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97章 与青碧仙子的碰撞

第97章 与青碧仙子的碰撞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293  |  更新时间:

想法一闪而过,严恒武立刻遏制不住,心里打定主意,不管怎样,这次一定要追紧刘贝贝,跟在后面,看看是否能沾上一点机缘。

机缘这种事情难以捉摸,却又似乎真的存在,严恒武经历离奇,更加坚信。

“嘿嘿,虽然嘴上说,是要沾点机缘,实际上,大约是想结实刘贝贝吧。”严恒武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

刘贝贝的动人容颜,在如今这般场景,自然是极为耀眼的风景。

严恒武凝神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自是那位衣裙飘飘的容颜,身着天蓝长裙,紧致的打底裤将纤细的双腿裹住,一股难以掩饰的尊贵气质散发出来,脸颊略显削瘦,完美的瓜子脸,再配上一双如同黑色宝石的双眸,令得刘贝贝看起来就犹如哪个帝国之中的公主一般,美丽而圣洁,与当下这种人山人海的场景,例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那圣洁的气质中带了不少拒人千里的冷漠,令人有着难以接近的感觉。

对此,严恒武自能理解,这种情况便是再平易近人的女孩子,也要做出矜持的姿态,显出冷漠。

前世打拼多年,无数次徘徊在生死的界限,直觉告诉严恒武,此时的刘贝贝,实力并不强,估计才武师期,她的身边倒是有两名年纪稍显老迈的大宗师强者。

不过,仅凭这样的阵容,恐怕无法在血焚谷,畅行无阻。严恒武暗暗揣测,刘贝贝的身上肯定有着极强的保命手段,关键时刻,能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神州联盟此来的强者,自然不止刘贝贝一家,北方的其他势力同样有强者加入,只是名气不够,不能将自家的旗帜,悬挂出来。

眺目四望之际,严恒武忽然发觉,身旁有着一股隐晦的杀机闪过,若非前世养成了极强的直觉,恐怕无法发觉。

仅仅一个念头传达,严恒武便纵身掠过,从盘中的树枝,跳跃到另一处地方。

巨树上盘坐了不少强者,几乎一人占据一支树枝,作为自己的地盘,严恒武的动作,自然侵犯了他人。

面前之人愤怒的目光,严恒武并未理会,转头朝后看去,赫然看到青碧仙子,施展凌空飞渡,来到自己盘坐的树上。

“青碧仙子竟然脱离了大部队,而且偏巧给我遇上了,真是晦气!”严恒武在腹中暗骂。

即便晋级了武尊期,严恒武也绝非青碧仙子的对手,二者之间隔着一个巨大的境界,战力差距太大。

严恒武当即退开,不敢与青碧仙子碰头,然而青碧仙子怎会放过他,大宗师强者的气势全开,压迫而来。

二人动手,引起了树上所有强者的愤怒,众人都在血焚谷的入口处,虽未明文规定,潜规则却是限制厮斗。

“大家兴致勃勃的来找寻宝物,进入血焚谷可是面临着巨大的危机,你们倒好,还没见到宝贝,先打起来了,实在太晦气了。大宗师强者怎么啦,这里这么多人,众怒难范,大宗师也吃不了兜着走!”有人愤怒的叫骂着。

青碧仙子虽强,这里树上却有大批的强者,根本不惧她。

青碧仙子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虚手一招,一枚蝎毒门的走地毒龙徽章被众人视线捕捉到,一切叫骂声截然而止。

先前骂的凶的强者,直接悻悻的扭头走人,心里暗道:“原来是蝎毒门的家伙,难怪一个娘们,也这样嚣张!”

霸主级宗门同样有好有坏,有的是威名远播,有的则是恶名远播,蝎毒门就是靠着恶名,称霸西北之地。

好男不跟女斗,好人不与狗争,犯不着和蝎毒门的大宗师怄气。

许多人退走,还有一些人则是稳坐泰山,在他们看来,区区初入武尊期的强者,如何是青碧仙子的对手,既是单方面屠杀,自己何必要退。

“青碧仙子,你这是何意,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严恒武满脸无辜的说。

“混账,若非你们从中作梗,我们此行的计划早就成功了,怎么会有如此麻烦!”

青碧仙子怒容极盛,腹诽道:“要不是你冒死偷袭血渡禅师,我们蝎毒门如何会受到万佛宗的排挤,接下来攻打北斗拳宗,要担任主力,嘿嘿,拿下你,蝎毒门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严恒武与青碧仙子嘴角纠缠,动作却不慢,跳跃之间,跨过了巨树的大半枝干。

青碧仙子实力远胜严恒武,却苦限于在树上,腾挪不开,而且要顾及身边众人。毕竟她是大宗师强者,与严恒武交手,任何损伤都会算在她的头上。

偏偏严恒武实力远非常理能够揣度,又极善于规避灾难,嫁祸他人,想想定州城一役,青碧仙子仍旧有些后怕。

人潮之中,区区一颗巨树之上的摩擦,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这种人山人海的环境下,强如大宗师,也无法面面俱到,何况其他人。

众人都在焦急的等待进入血焚谷的时机,哪有心思顾及其他。

神州联盟的人下车以后,直接分散开来,散入人群之中,找寻属于自己的机缘。

看着离去的神州联盟强者,刘贝贝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这群势利小人,确实不值得被她重视。眸子淡淡的在周遭的人海中扫过,旋即开口道:“这次血焚谷聚首,规模浩大啊,不知道北地的各方霸主级宗门,可曾有人前来血焚谷?”

“嘿嘿,北地的霸主级宗门,总共就那么几家,值得我们重视的,就更少了。万佛宗、蝎毒门、天都幻府正在竭力对付北斗拳宗,这么四家霸主级宗门除去,剩下两三家根本掀不起波澜。旱魃血脉对于修炼者的帮助,只局限在大宗师以下的境界,对外人的吸引力,也并不算高。”

“至于其他的天材地宝,要亲身进入血焚谷,冒险搜寻,太过危险,若非真的极需,也不会有强者来争取。”

前一句话是穿着火红衣服的风安所说,负责的是分析北地各家势力,说后一句话的人叫做方爆,则是专门研修拳术,善于捕捉对手的弱点,往往能出奇招,战胜敌人。

风安、方爆两人正是刘贝贝的私人老师,风安教授刘贝贝权术,方爆则是传授拳术,二者结合,可见刘贝贝的父亲对刘贝贝有着怎样的期望。

生就是天之骄女,又有着这样的培养机会,加之自身的努力,刘贝贝以后的前途,已经无法估量。

风安、方爆没有什么重生的经历,无法知道刘贝贝在未来的辉煌事迹,他们只知道,还不足二十岁的刘贝贝,已经不是他们所能驾驭的。

两个老家伙联手,传授毕生所学,大宗师强者的一切底蕴,竟然隐隐有些无法教导刘贝贝的感觉,虽然不深刻,却也是匪夷所思!

三人正商议着此番进入血焚谷的行进计划,并未发觉严恒武将主意打到了他们的身上。

“小子,有种的别跑啊,真当老娘不敢动真格的收拾你吗?”青碧仙子穷追不舍,却被严恒武狡猾的躲了过去,怒火中烧。

却因为聚集的人数太多,不方便激烈厮斗,根本无法擒下严恒武,急的直跺脚。

“天知道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还能不能抓住这小子。血渡禅师的师门对严恒武恨之入骨,开出巨额悬赏,我擒下了严恒武,能收取到的财富,相当可观,嘿嘿,有了这笔悬赏金,我又何必再去血焚谷冒险!”

严恒武岂是好糊弄的对手,别人忌惮大宗师,而且与大宗师之间差距太大,无法反抗,严恒武可没有这层顾虑。

前世被他以各种手段干掉的大宗师,已经不少,对付大宗师强者,严恒武自有一套专业心得,否则偷袭血渡禅师,不会取得那般效果,仅仅一次突击几乎让血渡禅师送命。

爆发气血之力,严恒武本就能与武尊巅峰强者一战,当时他才武师期的修为,斗气薄弱,起到的增幅力量极小。

而今以武尊期的斗气,冰之花对于元气的巧妙借用,纵然不及大宗师强者,却也能勉强自保,游斗之际,距离刘贝贝所在的位置,也近了许多。

两强相斗,所过之处,人人避让,因为青碧仙子的身份,竟然有人截阻严恒武,妄图收获青碧仙子的好感,严恒武大怒,也亮出了北斗拳宗的峰主令牌。

见到峰主令牌,所有受到战斗波及的人皆是倒吸凉气,不再阻拦。

开玩笑,两家霸主级宗门的拼斗,他们有何资格搀和。

“前面神州联盟的朋友,还请助我一臂之力,日后北斗拳宗定有补报!”

终于靠近到刘贝贝一行人的身边,严恒武立刻大喊。

风安、方爆皆是大怒,霸主级宗门的拼斗,竟然敢往神州联盟身上扯。北斗拳宗、蝎毒门虽强,却仍旧是霸主级宗门,而并非世界上的主宰势力!

神州联盟主宰一个大洲,相当于以前世界的欧洲联盟体,而霸主级宗门只是一个实力尚可的国家,差距可想而知。

执掌林木老参旗的刘家,只是神州联盟的一家门庭,却也不容轻易冒犯。

“小子,我管你什么峰主,冒犯了我家小姐,就得死!”风安并不看好北斗拳宗的形势,未将严恒武放在眼里,作势就要出手,格杀严恒武。

刘贝贝视线落到了严恒武的身上,见严恒武能够在青碧仙子手下逃命,而且年纪轻轻又执掌一峰,对其高看了几分,考虑到北斗拳宗有着两三百年的传承底蕴,便喝止了风安。

方爆则是在刘贝贝的示意下,与青碧仙子对了一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