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98章 血脉力量,异变

第98章 血脉力量,异变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2569  |  更新时间:

“好强!”仅仅一招,青碧仙子便萌生了退意。

同为大宗师,自己的攻击犹如打在了一座巨大的山脉上,心中萌生难以匹敌的念头。

为了顾及蝎毒门强者的面子,方爆只是与青碧拼了一个旗鼓相当,当然这是表面上的,凭着雄浑的斗气,青碧已经被震慑住了。

“三位都是神州联盟的要员,而且属于林木老参旗的辖下,据我所知,与北斗拳宗没有交情,不如卖给我们蝎毒门一个面子,将这人交给我,北地霸主级宗门的纠缠,林木老参旗不应该搀和进去。”

方爆和风安将视线转到刘漾的身上,他们确实不想搀和。

北斗拳宗雄踞北方太久了,却一直没能晋升到主宰,这时势力衰弱,想取而代之的势力很多,这时袒护北斗拳宗的人,实在不智。

“阁下想取他的性命,我们也不想拦着,只是此行前往血焚谷,实在危险重重,要是有个人替我们探路,会方便很多,这小子看起来不错,是个很不错的前锋人选。不如,让给我,利用一下。”

刘贝贝的声音并无出奇之处,有着女儿家的温婉柔和,也有着上位者的气势,带有让人不可抗拒的冷漠。

青碧有些犹豫,听刘贝贝的意思,是把严恒武利用一下,去血焚谷探路。

血焚谷充满危机与机缘,大宗师强者稍有不慎,都将殒命,按理说严恒武即便随同刘贝贝,一起进到血焚谷,也是死路一条。

可是这小子能以常理度之么?

“怎么阁下不愿意,给我们林木老参旗一个面子?”刘贝贝继续问。

青碧脸上冷汗涔涔:“明明是你们搀和进来,而且是不给蝎毒门面子,现在这话竟然反过来说,好厉害的小女孩,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沉吟数息,青碧才道:“既然如此,就让这小子进去血焚谷,做炮灰吧。”

见青碧退走,风安立刻道:“小姐这么做,实在有些不值啊!”

方爆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视线偏转,盯着严恒武看个不停,似乎严恒武脸上长了一朵花。

刘贝贝一如既往的冷漠,看了严恒武几眼,道:“北斗拳宗能长久的立足于世界,每一代都有能人,依我看,这小子就是这代的人杰之一。”

“什么?”

方爆和风安皆是惊呼:“能在北斗拳宗的发展史被称为一代人杰的,都是能撑起北斗拳宗大梁的人,连一些武圣期的强者,都没有这样的资格,这小子何德何能?”

就凭他能在大宗师手下,勉强逃命?

心中虽是疑惑重重,两人却皆是认可了小姐的话,以刘贝贝的眼光,看人应该不会错的。

“嘻嘻,多谢小姐搭救,由衷感谢小姐的谬赞,我也一直想着,我可是心怀远大抱负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死在那个老太婆的手下。”

刘贝贝微微一笑:“不要嘴贫了,我们此去血焚谷,可是有着目标任务的,有了你帮忙,成功的把握又大了一些。”

严恒武则是立正敬礼,道:“敢不效命。”

投入了刘贝贝的队伍中,严恒武并未有所不满,而且很老实的认可了自己俘虏的身份,行事处处听从风安的吩咐。

这种行为倒是让风安、方爆有些意外,在他们二人看来,严恒武借助林木老参旗的名头,斥退了青碧,就该许下承诺,然后离开,却没想到堂堂北斗拳宗的一峰峰主,竟然犹如小厮一般,被他们挥来喝去,又尽心尽力的伺候他们三人。

“嘿嘿,老方,你说这小子是不是看上咱们小姐了,这殷勤献得实在厉害。”

“风安你就得瑟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侄孙苦恋小姐,一直不能成功,嘿嘿,你是想看这个小子出丑。”

方爆、风安也不是省油的灯,老人家的生活琐事非但极多,连嘴巴也十分恶毒,经常调囧严恒武。

絮絮叨叨的话语,以及处处针对自己的软刀子,让严恒武心里憋着火。

心中委屈,却从不发怒,风安的话语固然毒辣,严恒武却是两世为人,资历远胜于他,岂会被轻易挫败。

前世一直真心推崇着刘贝贝,却无缘得见,今生却有一次共同冒险的机会,受些嘲讽,算得了什么。

严恒武的姿态放得很低,对刘贝贝的种种示好,也是显而易见,只是一直没有分毫不规矩的动作。

就连看刘贝贝,也仅是拍了照片,盯着显示屏,已解相思之苦,不敢直视刘贝贝这么个生灵活现的美人。

如此姿态,刘贝贝没有发作的理由,自己魅力惊人,总不能阻止人家暗恋自己吧。

时间悄然而逝,等候在入口的人海,已经有多数进入了血焚谷,还在等候的人不足先前的三分之一,刘贝贝他们也在其中。

迟迟不肯出发,并非时机不到,而是他们在等候先来者的收获。

血焚谷危机遍布,天材地宝极多,自然有着生长的规律,只要先进去的人,有了收获,带出消息,他们就能更准确的判断形势。

云雾缭绕的庞大峡谷,犹如一头即将苏醒的远古凶兽般,一道道低沉的轰隆隆声响,从远空传出,点点雷霆白光闪烁在云端,伴随出现的,还有卷动整个血焚谷的狂风暴雨。

“是血焚草成熟了!”

“看来这里的人烟又要大减了!”

望着血焚谷的奇观,风安、方爆议论道。

四周环境出奇的压抑,刘贝贝古井不波的心境也为之动摇,主动找严恒武说话,缓解心中的抑郁。

“你去血焚谷,是做什么?”

正盯着手机屏幕,将刘贝贝的照片瞅个不停的严恒武,此时没有什么如获至宝,喜出望外的表现,声音冷静而单调:“机缘,我求的是武道晋升的机缘。”

“那么多人都进去了,你为什么还不去?”说着,刘贝贝伸出手指,指向奔涌在入口处的人潮。

“他们都是些庸人,寻找到的都是些俗物,而我坚信小姐学究天人,日后前程无量,跟在你身边,哪怕什么都得不到,所获得的见识也抵得上一切宝物了。”

说出这话,严恒武自然底气十足,可不就是嘛,前世的时候,谁人不知道刘贝贝的大名啊。

刘贝贝望着前面险峻的峡谷,默默注视着云雾翻涌,只是道:“但愿你能跟随的长久些。”

一直苦苦等候在入口处的强者们,所为的正是血焚草,此时血焚草成熟,引起天地异象,所有等候的人再也无法遏制心中的喜悦与冲动,直奔入口处,向着血焚谷进军。

这般冲刺,立刻造成了拥堵和践踏,只是无人在意这些,这是属于天地强者之间的争夺,胜者为王。

在这一刻,无论以前如何相处,如何亲密,无论是否相识,他们都只有一个信念,朝着血焚草生长的地方,进发!

血焚草集体成熟引起的天地异象,远非寻常一株、两株成熟时可比。一波波庞大的血红能源海浪,源源不断的从峡谷深处扩散而出,这一刻,不少人都能感受到一种奇异的药力,这种药力可以与人体经脉、血液产生轻微的共鸣。

一些人仗着修为高强,竟然朝着能源海浪探去,想要在血红潮流中,找到其中的原因,甚至借助这力量,一举塑造出旱魃血脉。

“这便是血脉力量吧!”刘贝贝仰望长空,发出幽幽的叹息。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严恒武心中一痛,竟然滚下滚烫的泪水,心中压抑不住的仰天长啸!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