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10章 强力弹药,乌哈城防御...

第10章 强力弹药,乌哈城防御...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166  |  更新时间:

柳东从未怀疑过严恒武的能力,听到严恒武的话,立刻拿了枪,对着远处,打了起来。《纯文字首发》

拿到手上,还不觉得有什么变化,但是子落到远处,轰然炸开的时候,柳东却被吓住了。

“这些子的威力怎么如此之大?”柳东好奇的问。

按理来说,热武器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达到了巅峰才对,怎么还有人能够改造枪械,令子具备更强的力量?

若是这样的子可以批量生产,那些底层的武者肯定会放弃修武,转而购买热武器防身。[

“这些子和炮虽然好用,耗费的能源却极为恐怖,是我制造出机械,从矿玉中提取能源,再灌注到子当中,子的威力固然强大了,对于矿玉的消耗量,却十分恐怖。”

柳东、方大同认可了药的威力,却不由自主的忧心起矿玉的消耗。

需知矿玉是武师以上强者修炼时,必不可少的东西,价值非凡。

利用矿玉里面的能源,来提升药的威力,实在得不偿失。

“如果我们不这么做,眼前的血海盟军足以至我们于死地,这已经是唯一的办法了。这些改造过的子和炮,我们必须用作奇招,在战斗的关键时刻,一举祭出,奠定胜负,千万不能让敌人有了防备。”

乌哈城外,血海盟军军营之中,苗品珍怡然自得地喝着最上好的龙井茶,用茶盖荡着上面漂浮的茶叶,却是怒道:“我们大军压境,足足五万军队,竟然不敢去攻打乌哈城,金华将军,我想你给我一个好的解释。”

“是啊,金华将军,你和严恒武交战过,也跟柳东将军打过仗,他们也没啥了不起的呢!”

“苗品珍将军,乌哈城虽小,现在却是强者云集,我前次能够击败柳东军,是因为松江会打压柳东军,不给柳东派遣军队,现在情况不同了,柳东的战术谋略在军队中算是一流人才,乌哈城守军全体动员,齐心抵抗,又有严恒武这位大宗师作为巅峰战力,我们……”

金华将军耐心的解说着,却被一声爆喝打断。

苗品珍将军根本不给金华面子,叱道:“就因为你畏缩怯战,我们五万大军被一个小小的乌哈城阻拦住,其余各部纷纷取得战绩,唯独我们举步不前,这是莫大的耻辱,我命令今天必须出战,各军准备,黄昏之前,我希望能够打下乌哈城,给官兵们落脚!”

苗品珍说完,甩开膀子,扬长而去,看样子是去督军作战了。

金华却是端坐在议事厅,慢悠悠的品着茶,对于外面的战争,显得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金华将军,你这是?”

“乌哈城没有那么好打,我还是坐在这里,好好想想克敌制胜的策略吧。”

军用地图前,画出了两条简单明了的行军箭头,柳东分析道:“苗品珍是个极为厉害的将军,在前面的会战中,他发挥了极强的作战能力,迅速升到了一方指挥,这次攻打乌哈城,他意图以两万人的绝对优势进攻我方外围阵地,直捣东城要地,另外金华部下的两万多人已经进入到离城二十多里的地方,随时可以发动攻击!”

方大同仔细看了看地图,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赞道:“主力分作两头,夹击我们,另外一支奇兵则能从山谷突袭而来,趁着我们炮塔暇阻击,一举冲杀过来!”

“我们前次激战的山谷,若有数千血海盟军队冲击而过,确实会很棘手,越过山谷,那是一片商业区,守军根本施展不开,那些商人唯利是图,手中又有不弱的力量,会对我们造成威胁。”

严恒武也感觉到事情的棘手,这只是一场小规模的战役,却也不是他一个大宗师能够改变胜负的。

时代动乱,中原和北方地区的武者不惜耗费极大的资源,提升实力,这两处地区的武者实力普遍提升了一两个等阶,这种情况下,大宗师强者的影响力骤然降低。[

面对如此多的血海盟军,要想守住乌哈城,必须靠着柳东的指挥能力,还有严恒武改造的强力药了。

“我们在城外的防御主要是守备军第一师的步兵方阵,小规模的炮兵阵地为辅助,有第二师作为后备防御力,还有新编的柳东军第三师伺机而动,就兵力上看,我们与血海盟军差距不算大,但是兵员素质差得太多,武器配置也远有不如,要想赢,必须一点点消磨掉敌人的力量。”

/>

乌哈城外的阵地已经不是一周前的简单壕沟了,为了借实战彻底历练部队,方大同下令部队按照大型战斗的规模提前布置好了阵地,全军一齐挖,整个乌哈城外变成了一个长达两千多米,前后有三道防御纵深的大型防御阵地。

如果从空中望去,整个乌哈城外,全是蜘蛛网一样的战壕和一个个火力堡垒,第一道防线尤其让人瞩目,因为它的前面是五十余米的地雷陷阱。

斗气文明中,地雷的作用已经非常弱了,斗气感应稍微好点的人,都能运用斗气,将埋藏的地雷清理掉,现在战斗用的地雷陷阱,都是特殊的爆炸物,有些是能源光束管,有些是特殊爆炸的雷管,都是稀奇古怪的玩意,往往能出其不意的杀伤敌人。

能源光束管就是人为提取的天地能源,压缩之后,制造成的爆炸物。特殊爆炸的雷管,简称特爆管,是改进后的烈性爆炸物,敌人触碰到之后,会因为不同的能源反应,发生剧烈爆炸,令人防不胜防。

“多得我也不说了,哪个营把阵地丢了,哪个营自己去给我抢回来。别说阵地丢不起,老子的脸也丢不起。”

第一师的师长方武东,就是这么做的战前总动员。

方武东是方大同的血缘亲属,统率着乌哈城战力最强,装备最好的第一师。血海盟来打乌哈城,就是跟他方武东过不去。现在真刀真枪的干起仗来,方武东肯定不会含糊。

第一师师长方武东知道自己作为直接防御两万人马的一线力量后,他便既担心又兴奋。

担心的是部队挡不住对方的攻击,兴奋的是一旦成功防御住了苗品珍部,那么自己的第一师将成为整个乌哈城,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打响自己的名声。

方武东要让所有人知道,自己不是靠着和城主方大同的亲属关系,才坐上这第一师师长的位置,自己是有真才实学,是有极强作战能力的。

“怎么样,有没有压力?你们一旅可是要挡在最前面的。”方武东来到最前沿的阵地,问道。

“报告师长,压力是有,但更有信心。这次的防御方案主要以重机枪为主,辅以炮兵的火炮压制,对方一旦展开成建制的冲锋,那是找死。”周鲁望着远方的血海盟军,信心满满的说。

“嗯,作战计划是作战计划,作为一线基层指挥官,你更要学会适应战场变化,毕竟我们缺乏这种大规模防御作战的经验,一旦被对方不要命地冲过来,搅在一起,失去了重火力优势,城门前这些防御工事。也就丢的差不多了。”

方武东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着,苗品珍的军事部署。两万人的强势冲锋,肯定有着强有力的攻击策略,自己虽然守卫森严,竭尽全力的防御,却也难保阵地不失。

“报告!苗品珍部,金华部,两支血海盟军,共计四万三千人的兵力,兵分两路,迅速向我们阵地冲来!”

“来的好,师长,属下这就督促官兵,奋勇杀敌,纵然是死,也要保证阵地不失!”周鲁说完,敬了个军礼后转身跑步离开,穿过一道道交通沟,冲回自己的一线阵地。

方武东望着部下远去的背影,不禁落下眼泪,这是一场恶战,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要把命给填进去,更别提手下这些官兵了。

有时候,他忍不住去想,一个小小的乌哈城,让给血海盟军也就罢了,何苦拼命,但是每逢看到松江域边缘地带传来的惨烈消息,他又收起了怯战的心思。

大丈夫立足于世,自当保卫家园,纵然抛弃头颅,挥洒热血,也该死的轰轰烈烈,纵然自己断头,也不可让敌人占据一寸土地,杀害任何一个亲如家人的乌哈城民众。

苗品珍部的血海盟军犹如蝗虫一般,浩浩荡荡的杀奔过来,人未至,便由炮兵发射出大量的闪光,阵地前方第一线骤然亮起了一阵阵光芒,炫人眼目,让人不能视物。[

闪光发挥作用,血海盟军立刻高声呐喊,整齐的声音化作音符震波,涌向前线阵地。

“不好这是血海盟军的辅助拳术,声波破雷术!”

周鲁觉察了声波中蕴含的奇妙力量,立刻下令,奏响号角,以音乐旋律打断声波破雷术。

声波类拳术在战斗中,作用不明显,只是辅助拳术,此时由着血海盟军成千上万的士兵,整齐呐喊,施展出来,形成的力量也十分恐怖。

声波与斗气呼应,落到地雷陷阱之上,立刻发出剧烈的爆炸声,乌哈城守备军苦心安排的地雷陷阱,顷刻间被破除大半。

血海盟军飞快的踏着步子,不顾爆炸卷起的气浪,唰唰的冲了过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