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36章 新兵的阵地防御

第36章 新兵的阵地防御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202  |  更新时间:

文典军第6旅的官兵冷笑着,端起了手中的枪,瞄准了对面阵地逃跑的新兵,扣下了扳机。(。纯文字)

“乌合之众,难怪要以那种手段,阻碍我们的行军。”第6旅的官兵望着眼前的一幕,似乎明白过来。

炮击很快停止,第6旅的官兵发动了攻击,一支两百人的队伍冲向了阵地。

乌哈军剩下二十几个老兵赶紧举枪射击,在壕沟中穿行,不断阻挡敌人。

近乎十倍的敌人,如何能够抵挡,阵地里的老兵顽强抵抗,看上去有些垂死挣扎的样子。[

逃跑的溃兵连滚带爬逃到下一处阵地,却在机枪的威胁下停下了脚步,阵地里的士兵命令他们回头。

溃兵们看到的是剩余不多的老兵正在跟冲上阵地的两百个敌人展开惨烈的白刃战,老兵们虽然在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可在气势上却丝毫不落下风。

面对敌人当中的修武者,老兵们依然毫不畏惧,端起上了刺刀的枪,扎向敌人。

修武者轻蔑的一笑,一掌拍碎了老兵的头颅,却惊愕的看到,老兵手指上拉着一枚精致的手雷。

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老兵和那名修武者顿时被掀起空中,再落下来时两个人都已经是血肉模糊,面目难辨了。

第二处阵地前,不少溃兵顿时激泠泠地打了个哆嗦,为自己的逃亡感到羞愤,也为战友的惨烈,感到骄傲,浑身剧烈的抽搐起来,一股叫做热血的东西,似乎在身上不断蔓延。

文典军官兵的失误只是少数,很快便屠戮了第一处阵地上的老兵,狞笑着,向着第二处阵地扑来。

“拿起你们手中的枪,去杀敌!不管你们怎样想,当自己是炮灰也好,当自己是弃子也好,现在你们是军人,你们的战友在激战中死去,你们也该如此!”

第二处阵地前,机枪漆黑的洞口,对准了溃兵,毫不留情,若是这些溃兵想进入阵地,以此为掩护,继续逃亡的话,等待他们的将是情的射杀。

战场之上,不容逃兵,论以何种理由,何种借口,一旦逃亡了,等待他们的就是情的屠杀!

从第一处阵地上逃亡过来的士兵面对战友的枪口,很快调转了方向,硬着头皮调转方向,哇哇乱叫着,扑向了敌人。

然而,失去了阵地战壕,仅凭一腔勇气,如何能够抵抗文典军的射杀。

“呵呵,对面的乌哈军根本就不堪一击,完全是群乌合之众,我们只派出了两百人,只一次冲锋,就突破了他们的第一道防线,依我看,后面的防线即便有所加强,也仍旧不堪一击!”

“乌哈军屡创奇迹,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命令部队进之时,严家防范,通信部联系友军,如果遇到变故,立刻向友军靠拢。”

文典军6旅旅长指挥作战的能力极强,面对乌哈军的诡异情况,他并没有轻敌,反而仔细提防。

通信兵急败坏地走进了作战室,向柳东报告:“前沿观察哨报告,我们接连丢失了三处阵地,原因都是新兵不战而逃,老兵全部战死却抵抗不了敌人,这群新兵舍弃战友,临阵脱逃,简直该杀!”

柳东瞪了通信兵一眼,斥道:“这话不要再说,我问你,每处阵地坚持的时间如何?战况如何?”

通信兵愣了下,答道:“一号阵地一触即溃,炮响之后,敌人现身,新兵就立刻逃遁,二号阵地坚持稍久些,同样因为新兵的溃逃,迅速崩溃,三号阵地组织全部力量,仍旧法阻挡敌人的步伐。”

柳东随意道:“没关系,只要这么坚持下去,一直进步,就足够了。”[

绿水镇的四号前沿阵地上,子呼啸,硝烟弥漫,敌人的炮火轰炸早已停止,直接投入步兵发起攻击。

不过,面对如狼似虎的敌人,听着暴雨般刺耳的枪鸣声,阵地上的守军显得胆颤心惊,一股叫做畏惧的情绪,弥漫在整个阵地上。

/>

“弟兄们,打,给老子狠狠地打!”老兵看着前面的惨烈战斗,心中的热血早已沸腾,此刻开打,立刻向着前方连连射击,声嘶力竭的吼着。

两百米外,冲在最前面的文典军士兵顿时栽倒在了血泊中,后继的士兵则是卧倒射击,以数倍猛烈的火力,反击阵地守军。

四号阵地上顿时伤亡不小,敢于开枪阻击的老兵,一个个倒在了壕沟里。

有些老兵挣扎着爬了起来,继续瞄准射击,有些则是没了生命气息。

那些侥幸躲过敌人子的老兵,立刻声嘶力竭的嚷着,让壕沟里的新兵奋力作战。

新兵哆哆嗦嗦的握紧枪,伸头向前面看去,视线刚刚与壕沟持平,迎面便有一颗颗子呼啸而来。

反应快的,急忙躲避,愚笨一些的,脑袋直接开了花。

“笨蛋,火力掩护,射击啊!”老兵们焦急的大喊。

面对敌人大规模的步兵冲击,要想成功阻击,必须众志成城,将敌人的攻势一次次击退,慢慢消磨掉敌人冲锋的勇气,一点点吃掉敌方士兵的生命。

现在这样散漫的射击,根本法阻止敌人的冲势,一旦敌人临近,阵地就完了。

老兵们心中焦急,新兵却在敌人的凶威下,想着身后的退路,胡乱打了几枪,就想往后跑。

这样的阵势根本法阻挡文典军的进,很快,四号阵地上就响起了“嗵嗵嗵嗵”几声闷响,十发榴落在了四号阵地上,旋即轰然爆炸。

阵地上顿时片飞射,泥土四溅,十几个老兵直接被掀翻在地,原本打得正凶的机枪顿时也哑了。

新兵们哇哇乱叫着,撒腿跑出了阵地,老兵们则是挣扎着起身,从榴的打击中恢复,鼓起勇气,继续战斗。

对面敌人猛然扬起手中的枪,跃身而起,气势汹汹地向着四号阵地猛扑了过来。

“浑蛋!”老兵们嚷着,迎着敌人冲了上去。

逃跑不及的新兵却是吓得快尿裤子了,惊慌失措的不知如何是好。

仅仅五分钟,四号阵地就在敌人的冲杀下,全面溃败,阵地上的乌哈军匆促撤退,安然退到五号阵地的仅有不到30人。

太阳终于下山,漫长的一天总算过去。

望着潮水般退去的敌人,六号阵地上的士兵才算松了一口气,仅仅一个下午,文典军6旅就势如破竹,抢占了五处阵地,就连六号阵地,也险些坚守不住。[

文典军作战室,高层军官正在议论白天的战况,分析敌情。

“挡在我们面前的明明只是一群装备低劣、未经训练的乌合之众,却变得比难缠,硬是挡住了我们的进,耽误了我们一天的时间,这支队伍的指挥官肯定不是普通军官。”

“依我看,至少也是柳东的心腹军官,而不是出自乌哈城的军官。”

“柳东确实厉害,他手下的心腹军官也深得真传,从今天的战斗就能看出来,可随着科技的发展,领军将领的个人能力对战争胜负的影响已经大为削弱,我们兵员充足,装备优异,完全可以轻易消灭他们。”

文典军6旅的军官们信心满满,并且为夜晚的防御,制定了严密的防御体系。他们坚信,只要乌哈军敢来偷袭,那么肯定是死路一条,来多少,杀多少。

绿水镇作战室,柳东背负双手,正望着显示屏上的地图,怔怔出神。

柳东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呆滞,可他的思维却是一刻也不曾停止过。

整个莆田阵地的防御构架,清晰的呈现在地图上,同时,电子仪器上,对文典军和乌哈军的作战布置,有着清楚的描绘。

文典军各旅的兵力、装备、战斗力,还有彼此之间的作战联系,地图上都有了清楚的标注。

柳东一遍又一遍的算着各种战争变故,以及取胜的方法。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文典军全面进,抢占莆田阵地,彻底丧失继续作战的能力,乌哈军必须付出将近两万人的兵力。

仅仅是消磨掉文典军的作战力量,乌哈军就要付出大半兵力的伤亡,这代价实在太大。

就算严恒武联合了蛮族,有了蛮兵的帮助,也济于事。

一旦文典军和乌哈军两败俱伤,蛮兵一定会借机扩张,将莆田纳入囊中,大肆搜刮财富。

柳东绝对不容许这种情况发生,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松江域人,他对松江域的感情极深,家园遭受战火侵袭,他毅然舍弃个人生死,投身战斗。

此刻,柳东绞尽脑汁,为的就是尽可能的消灭敌人,保留己方的力量,进而震慑蛮族,令蛮族不敢轻举妄动,对松江域的民众展开暴行。

趁着晚餐时间,文典军、乌哈军都在总结白天战斗的经验,尽可能的完善作战方案,上至军官,下至普通士兵,都尽心尽力的学习着,尽可能的提高自己。

文典军志气高昂,虽说白天战果没有达到满意,却是层层突破,接连攻克五道阵地,纷纷嚷着明天要扩大战果。

乌哈军垂头丧气,守卫阵地士兵犹如龟孙子一般低垂着头颅,上层军官却下达命令,让他们夜袭,把阵地抢回来。

进攻战的难度远比防御战要高,指挥、调度部队的难度简直难以想象,夜间进攻尤其如此。强如文典军也不敢在夜间发起攻击,乌哈军让这么群乌合之众,趁夜偷袭,结果可想而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