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30章 信阳河边的激战

第30章 信阳河边的激战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149  |  更新时间:

池炎说的也有道理,神州联盟本来就是亚洲大陆所有势力的联合组织,与其他六大洲的联盟,分庭抗礼。《纯文字首发》

一旦有战事需要,神州联盟可以从各地征兵,进行抗战,可以说,神州联盟土地上的所有军队,都是神州联盟的兵。

池炎视线向四周扫过,田边地头到处都躺满了尸体,有几个重伤未死的血海盟军士兵还在血泊中挣扎哀嚎,乌哈军毫不留情的结果了他们。

“打扫战场,清点伤亡,所有排长以上军官,到我这集合。”

池炎毫不客气的吃下了1653团的剩余兵力,补充到自己的军队中。[

“弟兄们,你们都是松江域的好儿郎,身上背负着保卫家园的重任,可是与血海盟开战以来,节节溃败,自己弟兄们伤亡惨重,却是走到哪,都被人瞧不起。就是因为一直都在打败仗!”

这话可说到了1653团集体官兵的心眼里了,这支从开战以来,就一直吃败仗的军队,从松江域边界线,一直打败到信阳地区,从未胜利过。

今天要不是乌哈军三团及时赶到,肯定还是继续败下去。

这一仗打赢了,全歼敌人两个加强营,1653团才算是恢复一点信心。

“既然在打仗,我们就要打胜仗,把侵入我们家园的敌人一个个的杀死,全部送进坟墓里。现在,我问你们一句,愿不愿意跟着我,一起去打血海盟军。”

“愿意!要不是你,我们就该被血海盟军赶到信阳河里面,去喂鱼了,你救了我们命,还带着我们打杀敌人,我们没话说!”

“好,我宣布,1653团被乌哈军收编了,从此加入到乌哈军的编制当中。”

池炎当即扩张实力,将队伍壮大了一半。

乌哈军三团责任重大,为的就是个文典军施加压力,池炎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随即调动军队,攻打信阳东郊县城。

信阳东郊县战略位置极为重要,绝不容有失,敌人虽然只驻扎了一个旅,却是精锐中的精锐,配置了六炮黑煞战车,足以正面抗击武尊强者的强力武器。

有这么六炮黑煞战车在手,纵然是松江会的师级建制,也不敢去和他们斗。

此时,乌哈军三团就是要以弱打强,也唯有如此,才能给敌人造成最大的压迫。

文典军号称血海盟军中的精锐,谁也不敢说他们有着怎样的底牌。

乌哈军却在伏击战中,伤亡了三千核心士兵,后来补充的士兵明显不如以前,这种情况下,能否守住北扬阵地,实在没有底气。

乌哈军三团必须在信阳地区取得胜利,令文典军受到血海盟高层的压迫,这才能够打乱文典军的耐心,从而创造有利的作战条件。

收编了1653团,得到了一门平原野战重炮,池炎的底气也足了,一条漂亮的行军路线立刻勾画出来,目标直指信阳东郊县傅德志率领的部队。

“不好了,团长,敌人的步兵团已经到了江对岸,估计下午就会渡江,如果我们不打他一个晕头转向,就向着东郊县转进的话,敌人肯定会像狗皮膏药般贴上来。”

池炎顿时将手中的笔往地图上一掷,傅德志的部队能够分配到六炮黑煞战车,足见这位旅长的手腕和领导能力。

池炎本想来个急行军,迅速开赴东郊县,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只求杀敌,不求胜负,不去和六炮黑煞战车硬碰。[

可是现在看来,这一仗打了以后,偷袭是不成了。

“哼,不愧是血海盟的精锐部队,动作真快,我原以为天黑之前他们都不可能赶到,没想到这还没到中午,他们就撵上来了,厉害哪!”池炎看了一下天色,随即道:“天黑之前,我要让他们屁滚尿流的跑回去。”

/>

“这怎么可能,这里的阵地已经遭到破坏,没有地形优势,根本难以防御,敌人一个精锐团,真要打起来,胜负难料,而且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分出胜负的。”

“是啊,团长,天黑之前,就打跑敌人,实在像是说笑话。”

“那也得打,还要快速取胜,这时候逃跑,只能是死路一条!”池炎从乌哈军驻守的北扬阵地出发,急行军来此,还打了一仗,自然清楚大家的情况。

三团的官兵看似精神饱满,充满活力,实际上已经是到了崩溃的边缘,论是体力和意志,都十分虚弱。

至于新编加入的1653团,看似都是血性男儿,实际上是些软骨头,情况稍有不对,就会望风而逃。

现在自己一方足有三千多人,有枪有炮,尤其是平原野战重炮,作为血海盟军杀手锏的武器,威力可想而知。

下达天黑之前就要取胜的命令,实在是情况特殊,也唯有以此来激励士气,抵抗强敌。

要是不能一鼓作气战胜敌人,三团官兵精疲力竭的情况被人得知,收编来的1653团溃兵立刻就得完蛋,又要跑个没影。

“传我命令,各营立即开赴江边修筑江防,准备迎击血海盟军。”池炎知道,这仗要是输了,自己也不用回去了。

全团官兵虽然不赞成在江边打这仗,可对于池炎的命令,也唯有遵从。

池炎舍弃岸上的阵地,要去江边开战,是想依靠着决战的信念,聚拢军队,与敌死战。若是在敌人渡江之际,尚不能完胜,那么还是赶紧跑路吧。

乌哈军三团的官兵们正在紧张的修筑江防工事。

上午过江时,池炎就已经观察过沿岸的地形了,由于信阳河已经进入枯水期,两岸都出现了相当宽度的江滩,再加上这几天连降大雨,江滩都成淤泥滩了,血海盟军要想迅速上岸并展开攻击队形,就必须首先抢占岸边的码头。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池炎的江防才以码头为中心而铺开的。

已经有两个营占据了码头附近的两座小山包,收编的溃兵则是在拼命挖掘战壕和散兵坑,挖掘完毕,就立刻坚守。

平原野战重炮被安置在后方的阵地上,可以直接命中河水,打击敌人的渡船。

若是敌人抢滩登陆,便将重炮后移,对码头开火。

血海盟军的798团衔尾追击来此,也是长途急行军,重装备肯定没带过来,了不起能有几门小口径的重炮,威力法与平原野战重炮相比。

布防仍旧是三段式,原1653团的三个营,一个摆在码头与小山之间,两个摆在码头两侧。

乌哈军三团的三个营,一个坚守码头,两个坚守小山,池炎和他的亲卫兵则是充当预备队,控制着平原野战重炮。[

池炎的意图很明显,强弱分层,硬碰硬消耗敌人的锐气,敌人突破之后,再以弱小兵力,让敌人麻痹大意,生出轻狂的想法,最后以主力部队,一举击散敌人。

若是此战能胜,足以恢复麾下几千疲倦之兵的信心,若是不能胜,池炎便以平原野战重炮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自己和亲卫兵留下来断后。

这一仗,看不到半点希望,池炎唯有赌上自己的性命,来看看士兵们能否在逆境中战胜强敌,创造奇迹。

敌人行军来此,并未立刻发起攻击,选择了休整,池炎的部队同样如此,只是因为布设江防,士兵们休息时间不足,下午显得没有精神。

下午两点,江上的雾霭越来越淡,天上的云也越来越薄,透过望远镜,江对岸的情形也终于能看个大概了,只见江对面的码头上已经聚集了几十艘大小船只,一队队血海盟军步兵正在有条不紊地登船。

“看见江对岸的血海盟军了吧,能不能打他们几下?”池炎指着平原野战重炮,向炮兵问道。

炮兵看也没看,直接摇头:“不行,距离太远,已经超出射程了,除非把炮往前进,否则打不到江对岸。”

池炎叹息一声,要是炮能摆在道路中央,早就先打过去了,何必等敌人休整好,登上船,才开炮。

重炮搬运不便,唯有依靠阵地里面的设备,才能快速运动,打击江面和岸上的敌人。

要是摆放在道路上,锁定死了,那么重炮就失去了作用。

“团长,江雾已经散了,现在我们的一举一动可都在对岸敌军的监视之下,你说敌人会不会暂停过江,等后续的重装备赶到之后再发动进攻?”

“不会。”池炎的语气非常的笃定。

“团长为何如此肯定?”

“很简单,敌人不会给我们喘息的时间,而且敌人是精锐的野战步兵团,论偷袭、追踪或者烧杀抢掠,敌人确实不在行,可要是两军摆开来打阵地战,还真没人能强过他们。”

血海盟军攻打松江域以来,每战必胜,接连几场会战,松江会军队都没能阻挡住他们的步伐,足见野战步兵团的强大。

“这场仗很难打,但是我们同样有着自己的优势,对方是疲惫之师,又没有重火力,还是跨江攻击,我们是有胜算的。”

池炎的话刚刚说完,一枚枚迫击炮的炮就从信阳河对面,射了过来。

“敌人的船只终于开动了,等到了江面中心,平原野战重炮立刻发射,轰他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