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28章 严恒武诈死

第28章 严恒武诈死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259  |  更新时间:

“柳东、方武东两位将军,松江会武道强者的探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敌人十号特种部队强者如云,严恒武大宗师和三千士兵已经全军覆没。[`小说`]不过大家没有白死,敌人也死了两个大宗师,还有大量的怪兽。”

“呸,你个小兵蛋子,瞎说什么,武道强者的探查,并没有发现严恒武大宗师的尸体,你不要瞎说。什么全军覆没,简直是……混账!”

方武东已经到了怒火烧天的地步,不容通信兵多说一句,就将人撵走了。

“方武东,不要伤心了,死难的兄弟已经回不来了,接下来,我们该想想如何对付血海盟军。”

“对付?谈何容易啊!”方武东叹息一声,接着道:“自从我们夜晚打了伏击战,取得巨大胜利之后,血海盟军恼羞成怒,恨我们乌哈军入骨,将我们当做是重点攻击对象,我们整条战线的压力是嘉美会战中最大的。”[

柳东道:“唉,就因为乌哈城的军队接连挫败血海盟军,那些吃败仗的松江会高层,也嫉恨上我们,将乌哈城三个师改编,取消原先编制,统一改称乌哈军,并且赠送了军队和武器给我们。呵呵,以城市名,命名军队,并且昭告中原,分明是把我们退向火坑啊!”

“哼,高层的那群浑蛋,简直欺人太甚,大敌当前,还打击自己人。”方武东抱怨道。

柳东却想的一些:“这哪里是打击我们,分明是要我们乌哈军吸引血海盟军的注意力,成为重点打击对象,好让松江会其他军队找机会反击。”

“外面有个扛着棺材的漂亮女孩,要求见两位将军。”通信兵打断了正在唏嘘慨叹的两人。

“棺材?”

柳东和方武东顿时灵光一闪,立刻想到了,里面装的可能是严恒武的尸体。

“快,我们去看看!”

严恒武在乌哈军之中竖立了可战胜的形象,也带领乌哈军打了两次漂亮仗,挫败强敌,这次率领三千敢死队,袭杀十号特种部队,成功探知了敌人虚实,并且传出了有用的消息,战功卓越,谁也不愿意看到这么一位大宗师,就这样死去。

两位将军不顾形象,匆忙跑出了营地,见到王菲菲,立刻问道:“敢问这位姑娘,棺材里面放着的是?”

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有着几分念想,希望里面的是严恒武的尸体,让这位英雄人物可以埋葬入土。

“这里面是一位武道强者的尸体,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没来得及说自己的名字,只让我送他到这里来。”

柳东和方武东根本法去怀疑,这一幕是不是敌人的阴谋诡计,这一刻,见到这具棺材,里面可能是严恒武的尸体,他们便失去了思考能力。

两个将军,乃至其他的将官和士兵,此时此刻,都只有一个想法。

严恒武这位英雄死了,我们必须要让他入土为安,再也不受世俗罪恶的侵扰。

这一刻,什么战争,什么算计,都被抛到脑后,所有人都只希望这棺材中真的是严恒武的尸体,大家能够让严恒武灵魂超脱。

棺材盖被打开,顿时间,所有的人都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早就受到过严恒武嘱咐的王菲菲,却是看到了人群之中,少数向外界发送消息的人,并且在心中,记下了这些人的番号。

“严恒武大宗师是死在血海盟手中的,我们一定要让血海盟血债血偿!”

“对,血债血偿!”[

整个乌哈军的军营都几乎炸了,所有的人都高举手臂,用力挥舞着,声嘶力竭的呼喊,要向血海盟讨回公道。

“要安葬严恒武大宗师,不能草草了事。”

/>

“不如先将棺木放在我们的营区,等挑个好日子,再行安葬。”

柳东和方武东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王菲菲托起棺木,走到了营地深处。

王菲菲的到来,使得整个营地的气氛变得低落,血海盟军却不会给予乌哈军机会,一支强大的军队开赴过来,要将乌哈军彻底消灭。

…………

文典军是血海盟的精锐兵团之一,掌握着少数六炮黑煞车,以及数目庞大的三炮黑煞车,攻城夺地,一直冲锋在前。

此刻,文典军领袖吕文典望着乌哈军的防御阵地,眉头高锁:“你们说,要攻打这片阵地,我们该从何处下手。”

“乌哈军建制整编,松江会给了他们不少人和武器,现在兵力雄厚,阵地又是严恒武在时,亲自督建,不能小瞧。我们现在要弄清乌哈军的实际动向,知道他们的援兵位置,才好布置攻略。”

“江阴兵团、锡兵团、高桥兵团都在乌哈军的附近,留有强大的驻军,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援兵。”

“这个很难说,松江会各军都心怀鬼胎,背后的靠山不同,应付战争的时候,阴奉阳违的人有很多。”

“我们暂时按兵不动,看看情况。”

吕文典是个魄力的将军,顶住血海盟下达的歼敌命令,静候起来。

时间悄然而逝,一周以后,天空忽然下起了连绵的阴雨,文典军的补给部队只能冒雨运送物资,但是行军速度只能用用龟速来形容。

那些重装备、装甲汽车以及卡车的存在严重迟滞了行军速度,通往文典军驻扎营地的道路,早就被松江会军队破坏,半截土路,半截柏油路,天一下雨,道路立刻就变得泥泞不堪,汽车或者野战重炮一旦陷进去,再想要把它们弄出来,可真不是一般的费劲。

后援物资受到天气影响,难以运抵,吕文典再也按捺不住,下达了攻击命令。

连绵阴雨,文典军疲倦不堪,得不到物资补充,乌哈军却能在阵地中,吃饱穿暖,睡得好,长此下去,文典军的斗志将会消磨殆尽。

…………

乌哈军的守卫营区,柳东、方武东正商议对策,连日的阴雨,给敌人的大股部队带来不便,敌人的武道强者却趁机会,屡屡偷袭,杀伤了不少军官。

“乌哈军三团已经踏上征程,冒雨向南急进。”

“希望三团可以打乱敌人的计划,让敌人的武道强者暇顾及我们,否则继续下去,我们阵地上很快就没有可用的指挥官了。”

为了破坏敌人的斩首计划,掩藏严恒武没死的事实,乌哈军三团正在冒雨奋进。[

带过兵打过仗的人都知道,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可有一样,却是新兵老兵都害怕的,那就是长途急行军,尤其是在恶劣气候条件下的长途急行军,那更是对一支军队意志品质的空前考验。

战争要抓住机会,急行军是必须的,但凡能够在急行军以后,保持住战斗力的队伍,往往都能打上一场漂亮的胜仗。

三团的士兵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兵蛋子,是些打不垮,跑不垮,有着坚定意志的战士。

他们身上肩负着反击的重任,这次急行军,开赴到信阳地区,为的就是再打几场胜仗,歼灭敌人几支小部队,给攻打乌哈军的敌人,造成压力。

三团全体官兵冒着风雨,不顾辛苦,终于来到信阳河的河边。

信阳地区是嘉定城、美联城之间的一处战略要地,双方争夺的极为厉害,两军在信阳地区真刀真枪的打着,伤亡很重。

巨大的伤亡,极大的影响了双方官兵的士气,两军相互消磨,谁也不肯下死力气,主动出击。

乌哈军就是看准这一点,才让三团来信阳搅一搅。只要信阳再度激战,双方都承受巨大压力,对付乌哈军的血海盟文典军将再也法实施斩首计划。

找了快船,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过了江,抵达对岸,船刚泊岸,还没停稳,前面便传来了轰隆隆的炮响。

“敌人的平原野战炮,距离不到十公里。”

三团团长池炎拿出望远镜,顿时看见前方的一处阵地里已经腾起了滚滚黑烟,看样子敌人的炮击引发了大火。

“驻守这里的是松江会1653团,不知道能不能顶住?”

“1653团已经垮了,敌人已经抢占阵地了。不过,从敌人的炮火来看,兵力不多,顶多就八百人。”池炎分析后,立刻下达了前进的命令。

他手下的三团士兵虽然疲倦不堪,未必打得过敌人,却能借助1653团的溃兵,与敌人战斗。

离江岸大约三四里地有座小石桥,三团的士兵刚刚走到东桥头,对面就乱哄哄地拥来了一群溃兵,池炎大步上前,往桥中间一站,掏出手枪对着天上就是叭叭两枪,那群溃兵听见枪响又看到个团级军官拦路,顿时便本能地停下了脚步。

池炎冷冽的目光从这群溃兵身上扫过,厉声道:“你们是哪部分的?”

“长官,我们是松江会1653团的。”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士兵喘了口气,神情惶然地道:“敌人有着平原野战炮开道,弟兄们顶不住了,快跑吧。”

“你们的团长呢?在哪里?”池炎继续问道。

“死了。”那高壮的士兵惶然道:“敌人第一轮炮击就打掉了我们团部,团长、团副还有参谋长全都被炸死了。”

正说话间,又有一伙溃兵乱哄哄地拥了过来,领头的是个凶神恶煞的连长,两手衣袖挽得老高,这厮连踢带踹撞开了堵在桥上的溃兵,没几下就抢到了池炎跟前,一边还厉声怒吼道:“你们这群新兵蛋子,谁让你们停下来的?敌人的炮可准着呢,你们要死,别挡老子的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