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32章 作战任务

第32章 作战任务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367  |  更新时间:

两军士兵整体素质相差不多,血海盟军先锋队此时伤亡巨大,人数明显处于劣势,几乎是三个新编营士兵拼敌人的一个先锋队战士。[`小说`]

三比一的白刃战,新编营的战士就是抵挡不住,仅仅两三分钟,就溃败下来。

新编营四百战士在拼斗中,死伤近百人,剩下的人全部往后面跑,这样一来,彻底打乱了乌哈军的布防,敌人趁这个绝好的机会,一股脑的冲杀过来。

“不好,敌人的大部队已经上岸了,我们很难挡住,大家快跑!”

码头上的守军忽然喊了一声,士兵们纷纷放弃守卫,向后跑去。[

这么一来,新编营士兵跑的更快了,连带着战壕里的新编营士兵都人心浮动,跑了不少人。

兵器撞击的声音,骨骼碎裂的声音,利刃剌开皮肉的声音,还有两军将士的怒骂声,还有临死之前的哀嚎声,交织成了一片。

靠着先锋队的浴血奋战,后续大部队终于冲上河岸,望着成群溃散的松江会军队,血海盟军798团团长下达了总攻命令,刹那间,血海盟军官兵的喊杀声遍布在小小的码头上。

混战中,没人注意到,小山丘上的两营官兵已经全部堵在后退的道路上,不论前面战斗如何,依旧沉稳如山。那门平原野战重炮更是功率开到最大,等待最佳的轰炸时机。

“打!”

三分钟后,池炎下达了最后的决战命令,平原野战重炮终于发挥出了最强的威力。

重炮炮一颗颗的激射出去,准确的落到敌人的阵营当中,剧烈的爆炸起来,片席卷四周,方圆二十米人能挡,气浪滚滚,掀飞了许多正在瞄准射击的敌人。

爆炸声席卷码头,炸懵了血海盟军的官兵,振奋了乌哈军所有人。

“哈哈,是平原野战重炮,这东西终于发挥作用,替我们卖力啦!”

三团的官兵兴奋的呼喊。

呈现溃散趋势的新编营听到喊声,陡然想到之前的战斗,不是乌哈军赶到,他们早就成了血海盟军的枪下亡魂,难道现在,仍旧要如此,一战而溃,不堪一击。

“原1653团的官兵给我听着,是个男人,就打回去,别老是装孙子,被敌人撵着到处跑!”

新编营的士兵纷纷鼓足勇气,誓要与敌人拼死战斗,溃逃的队伍定在原地,稳住了阵脚。

敌人冲锋正猛,只是被突如其来的炮击,打乱了阵脚,战斗力和斗志并未减少分毫,见到新编营官兵斗志重燃,纷纷狞笑着扑了上去。

“松江会的兵都是孬种,还敢在老子面前装英雄,老子打得你哭爹喊娘,鼻涕眼泪一起流!”

血海盟军攻打松江域,就一直稳占上风,怎么会将这些明显矮人一头的溃兵放在眼里,不到两分钟,就给新编营造成巨大的杀伤。

后面呆着的另外两个营官兵却不含糊,搭枪瞄准,那个地方血海盟军冲锋的凶,就对着哪个地方打,猝不及防的敌人顿时就像割倒的野草般倒了下来。

谁往前冲的凶,谁就死的快,这样的战斗,立刻打消了敌人的冲锋势头。

没办法冲锋,敌人将怒火宣泄在新编营身上,红着眼,与新编营绞杀在一起。[

新编营官兵顿时哭爹喊娘,可这个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上,背后官兵的子不长眼睛,往后退,只会被自己人打死。

不到片刻功夫,码头上倒在地上的人就超过了八百,不管是血海盟军还是乌哈军,都伤亡惨重,两军将士淌下的血迹甚至将整个码头染得跟血洗过似的,一片艳红。

/>

可是没人去想这些令人作呕的事情,没人去考虑自己的身体状况,所有人都红着眼,狰狞的看着对面的敌人,拼死而战。

新编营官兵的伤亡,池炎根本不心疼,别看战斗打得这么激烈,三团官兵的死伤并不多,毕竟只有一个营驻扎在码头上,还在混战中撤退了不少人。

“传令炮兵连,立即炮击码头,不用节省炮!”

听到这个命令,炮兵连官兵顿时苦起了脸。他们是急行军赶到信阳地区,本身就没带多少炮,之前歼灭了敌人的两个加强营,缴获了一些,可是为了奔赴到码头,根本没来得及拿过来。

敌人一个精锐步兵团,上千人的队伍,悍不畏死的冲杀过来,岂是那么点炮就能打赢的。

炮兵连的急速射击只能持续几分钟,这种情况下,敌人不退,但是炮击停止,对于己方士气的打击,将难以估量。

不过危急时刻,只能兵行险招,现在要是没有炮火支援,新编营立刻就得溃败。

一排排炮便从上空呼啸而过,旋即向着码头一头扎了下来,刹那间,码头上便腾起了一团团耀眼的红光,早就已经标定射击目标的炮连一次打出十颗炮,顿时将码头打得是烂泥四溅,碎木石屑漫天飞舞。

“浑蛋,信阳地区怎么突然出现这么一支强军。”798团团长皱眉道:“以前可从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团长,根据情报部最新消息,这支队伍是乌哈军的编制,乌哈军是由柳东、方武东指挥,这两人以前受到过北斗拳宗严恒武的提携。”

“严恒武!”798团团长眉宇中迸射出一抹浓烈的恨意,怒道:“我弟弟就是死在严恒武队伍的攻杀下,云霄峰兵团的晦气没法找,乌哈军可不能放过!展开攻击队形,全员出击。”

血海盟军798步兵团此时已经伤亡过半,只有不到700人走出江滩,踏上实地,伤亡只是一方面,最要命的是所有人论是精神上还是体力上都已经显出疲态了。

战斗陷入胶着,新编营也暂时稳住了局面,靠着兵力优势发动了反击,一点点的夺回丢失的河滩。

不过敌人不愧是血海盟军的精锐步兵团,拼杀能力是超乎想象的。伤亡过半,仍能顶住乌哈军的人海战术,并且能够有余力分出队伍,从两翼包抄,试图包抄后路。

敌人此举当然不是真的想要截断新编营的后路,他们只是摆出这副架势试图给战场正面的新编营士兵造成心理压力而已,一旦士兵心理上出现波动,正面的血海盟军立刻就会像恶狼似地猛扑上来,将面前的对手一举碾碎!

此举果然给新编营士兵造成了心理压力,茫然奋战的士兵们出现躁动,就在这时,池炎当即命令所有人向前扑进,与敌人死战。

两军立刻绞杀在一起,血海盟军虽然精锐,却架不住乌哈军人多。

798团团长本以为面前之敌,是溃兵重组的队伍,斗志低迷,却没有想到池炎能够有效的调动新编营的气势,令他们艰苦激战,不曾溃退。

激战近五个小时,血海盟军精锐步兵798团全部覆灭,池炎率军搏杀,取得了丰厚的回报。

歼灭798团之后,乌哈军三团全员调动,辗转到了信仰东郊县,向着敌人防守此地的一个旅,发起了攻击。[

乌哈军三团在信阳地区,犹如跗骨之蛆,搅得血海盟军不得安宁,全歼798团的战斗,更是犹如一个刺入骨肉中的钢针,将血海盟军将官扎的生疼。

“吕文典到底在干什么,跟乌哈军眉来眼去,到现在还没有发起过一次像样的攻击,一个莆田阵地,吕文典究竟想打多久?”高层军官已经彻底陷入暴怒之中。

“守卫莆田的乌哈军毕竟是与严恒武有过瓜葛,难保不会有什么杀手锏,而且吕文典将军怀疑严恒武根本没死。”

“没死个屁,十号特种部队强者亲自出手,严恒武怎么可能还活着!”

…………

“将军,作战指挥部又来催促了,我们是不是……”

“唉,是祸躲不过,看来我已经没有选择了!”

吕文典分析了严恒武取得战斗胜利的原因,对于严恒武忌惮太深,要是可以选择,他绝对不愿和严恒武拼斗,但是现在,他别选择,打不下莆田,他的前程就完了。

“第一旅听令,率领全部,前往莆田西水县,伺机而动,保底任务牵制切断乌哈军退路,牵制江阴兵团和锡兵团,防止别处的敌军偷袭!如能击败或击溃乌哈军七团,立刻前来与主力汇合!”

“属下听令!誓死完成任务!”

“第二旅听令,率领全部,会合盟军778团、796团,前往莆田泔水县,严防高桥兵团敌军袭击之余,务必拿下泔水县,或者在牵制住敌军之余,协助主力剿灭乌哈军主力!”

“三旅、五旅、六旅随我迎击乌哈军主力!四旅和七旅可以自主把握战斗情况,随机调动,只要能歼灭乌哈军,战斗方式可以自由发挥!明白了吗?”

“明白!”

“出发!”

…………

“文典军终于出动了,柳东,我们也该与敌决战了!”

“方武东,我们比比看,谁能先拿下吕文典的头吧!”

“这个恐怕只有严恒武能够做到了!哈哈!”

“各团准备,随时出战,打垮文典军!”

一阵清脆的枪声忽然从前方传来,顿时惊碎了冬日的寂静。

正跺脚取暖的几个哨兵赶紧打起精神,冰冷的雷暴步枪也来到了手里,正在旁边营房里烤火取暧的十几名士兵也被惊动,赶紧拿枪冲出营房,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设置在堡垒两侧的机枪掩体,两挺轻机枪很快就架了起来。

机枪刚刚架好,前方的小树林里就冲出了几十个乌哈军士兵。

“呵呵,我们文典军还没对你们下刀子,你们反倒自己出来送死,也好,就成全你们!”

堡垒两侧的机枪响起,密集的子投射而去,却在这时,小树林里出现了一道身影。

“不好,他是严恒武!严恒武还没死!”士兵队长认出了严恒武,惊呼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