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末世霸主>第45章 守护者初战

第45章 守护者初战

本书:末世霸主  |  字数:3168  |  更新时间:

一股炽热的气浪徘徊在炼钢厂里面,半空中升腾起浓郁的雾气,严恒武直面巨大的炼钢炉,身形稳若磐石,手中有着一瓶液体。(。纯文字)

火焰熊熊燃烧,炽热的气浪席卷而来,当炼钢炉的温度达到一定程度,严恒武便将手中的液体,倾洒到预先计算好的位置。

身边拜访的瓶瓶罐罐,有些贮存着生物液体,有些放置着能源液体,有些是颗粒物质,有些是金属片,更多的是已经用过的空瓶子。

严恒武炼制傀儡的准备,已经用了三天时间,从一开始的失败,到渐渐熟悉,步入正轨,总算平复了炼钢炉内一切不稳定因素。

此时,炉内的火焰温度,金属体的融化位置,生物液体和能源液体的挥发去向,严恒武已经了然于心。[

就这样,第一具尸体被投入其中。

虽然失去了斗气,最终造就的傀儡威力会大打折扣,但是严恒武并不惋惜,相比这些外力,自身实力的提高更加重要。

何况傀儡的战斗力还能依靠科技力量,进行提高。

法鲁宗师的尸体方才进入其中,炼钢炉内便发出嗡鸣声,一股异常灼热的火焰喷涌而出,严恒武立刻散出斗气护盾,挡在面前。

恐怖的温度险些烧散了斗气护盾,严恒武也有种置身火海,万劫不复的感觉。

不过,他的眼睛始终注视着炉内的情形,虽然看不真切,但那种宛如融为一体的感觉,却让他辩解出法鲁宗师的尸体,正在按照自己的意愿,向着傀儡转变。

严恒武运足斗气,驱散了面前的火焰,不断从地上取出瓶子,瓶子里的物质一点点的落入炼钢炉里,良久之后,一股浓郁的香气逸散出来。

严恒武双眼雪亮,内心激动比,这傀儡终于炼出来了。

这一次的炼制,倒是令得严恒武出乎意料,十分顺利,炼制间,几乎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般,中途没有出现半点差错。

根据从世外桃源得到的讯息,这傀儡炼制成的那一刻,全身会涌出香气,香味越浓,傀儡品质越好,而品质越好的傀儡,能够提升力量的可能性就越大。

炼钢炉里火焰温度虽高,新生的傀儡却丝毫不惧,就这么跨步而出。

当然也仅仅是诞生之初,傀儡身上的各种物质尚未定型,这才能够抵抗一二。傀儡定型以后,就没有这么彪悍的抗火能力了,一般来说,傀儡只比寻常大宗师的肉身稍强一些。

离开了炼钢炉,傀儡身上散发着恐怖的温度,脚步落在地上,立刻烙印出两个深深的脚印,严恒武望着这具面目全非的傀儡,脸庞上浮现一抹欣慰之色。

“就叫你守护者一号吧,以前电影里毁灭地球的家伙叫做终结者,你的使命却是拯救地球,所以叫做守护者。”

稍作休息,严恒武便投入到了新的傀儡制造当中。

只不过令人惋惜的是,剩下的两具傀儡虽然同样炼制成功,但是诞生之初,身上的香气几乎微不可闻。

“算了,第一次炼制,不能要求太高,守护者二号和三号没有提升的潜力,但是没有浪费材料和大宗师强者的肉身,也不错啦。”

严恒武熄灭了炼钢炉里面的火焰,看着面前的守护者,乐的合不拢嘴。

傀儡炼制成功,只需要等傀儡身体冷却,再装置智能芯片,就可以投入使用。[

让傀儡吹了一天的冷风,终于植入了智能芯片,三具崭新的守护者,出现在了这片大地之上,严恒武也终于下达了反攻的命令。

“呜呜呜……”

/>

集结的号角终于吹响。自乌哈军来到咏乐城,便一直处于休整当中,而今终于到了征战的时候。

绵绵不息的号角声中,静坐休息的乌哈军将士纷纷起身,迅速在咏乐江边集结。

“装甲部队,重甲车队、野炮突击队集结完毕。”

“后勤部上前,给士兵配发药。”

“突击步兵,抢滩士兵,列队冲锋,即刻像对岸的敌人发起攻击。”

此起彼伏的命令传达,乌哈军很快就列成了严谨的攻击阵形。

“嗷……”守护者将头盔扣在头上,从营帐里跃出,然后一声长啸,扬起了征战之刀。

刹那间,突击步兵和抢滩士兵整齐踏步,端起手中的枪,向着天空打了一,只见守护者将征战之刀往前一引,士兵们立刻踩着整齐的步伐,喊着“吼、吼、吼”的口号,就像一堵冰冷厚重布满铁刺的墙,跟着守护者,向着对岸滚滚碾压了过去。

咏乐江的另一侧,严阵以待的血海盟军顿时起了一阵轻微的慌乱,显然这些披坚执锐、气势如虹的乌哈军给血海盟军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乌哈军为了一举挫败面前的血海盟军,准备许久,这些突击队员都是精选的部队精锐,个个身材健壮高大,装备着各式各样的枪械武器,全身上下都披着兽皮防衣,脸上都罩了面甲,只有眼部留下了两个黝黑的窟窿,显得格外狰狞!

乌哈军将士坚信,唯有一只打不垮的军队,才能攻城夺地,势如破竹。

“乌哈军阵前的三个浑身护甲的强者,究竟是何方神圣,怎么以前从未见过,难道是松江会派来的修武强者?”血海盟军将官发现异常,询问道。

然而没有人能够回答他,对于这三个突然出现的强者,人人心中都有疑问。

“装甲部队,打!”

一声令下,冲锋前的火力掩护骤然落下,数百战车、坦克、野炮纷纷填射击,刹那间在天空中扬起一簇飞流光,对准前方的敌人阵地,呼啸而去。

对岸,血海盟军官兵纷纷寻找掩体,躲入防炮洞里,或者匍匐在战壕之中。

“杀!”三名守护者怒吼一声,凌空踏步,率先冲了过去。

见到自己一方有修武强者助阵,乌哈军突击部队气势倍增,毅然冲到了对岸的江水之中,或是乘坐快船,或是驾着皮艇,向对岸发起冲锋。

顾不上乘船时的颠簸与不适,除了驾船前进的士兵之外,其他所有人视线都锁定在江岸对面的阵地上,稳稳的端着枪,手指落在扳机之上。

对岸,一些胆大些的血海盟军士兵见炮火离自己很远,就伸出头,想要架起机枪,射杀冲锋的乌哈军。[

然而这些血海盟军士兵刚刚探出头,就遭到了渡江突击队的射击。

一颗颗子直射而来,从额头穿过,亦或者将他们的喉咙打了个对穿。

只有少数运气好的人,才能幸免于难,却再也不敢做这出头鸟了。

突击部队迅速靠近,血海盟军不会视若睹,当即调用重火力,对准江面,打了起来。

一颗颗炮从天而降,在水面炸响,掀起巨大的水花和气浪,一些渡江的快船和皮艇,就这么炸了个稀烂,船上的乌哈军士兵当场惨死。

先一步抵达的守护者在这个时候,终于发挥作用,对岸之敌发起攻击。

一股股斗气卷动江水,形成一条条疯狂扭动的水龙,扫向敌人阵地,以及空中坠落的炸。

能够视大宗师干扰的炮只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的炮都失去了准头,杀伤力大幅减弱。

阵地和防炮洞里蓄势待发的血海盟军官兵也被突如其来的水龙,砸了晕头转向。

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面对如此强悍的修武者。

防守阵地的将军惊慌失措,当即呼喊军营中的修武者,要求这些修武者一起出力,打散这些水龙,阻挡敌方的修武者。

然而这位血海盟军将军却惊愕的发现,自己一方的修武者竟然临阵逃跑,消失的影踪。

修武者溃逃,疑让本就处在下风的血海盟军,雪上加霜。

傀儡守护者也第一次向世人展现了自己的强大力量,尽的水幕之中,一条条水龙搅动,三名守护者在阵地之中奔行,凌厉杀气宛如实质,将那些士兵压的喘不过气,驭使斗气斩轻易在敌阵之中,杀出一条鲜血淋漓的道路。

血海盟军渐渐呈现溃败之势,三个守护者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光幕斩灭了激射而来的枪。而后斗气斩挥洒,刺眼的光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仿佛要与明媚的阳光连接到一起。

可怕的力量席卷四方,在守护者身后的突击士兵渡过河岸,向着敌人展开攻击,紧随其后的是庞大的乌哈军主力部队。

两艘庞大的军用舰船徐徐驶来,宛如狰狞巨兽,要将血海盟军彻底吞没。

在三位大宗师傀儡的攻击下,咏乐江边的血海盟军阵地彻底沦陷,被乌哈军彻底占据。

乌哈军稍作休整,立刻向着面前的城市发起冲击,短短三天,便夺取了这座城市。

严恒武的名气再度攀升,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乌哈城和乌哈军也在他的领导下,越来越强,俨然成为了松江会的一支真正的精锐。

乌哈军的取胜,只是局部的小胜利,嘉美会战之中,血海盟精心准备的十支特种部队终于发挥奇效,给松江会军队造成极大的杀伤,一度突破松江会精心布置的阵地防线。

整个松江域面临的局势,依旧不容乐观,甚至岌岌可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