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32章 血红和血傀儡

第32章 血红和血傀儡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2109  |  更新时间:

傀儡跨越空间的阻隔,仿佛刺破天地的一道惊雷般,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闪电般的掠向严恒武,沿途处,空气因为其高速而引起的震荡,居然是爆出一道道低沉的音爆之声,而原先傀儡立足的地面上,也是凭空爆炸出一道道深坑。

快若电闪,势如奔雷,竟是武尊期的傀儡。

“竟然还有这样强大的傀儡伙伴!”严恒武瞳孔微缩,自己实力不及以前,面对这样的组合,已经是些棘手。

脸色微变,望着满身凌厉杀气爆冲而来的傀儡,脚掌急踏,带着一连串的残影,避让开来。

严恒武反应不慢,傀儡的速度却更胜一筹,只见得它脚掌一跺地面,在带起大地震动的同时,震出满地裂缝,身形近乎瞬移般的出现在了严恒武面前,布满血红纹路的拳头,直接对着严恒武的脑袋怒轰而去。

拳头挥舞,无形的空气在其上肆虐咆哮,强大的风压,令得严恒武都有些站立不稳,低沉的音爆声,在其耳边犹如炮弹般轰隆隆的响彻。

嘭嘭!

关键时刻,严恒武也是一脸的凝重,双腿微曲,双手急速舞动,一股北斗斗气和火焰之力分别顺着双手,落到了傀儡的拳头上。

碰了两拳,掀起阵阵元气巨浪,严恒武脚步踉跄,身形晃了晃,一脸的难以置信。

傀儡的手臂处传来骨爆之音,喉咙间也传出一道闷哼,更加狼狈的退开了。

见傀儡狼狈败退,血红脸上也是涌上一抹骇然,这傀儡的实力更在他之上,面对武尊巅峰也能够与之一战,怎么会在一个年轻武尊手下,吃亏败退。

将傀儡叫到身边,仔细看了看傀儡的手掌,血红脸色剧变,高声道:“你竟然修炼着强大的火焰斗气,难怪血傀儡不是你的对手。”

血傀儡是师尊留给自己的保命之物,实力强大,若非大宗师强者,根本无法擒拿血傀儡。

不过,血傀儡有着致命的弱点,就是惧怕只刚至阳的东西,刚拳和阳火都是它的克星。

严恒武既然修炼着火焰斗气,血傀儡可就难以派上用场了。

考虑到严恒武才武尊初的实力,血红并不畏惧,自己也不是软柿子。

“这东西叫做血傀儡吗?不错,制造方法奇特,而且拥有着可怕的力量以及充裕的能源。它的速度和抗击能力,都是极强的。”

严恒武盯着血傀儡,眼中充斥着贪婪。

血傀儡身上的血之力,可谓浓郁至极,对于气血亏损的严恒武而言,是大补之物。

先前一击,血傀儡竟能抵受住北斗斗气的轰击,其自身的韧力可想而知,确实是好东西。

严恒武的贪婪之念,落入血红的眼中,激起血红的嘲讽。

区区一个武尊初,也敢觊觎自己的血傀儡,简直找死。

血红大怒,然而他扫了一眼先前严恒武所站之处,却猛的发现,严恒武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不好!”

见状,血红微微一怔,旋即脸色骤变,脚掌一跺地面,刚要急退,一道可怕劲风,便是刁钻的从身后浮现,然后狠狠的对着后背心印了过来。

突如其来的偷袭,也是令得血红心头一骇,强行转身,然后一掌仓促挥出。

拳掌在瞬息之后便是狠狠碰撞,但仅仅是仓促运力的血红,掌心劲气立马溃败,而那拳风则是宛如泥鳅般的脱离他掌风的束缚,快若闪电般的印在了其胸膛之上。

具备了七处北斗穴窍,北斗换形拳在严恒武手中施展,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大师级强者。

遭受这般重击,血红脸色瞬间一白,口中腥甜,吐出鲜血,而其身形也是犹如断线的风筝,暴掠而退,在地面上搽飞了将近百米后,方才徐徐的停住。

身体稳住,血红轻咳一声,吐出一嘴血水,然后目光怨毒的望着那缓缓出现在自己先前落脚之处的严恒武,面目狰狞的道:“小子,算你狠,不过老夫也不会让你好过,我有两位同伴也是一同进入了此地,他们会为老夫讨回这个场子的。”

说话之间,血红取出通讯器,将消息发送给了自己的同伴。

严恒武嘿嘿一笑,全然不予理会,目光直视血红,说道:“你见财起意,倒还有理了,此事就此揭过,我们两不相干,若是你纠缠不清,惹下敌人,对谁都不好。”

想着血傀儡和自己都亏败在严恒武手下,血红心中有气,却不好发作。自己师承强大,却在一个武尊初的小子手下亏败,若是让两位师弟知道了,又免不了一番嘲笑。

自己和血傀儡都在严恒武手下亏败,地心干参、白岩矿玉又是实打实的好东西,若能得到,对自己的修行极有帮助。

比如这血汗草,让血傀儡吞服炼化,血傀儡的力量足以大增。白岩矿玉也能帮助自己,增进斗气。

舔了舔嘴唇,血红想要搏一搏,看着是否能够对付严恒武。

严恒武望了望血傀儡,手中升起熊熊的斗气火焰,凤凰雏形显现而出。

血红脸皮剧烈抖了抖,以其眼力自然能看出,这套火焰拳术非同小可,足以对血傀儡造成巨大杀伤。

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血红,严恒武笑了,旋即开口道:“这片地域拥有的宝贝可不止这点,为了这两样东西,与我死磕,很不划算。我来此,就是为了寻觅宝物,不妨我们结伴而行,一起探索一番,所得之物对半分。”

“咦,我们素昧平生,不知彼此底细,还有着一番打斗,你竟然敢邀上我,一同寻宝,实在是让人惊讶。”血红十分意外严恒武的答复。

“有句古话叫做不打不相识。”严恒武豁达的说。

这样的人物,血红还是第一次见。

时代发展到了今天的程度,人与人之间哪有信任可言,就连同门师兄弟、大家族的血亲子弟,这些人之间都有着勾心斗角的算计,何况是路边相遇的陌生人。

血红惊疑不定的看着严恒武,终于点了点头。自己给两位师弟的求援消息已经传达,不多久,两位师弟就能找到自己,到时候,地心干参、白岩矿玉必然是自己囊中之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