一个修武者都想拥有旱魃血脉,真正与旱魃神,身心共享,驰骋天地。”

说来奇怪,一旦修为达到先天期,旱魃血脉就再也无法开启,难怪武罗一直钻研药业,不修武术,至今还是炼气期的水平。

刻意压制修为,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修成旱魃血脉。现在血焚草在手,武罗定能分到一株,尝试冲击旱魃血脉,如此绝佳的机缘和前景,武罗定然不会放弃。

雷陨却是笑道:“我们来自一个神奇的炼体宗门,里面拳术典籍无数,其中就有着一些,能够让人一面拥有血脉之力,一面修行宗门拳术。相信我,我教授你的拳术传承,不会影响到你的旱魃血脉。”

武罗惊疑的看向严恒武,想要得到确认。

严恒武微笑着点点头,北斗拳宗内部确实有着这样的拳术典籍,甚至连提升血脉之力的,都不再少数。

炼体为主的霸主级宗门,收藏的拳术典籍自然都是拓展肉身之力,获取最强能力的。

“若是如此,我就答应了前辈,能拜前辈为师,乃是我的福分。只是旱魃山有旱魃山的规矩,旱魃居民想要拜师,这个师父定要有着自己的非凡能力,得到族民们的认可才行。”

言下之意,竟然是要考验雷陨。

雷陨笑道:“呵呵,我们正要前往吴氏部落做客,受些考验,若是通过了,享受到的待遇,定会更高一些,这可是一件好事情啊。”

严恒武更是快意的说:“快些走吧,我们这副样子,可太不舒服了。”

三人哈哈笑着,迅速离开了所在的岩石区。

归途,有雷陨、严恒武的帮持,武罗根本没费力行走,只是指点二人行进的路线。

武罗毕竟年少,斗气修为又不高,为了采摘血焚草,消耗的心力太多,此刻浑身发颤,虚弱无比,也只能指点路途。

行走间,还没有忘记,将山下的编篓带回去,口中呢喃道:“一百六十号居民家里的小孩,等着其中一味草药,来救命呢。”

随着临近,在严恒武的眼中,微弱的灯光渐渐清晰,可以看到那是一处被诸多山石组建的围墙环绕而成的部落。

范围不大,大约只有几千户居民的样子,外面挂着的牌子正是吴氏部落。

来到部落之外,武罗早早的恢复了气力,不顾浑身的泥污,奔跑着欢呼着,要将收获到的喜悦,传递给每一个居民。

血焚草在所有人眼中,都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说,服用它,一般来说,都能获取旱魃血脉,成为旱魃山真正的守护者。

在旱魃居民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旱魃神与血脉拥有者同在。

血脉拥有者未必是绝顶强者,却都是旱魃居民顶礼膜拜的对象,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灯火透亮,隐隐的,还有阵阵热闹的欢声传了出来,可以从那一排排山石围墙的缝隙内,看到部落的中心处,有一团巨大的篝火,四周有诸多的族人,更有一些部落里的女子,正对篝火起舞。

晚间的娱乐活动,在旱魃山同样存在,这是人们祈祷,向旱魃奉献信仰的一种方式。

“我回来啦!”

武罗不顾浑身的泥泞,穿过大门,大声的呼喊着!

经常有居民出门采药,回来的时间不一定,所以一般夜间祈祷活动未完成以前,大门是敞开的。

听到武罗的呼喊,有人停下了舞步,将视线偏转过来。

武罗是吴氏居民里有名的年轻医师,治疗伤病的能力极强,多数人都认识他。

吴氏部落不大,很快,满身泥泞,却异常兴奋的武罗,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吴氏部落的族长压下了欢庆的音乐与呼声,径直从人群里走出,来到武罗身前,问道:“武罗小子,你乱嚷嚷什么呢?今天出门采药,连编篓都丢了,却还在大声呼喊,难道是找到什么珍奇药物了?”

族长吴天涯是个睿智的人,见平日里稳重的武罗,忽然变了个人似的,心中有着猜想,便说了出来。

他知道,武罗今天必有大收获。

“族长,我今天上山,却见到一片乌云浮现,正是血焚草现世的征兆!”武罗手舞足蹈的说。

此话一出,整个吴氏部落立刻陷入绝对的寂静,再无半点声音发出,所有人都呼吸沉重的盯着武罗,听他把话说完。

血焚草三个字牵动了所有人的心,无论武罗是否有收获,全员出动吴氏部落,在接下来的两天,定能找到血焚草。

“血焚草我已经找到了,就在两位贵客的手里。”说完,武罗手指指向身后。

众人视线偏移,落到严恒武、雷陨的身上。

“山外之人?”族长吴天涯脸色变幻,有些不善。

“不用担心,我们并无恶意,相反,我们帮着武罗,找到了血焚草,有着不小的功劳呢。”

严恒武与雷陨一起将血焚草拿出。

“竟然有两株!”包括族长在内的所有族民都吃了一惊。

“哈哈,天意啊,武罗立下大功,本族长在此,赐予武罗一株血焚草!”

吴天涯自然知道血焚草的份量,但他也知道,不能亏待了武罗,寒了手下人的心。

武罗如此辛苦,才找了血焚草,自然会要留下一株,给自己用。

吴天涯这么做,是出于公平公正的考虑,若是族长处事不公,日后族民得了宝物,都不肯上交,对吴氏部落的发展,是极不利的。

至于武罗是否藏私,没有人怀疑。

血焚草在旱魃山,从未在一处地方出现过两株以上的,也就是说,得到两株已经是极限了。

武罗清晨出门,晚上就回来了,更加不可能去了几处地方,得到许多血焚草。

何况要么不交,将两株血焚草都留着自己用,产生旱魃血脉的几率就更高。

族民正是欢呼雀跃,对于严恒武和雷陨的敌意也消减了许多,热情的欢迎他们进来,参加夜晚的盛宴。

人逢喜事精神爽,本就热闹的夜晚篝火,此刻烧得更旺了,仿佛与吴氏部落的前景一样。

武罗得到一株血焚草,已经是敲定的事情了,剩下一株如何分配,便是族长吴天涯,也需要征求高层的意见,好好决断。

“对了,两位既然与我们吴氏部落有缘,肯定是愿意留下来做客的,恕我冒昧,问上一句,你们此来的目的是?”

吴天涯这么一问,倒是提醒了武罗,武罗从得到血焚草的惊喜中回复,将严恒武、雷陨对自己说的话,以及两个条件,都告知了吴氏部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